Lucyhuang

完美世界只能先存在于你的内心 | 在泰国乡村的生活试验 ②

10/15/2017

作者:黄小黄

前言

数十亿年前我们被赋予了生命,我们用它来做了什么?

或者这样描述,至少数百万年前,我们人类诞生了,我们做了什么?

如果我是那个被命名为Lucy的远古女人,已经穿越时代的发展,经历了时间和空间的更迭来到了此时此地,我正在经历什么样的生活?我的生活会将去向何方?

写下这些时,我,这名给自己取了英文名Lucy的普通女人,正坐在自己在中国的某城市的家中,眼睛的余光扫到沙发上的两只猫正在酣睡,在电脑上回顾着自己前一周在泰国北部一个农场所度过的短暂的有机生活。

注:这个农场位于泰国北部的GAIA学校,是一个自愿组织,这个组织旨在通过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展现这样的愿景:我们人类,可以通过有意识的、充满理解、爱和尊重的方式与彼此、以及与自然和谐共处。网址为:https://gaiaschoolasia.com

事实上在出发前,对于生活方式的改变和实践,我已经有过深刻的思索。我们当今社会面临的诸多问题:空气污染、食品安全、生态平衡的严重破坏、贫富差距、城市的过度发展和人类与自然连接的机会日渐减少、人与人之间的防范和戒备、没完没了的地缘政治以及由此而导致的种种冲突和战争等等。而随着深度生态学理念的传播、朴门系统的实践和流行、灵性修持的各种方法广为人知,显而易见的是,很多人都已经意识到,人类与自己、与他人、与自然的关系,并不是各自分裂着独立存在的,而是全息的、整体的需要重新连接的关系,因此已经纷纷踏上了解决问题、改变世界的道路。

这也正是我试图进行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试验的缘起。思索、学习或认识是一回事,而作为一个个体,设身处地地去实践和体验,去试图验证,去更多的思索和学习,我想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件事了。

对于一个人类个体来讲,生活中所需面对的,无非是吃喝拉撒、与人交往等生活琐事,我想这一点千百年来都未发生大的改变,就如同古人类妇女Lucy,在野外小溪中喝的一口水、吃的一颗野果子,或者狩猎、与同伴的交际,等等。虽然形式上早已千差万别,但内容上并无二至。

而如今,我这名现代妇女Lucy,在当代的城市时,面临了哪些困扰,希望如何解决?

在我离开这座位于东北亚的城市去往东南亚的一片相对原始、生活条件简陋的土地,希望开展一段时间完全不同的生活体验时,我运用了我的想象力,将自己想象成那个生活在远古时期的古人类妇女Lucy,在这片土地上,虽然物质生活的建设正刚刚开始,却有着与周围环境的简单自然的连接。这片土地还没有经历人类工业化时代的过度使用,还没有经历大规模农业种植、过度的农药化肥的使用而造成的创伤,我要同我的伙伴们一起,开始创造性的建设和守护这片土地,照顾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一切生灵,包括我们自己。

而且非常重要的的是,我已经不仅仅是那位懵懂的、处于最初阶段、等待发展和进化的、对未知充满恐惧的远古人类妇女lucy,而我已经历经了到如今为止人类经历过的所有发展阶段,并且我已经拥有了现代人所具备的信息通道——通过互联网快速便捷的掌握知识的能力,于是这段在东南亚近乎野外的乡村农场的生活,开始了深刻的思索和实践,并充满了趣味和挑战。

接上文:

完美世界只能先存在于你的内心 | 在泰国乡村的生活试验 ①

01

四 冥想和食物祝福

在我们每天的时间表上,早晚会有各半小时的静心冥想。每餐饭之前会有几分钟的对食物以及相关方面表达感恩和祝福的时间,可以是语言表达,也可以通过唱歌或舞蹈等方式来表达。

冥想时大家围坐在烛台周围,点上蚊香,既可以营造出静谧的氛围,又可以驱赶蚊子。然后就各自开始。如果需要的话会有人告诉你冥想的简单方法。至于你是否想深入学习和实践,以及在那个当下,你的内心是否涌动着波澜,还是如现场环境般宁静,那就只有你自己知道并体验了。

