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yhuang

完美世界只能先存在于你的内心 | 在泰国乡村的生活试验 ①

10/09/2017

图文作者:黄小黄

前言

数十亿年前我们被赋予了生命,我们用它来做了什么?

或者这样描述,至少数百万年前,我们人类诞生了,我们做了什么?

如果我是那个被命名为Lucy的远古女人,已经穿越时代的发展,经历了时间和空间的更迭来到了此时此地,我正在经历什么样的生活?我的生活会将去向何方?

写下这些时,我,这名给自己取了英文名Lucy的普通女人,正坐在自己在中国的某城市的家中,眼睛的余光扫到沙发上的两只猫正在酣睡,在电脑上回顾着自己前一周在泰国北部一个农场所度过的短暂的有机生活。

注:这个农场位于泰国北部的GAIA学校,是一个自愿组织,这个组织旨在通过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展现这样的愿景:我们人类,可以通过有意识的、充满理解、爱和尊重的方式与彼此、以及与自然和谐共处。网址为:https://gaiaschoolasia.com

事实上在出发前,对于生活方式的改变和实践,我已经有过深刻的思索。我们当今社会面临的诸多问题:空气污染、食品安全、生态平衡的严重破坏、贫富差距、城市的过度发展和人类与自然连接的机会日渐减少、人与人之间的防范和戒备、没完没了的地缘政治以及由此而导致的种种冲突和战争等等。而随着深度生态学理念的传播、朴门系统的实践和流行、灵性修持的各种方法广为人知,显而易见的是,很多人都已经意识到,人类与自己、与他人、与自然的关系,并不是各自分裂着独立存在的,而是全息的、整体的需要重新连接的关系,因此已经纷纷踏上了解决问题、改变世界的道路。

这也正是我试图进行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试验的缘起。思索、学习或认识是一回事,而作为一个个体,设身处地地去实践和体验,去试图验证,去更多的思索和学习,我想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件事了。

对于一个人类个体来讲,生活中所需面对的,无非是吃喝拉撒、与人交往等生活琐事,我想这一点千百年来都未发生大的改变,就如同古人类妇女Lucy,在野外小溪中喝的一口水、吃的一颗野果子,或者狩猎、与同伴的交际,等等。虽然形式上早已千差万别,但内容上并无二至。

而如今,我这名现代妇女Lucy,在当代的城市时,面临了哪些困扰,希望如何解决?

在我离开这座位于东北亚的城市去往东南亚的一片相对原始、生活条件简陋的土地,希望开展一段时间完全不同的生活体验时,我运用了我的想象力,将自己想象成那个生活在远古时期的古人类妇女Lucy,在这片土地上,虽然物质生活的建设正刚刚开始,却有着与周围环境的简单自然的连接。这片土地还没有经历人类工业化时代的过度使用,还没有经历大规模农业种植、过度的农药化肥的使用而造成的创伤,我要同我的伙伴们一起,开始创造性的建设和守护这片土地,照顾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一切生灵,包括我们自己。

而且非常重要的的是,我已经不仅仅是那位懵懂的、处于最初阶段、等待发展和进化的、对未知充满恐惧的远古人类妇女lucy,而我已经历经了到如今为止人类经历过的所有发展阶段,并且我已经拥有了现代人所具备的信息通道——通过互联网快速便捷的掌握知识的能力,于是这段在东南亚近乎野外的乡村农场的生活,开始了深刻的思索和实践,并充满了趣味和挑战。

%e5%9b%be%e7%89%871

一 道在屎溺:你会嫌弃你自己的大便吗?

在城市的现代生活里,大部分的的人会在抽水马桶(或蹲便器)里大便,然后不管你住在三十楼,还是集体宿舍,我们的大便都会随着抽水马桶中涌出的水流,冲向城市里千千万万个排污池。

说到这里,你会感到不适吗?会觉得大便这种污秽之物最好不要拿到桌面上来谈吗?如果是这样,或许是因为我们在城里生活得太久了,又或者是因为我们之前所接触到的大便处理方法,无论是观感或者味道,都不是那么优雅,而导致在我们心里埋下了抵触和嫌弃的阴影。

那么如果在我们实践的全新的生活方式里,有机会将大便处理得优雅得当,那就是时候将大便拿到桌面上来谈一下了。

当我在大概两年前在一段乡村生活中第一次见到堆肥旱厕时,我根本就没有勇气进去看,更别说每天都用了。可能是深藏在我早年各种关于旱厕、集体厕所的糟糕记忆,导致了心里有着很深的阴影。还好当时那里有冲水厕所供我选择。

但在这儿情况就变不同了:完全没有水厕可选。

于是,基本上每天,我都需要跟自己的大便打交道。

简易的堆肥旱厕图示(请注意在厕纸上进食的蜗牛)

简易的堆肥旱厕图示(请注意在厕纸上进食的蜗牛)

非常简易的堆肥旱厕是这样的:一个用木头钉起来的高度和缝隙宽度刚好可以适合坐着大便的框架,下面是一个塑料桶,旁边放着装木屑的桶,里边有铲子用以铲木屑。在桶内第一次大便之前要在底层铺上木屑。之后每次大便之后,都铲上一些木屑,(最好均匀一些)将自己的大便埋起来。这样即可以在视觉上掩盖,又可以没有任何味道。然后等装大便的桶累积到一定量之后,将里面的内容统一送去堆肥处,用以下一个阶段的处理——堆肥。