食物祝福时间的形式则比较简单,大家各自伸出手,相邻的两个人都保持掌心相对,这样可以感受到彼此手心发出的气息。然后可以闭上眼睛,也可以睁着,然后自愿地有人说出祝福语,或者唱出一些简单的灵性歌曲。祝福语非常随意而放松,多依当时的心情而改变。比如:让我们感谢我们的土地,感谢周围的一切生命,感谢每晚不辞辛苦给我们做饭的美丽女人。让我们感谢我们自己,感谢我们的生命,感谢地球母亲提供的食物,感谢我们此刻的安宁。等等,诸如此类。然后大家各自说出谢谢以结束。

丰盛的晚餐用以庆祝前一周美好的劳作和生活

丰盛的晚餐用以庆祝前一周美好的劳作和生活

这样的仪式有时令我感动,让我觉得自己活在感恩和爱里,活在觉知里。同时也会提醒我,无论当时我正处于什么样的心情和状态,我都有值得感谢的事物,和愿意跟我深刻连结的伙伴。并且只要我记得回归于我的内心和心底那巨大的安宁和平静,那么我随时都可以回归,随时都可以与自己连接。

当然这是自愿参加的。所有活动都是在建立在自愿基础上的。生活在社群之中,必然会面对个体自由和集体意愿之间的矛盾。我们无法选择有或没有矛盾,而我们能选择的是解决矛盾的方式。

很多信息表明,在远古时期,聚在一起的人类是会有规律地举行一些仪式以敬畏天地和诸神。或者即便是在现在的年代里,也依然存在着少许的部族在延续着这样的传统。

而在可持续生活的实践中,大家聚在一起冥想和简单的祝福更是非常普遍。但对于我这位生活在现代社会接受过现代教育的城市妇女Lucy来讲,进行这样的仪式性活动,并不是因为别人在做或者古人在做,而是切身体验之后,确实觉得这样的仪式,对于提醒自己充满觉知的生活,提醒自己回到自己的中心,回归安宁和平静,以及促进在一起的大家有更深刻的连接方面,可以发挥正面积极的效应。

所以我非常喜欢和认可在可持续生活社区有规律的举行此类活动。在我这里,它是非关任何宗教或权威的,通过这些简短的仪式连接,通过向自己的内心、向自然安静的沟通或者观察,让我仿佛一次又一次地超越了自己的外在,而回到了远古生命诞生之初,那是一种永恒和合一的意识连接,或许那个在原始环境里茹毛饮血的远古妇女Lucy,跟眼前这个现代生活之中、在城市生活的或舒适安逸或压力重重的Lucy原本就是同一个,而远古或者未来,从未如我们想象一般存在,不过是幻梦一场,真相只发生在此时此地。

03

五 与自己和与他人的关系:让自己感到安全,让每个生命感到安全

如果你自己的内心根除了恐惧,那么你就会令所有他者感到安全。

如果你自己内心充满安全, 你就不会觉得是他人让你不安全。

在日本,疾病写成“病气”,也就是说,引起疾病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心灵的不调和。而在英语中,疾病的单词是“disease”,从词源上来讲也就是:dis(没有)+ease(放松),意即没有令自己放松,没有真正的做自己。而这些都在说明,我们身体上的疾病,往往都是来源于我们的意识。当然无论如何,这样的结论并不是为了对自己的意识追责,这个结论是个祝福,希望借此来找到自己意识中深埋的负面信念系统,进而疗愈创伤,选择正面的信念,进而健康而自然地活着。

我是在2005年夏天,仿佛突然之间就患了呼吸道慢性疾病——哮喘。过了12年之后,我依然会因为这个问题而倍受煎熬。

当时的我,正活在社会主流价值观里,拼命地想证明自己,拼命地”努力”,拼命”活得正常”。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份独特的激情和使命。我”努力”地强迫自己去追逐,去实现”大家”口中的成功。

然后我的身体就在如此的重压之下生病了。我想是因为我所做的,都不是在依我的本性而为,我正在违背自己的本性拼命地想成为别的什么人。于是每次下雨或者其他气候潮湿的状况发生时,我都会呼吸困难,肺部压缩,导致空气无法顺畅地进入体内。

而这样的症状时断时续地持续了很多年,直到后来我到南方一家压力大的公司工作,整个疾病的症状变得越发严重,印象最深的一次,便是当我完全无法呼吸,感觉就要窒息的那短暂的几分钟里,我突然就有些豁然开朗了,我竟觉得,我所追求的一切,都不如能够正常地呼入一口空气重要。我实在是再也不想去要求自己活成什么样子,我只想正常自然的呼吸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了。

于是我坚定地辞掉那份我曾经很在乎的工作,正式而严肃地踏上了寻找自我的旅程。那是五年前。

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我的日子也是时好时坏,并没有突然般地就有什么重大改观。我不断地寻找,不断地决定,也不断地改变决定。屡屡的在开始时满怀期待的尝试,而后不久就变得失望而归。我不确定,每当我走在寻找的路上,以为发现了适合我的地方和事情,然后又转而发现并非如此时,我想那可能是因为,或许人生就是需要不停地寻找吧。如果实在找不到,或许寻找本身就是我的使命。

我有时觉得,当我屡屡否定所有的存在状况:比如我不想待在家乡,不想为了钱和房子而为公司或某些机构工作,比如我不想待在某个家族味道浓重、严重依赖大家长式权威的农庄,我不想跟充满焦虑、恐惧而将其投射到身边的人和事上的同事共事等等,如此一来,我要去哪儿?我到底该如何存在?

于是我继续寻找,我探索神秘领域,我探究宇宙的本源、拥有极大的好奇和热情去打开意识领域的大门,去以更全息更连接的实践去看到物质实相。

后来我觉得我找到了。我找到了自己彻头彻尾相信的信念:我们的本质是非物质性存有,我们信以为真无法自拔的物质实相,其实是一场梦,是灵魂的一场幻梦。当我们知道了物质实相是一场梦,当我们知道我们从未跟自己的本源:灵魂、超灵以及一切万有断开连接时,就是我们开始醒来的时刻。我们每个个体都独特而不同。我们在这个星球上,在这场灵魂的物质幻梦中,唯一要做的,就是做自己。

所以当我愈加坚定地觉得自己已经足够清醒时,我觉得我已经在近两年中,不断地清理和疗愈,不断的放掉恐惧和控制,已经能渐渐地做到向生命臣服。

一切外在的问题根源,都产生于内在。于是当我越发地在自己的内在下功夫,我觉得外在的问题也正逐渐地变小和消失,我也正逐渐地走在”做自己”的路上。

于是我跟随自己的兴奋,来到这里,这个希望让所有存有都安全、健康和快乐的土地。

然后很快的,这里潮湿的气候就导致了我已经几年不怎么犯的哮喘又一次复发了。

我无法明确而坚定地解释导致这个表面症状所掩埋在我意识深处的根本原因,我想我还并没有清理完全,我依然存在着未疗愈的创伤,我依然在做自己的路上,遇到了阻碍。或许是过往”受伤害”的经历太过于痛彻心扉,自己对于这场物质幻梦太过于执着认真,导致我的内在世界依然存在负面信念系统。

于是我开始深挖,是啊,我并未做到足够的诚实和臣服,我依然会有少许的在意自己在这个群体里的外在表现,依然会在内心存在对他人评判自己的恐惧,我依然在忧心于未来的生活,依然无法全然地活在当下。

所以当伙伴们来关心和开导我时,就像一面明晃晃的镜子,再次照见了我的内心。

当泰国女孩过来给与我长长的拥抱,并告诉我:你在这里可以放心地做自己,你可以生病,可以脆弱,可以不会做农活,可以不完美,而无需感到内疚和恐惧,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百分百地做自己,而不要顾及其他,只要对自己诚实。这片土地对你来说永远是安全的。

听到”安全”这个字眼时,我竟然泣不成声。

或许是我过往经历了太多来自外界的指责和评判,或许是因为我将自己置身于太过严苛的环境,仿佛身边的每个人都在用挑剔和审视的眼光盯住我,使得我永远心惊胆战地行走于人群之中,我仿佛要永远让自己努力,让自己表现得从众和坚强,仿佛永远在追求他人的认可和赞美,或许我已经将自己禁锢在这样的思维模式里太久。

我甚至有些不太相信,我是被信任和接纳的。我仿佛内心深处总是有一丝不安,总是想试图去证明,我是诚实而没有恶意的,我不是偷懒,不是狡猾,我只是有自己的节奏。

因此,我还不太能习惯,有这样的环境,有这样的人跟我说,你是安全的,你要做自己。

因此,当我的心像是攥紧的拳头一样,紧张收缩了那么久,我都点不适应开放和轻松的信任和接纳了。

于是我又一次地看到了自己在做自己这条路上的不安和不适,看到了自己的不坦然。

而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我是在一个安全的区域里再次的认识和习得这一切,没有经过对抗和伤害,而是通过了被信任、被支持和鼓励。所以我的泪水,是感激和被触动的泪水。

我想这或许就是在过往的日子里,在我屡次地尝试做自己的旅途中,而逐渐地走向正轨,逐渐的迎来的奖赏吧。

我是值得的。因为我是美丽而独特的存有。我们都是,我们每一个个体,都是。

而这片土地和这里的所有生命,其实不过是一面镜子,清晰地照出自己内在的那些信念系统,清晰地照见自己,因为我们在探索的整个世界,其实全都是在探索自己。

用泥巴修补自然建筑的外墙

用泥巴修补自然建筑的外墙

六 由内而外的完美世界

原本计划停留在这片土地生活四个月的时间,却因为签证的原因只能提前回国。

回顾过去的一周在这片东南亚的土地上生活的日子,恍如幻梦一场。

我还记得那个傍晚分别来自三个不同国家的四个女孩骑着自行车去村镇市集的场景,东南亚的天空湛蓝清澈,很少的云朵飘在远方天际。女孩们裙角飞扬,在泰北的乡村公路上快乐骑行。狗儿Vicky兴奋地跟在骑行队伍中间,空气中满是亚热带作物的香气,以及女孩和狗的快乐心情。目前我们这里所有的伙伴来自世界各地,大家平时一同劳作,一同冥想,一同分享人生经历,互相支持和鼓励。

但不管是在哪里生活,或者无论以哪种方式生活,我们每个人,依然都需要面对各自身上的问题和困惑。即使在这里,在这样创新的、不同的生活方式中,我依然会感到来自自己、或者听到来自他人不满以及抱怨的声音。人群中依然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怀疑和评判、不安和迷惑。

我们持续不断地向外界寻找的完美世界,其实原本就不存在。因为这是建立在永远对自己所处环境的不满之上的。即便我们从头来过,回到初始的荒野,生活在没有受过任何创伤的土地上,同时拥有现代的一切技术和获取知识的途径,我们依然要面临诸多“小我”的问题:或者我们会不适应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气候条件、不满意原始简陋的居住环境,或者我们在个人自由和集体行动的矛盾中摇摆不定,或者我们本身的成长历程还有很多未被解决的问题和和需要被疗愈的伤口。等等。

而外界的那些,不过都是我们内心的折射;无论是我们的劳作与创造、我们与他人的关系、我们与环境的关系。如果我们的内心还有缺口,我们就不会在外面找到完满。

05

但很显然,在这片土地上所试图践行和展现的人与自己、与他人、与自然之间有觉知的、充满理解、爱和尊重的生活方式,的确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解决方案,以供人类思索和实践我们的未来到底要去向何方。

或许在这一点上,那个远古时代的Lucy和当代的城市妇女Lucy的所思所想如出一辙,同时存在于此时此地:我们都期待安全、健康和快乐的生活,期待所有的生命都能在充满爱与光的世界上绽放自我,共同欢庆和感恩造物的丰盛和无限。

又或者只要我们充满觉知,充满了了解自我的智慧,我们本身就已经无限富足。我们早就改变了世界,通过改变自己。

关于作者

黄小黄

自然观察爱好者,尤其痴迷于所有动物。每每在自然中时,总会被那些美妙的生命吸引,有源源不断的好奇心和热情探索自然和生命。

与自然有着深刻连结的自然之子,自由写者,写诗,写自然,写梦境,写一切对未知的探索和对已知的记忆。个人公众号:松果。

神秘领域探索者,对超自然力量充满好奇,关注意识成长和进化,关注外星存有…向一切未知敞开,探索自我、知晓自我,走在路上的觉醒者。

版权声明:本文原载于有机会特约嘉宾Lucy 黄小黄的博客,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Lucy 黄小黄有机会达人

    Ta的评论
    • 沃八达09/30/2017

      每逢佳节倍思亲,看你博客很用心! 查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