可能是此地的空间广阔,而不是在城市家庭里四面封闭的卫生间,或者是因为周围环境下众多植物们出色的过滤功能,在旱厕大便时,丝毫没有任何臭味,再也不用捂住鼻子上厕所了。

于是,每次大便都成了非常有仪式感的美好事情:能看见自己的大便状况——是健康的还是焦躁或虚弱的?——你想看多久就看多久。能亲手处理掩埋自己的大便——整个过程就像真的在关心和照顾自己(任何跟自己有关的事情),就像一只猫,细致,耐心,活在当下,没有什么着急的事,一切都在此时此地。

而再经过将埋好的大便凑到一起做成堆肥的过程——加入一定比例的别的材料如植物叶子、硬纸板、树枝和水等混合,经过一定的处理和时间——并当看到那一切成功地变成了肥沃的、生机勃勃的有机物,然后送给土壤,植物、动物们都在这样”富足”的养料下欢快地成长,那是一种真的在照顾土地、并照顾这片土地上的所有生命的美好感觉。所以此时,耐心细致地处理自己的大便,已经完全地形成了一个可持续的循环,也许我今天吃掉的那根香甜的香蕉,就是以我之前的自己的大便为肥料而茁壮长成的。

而如果所用的厕纸(包括卷轴)是非常天然的(可能质地会很软,颜色不明亮),同样可以随大便一同埋在木屑下做成堆肥。

这样一来,在如此自然的环境和如此”照顾自然”的行为方式下,自然当然会更加地反馈友好给人类,比如,我可以一边大便,一边观察蜗牛认真地啃食厕纸,它很开心可以换个口味,并不介意用餐时间。

至于小便,在埋藏大便的木屑桶中可以承受少量的小便,但不易过多,典型的更科学的处理小便的方式是,单独有个小便装置:同样做一个类似的简朴的木质框架,在蹲位(或者座位)下方,用一个大型漏斗(可以是饮水桶的上半部分),连接一个既可以方便运输又有一定容量的桶,然后根据情况更换,这是一个足够简单且方便的系统。这样将收集到的小便放置一段时间之后再混合一定比例的水,就变成了极好的肥料,用以浇灌植物。当然我们还可以运用想象力依照同样的原理建造自己喜欢的堆肥旱厕,原则就是方便(与人友好)和可持续(与自然友好)。

对于女生来讲,生活在原始自然、且要试图良好地照顾自己和照顾土地、照顾所有存有(being)的环境里时,卫生巾的选择变得非常重要。一方面这也是与自己身体沟通的重要指标。如果选择多次反复可清洗的棉布卫生巾,或者现在已经相对普遍的可反复使用的卫生杯,那么我们一方面既能有足够的机会去与自己的身体代谢物沟通,通过耐心细致地像处理自己大便一样处理自己的月经,而增强了与自己身体的沟通与连接,另一方面则有效地减少和避免了塑料垃圾的产生,同时与周围环境有了更友好的连接。

习惯了享受现代工业社会给人类带来的一次性卫生巾的便捷的城市妇女Lucy,如今需要转换频道,假装自己是生活在远古野外的妇女Lucy,这样一来,情况也并不那么糟糕,毕竟我已经拥有了现代的工具和材料,让自己相对的舒适和方便。同时这种更友好的产品的使用,让自己更加的全息和整体地处理自己与环境、与自己身体的关系,自己所做的一切便是为自己的身体和行为负起责任。由此,无论是远古Lucy还是现代Lucy,都因为这样的选择而感到满意。

在住宿的地方给围栏画的速写

在住宿的地方给围栏画的速写

二 食物种植和垃圾回收

首先,问自己一个问题,你会以园丁(gardener)作为自己的梦想吗?

五年前我在泰国认识了一个来自加拿大的12岁的男孩,跟着父亲到泰国的朋友家旅游,他的泰国朋友家刚好是个公益机构,我在那里做志愿者。加拿大男孩每天下午都会跟着父亲在菜园里劳作一段时间,有一次我们聊到梦想,小男孩说他长大了想做一名打理菜园的人(gardener)。

在当时的我的思维和见识里,这样的梦想简直太少见,所以令我有一些刮目相看。可能是我们所处文化的环境不同,基本我没有听过在公众媒体、或者主流的声音里,有小孩儿的梦想是农事劳作或者跟种植有关的。大部分的中国孩子,如果你问他的梦想,可能也是千奇百怪创意十足,但做一名打理花园的人,或者菜园看护者这样的工作,可能大部分人都会敬而远之的。

或许是在过去的岁月里,我们经历了太艰难的农事劳作,大部分的我们在成长过程中都逐渐的习得了一种相对主流的价值观,——要到城市去,做大事,做成功的人。但我们却忘了去深刻地追问到底什么更适合自己。如果只是想做一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人呢?或者如果特别喜欢泥土的清香和植物的美妙,特别兴奋于停留在花园或者菜园中劳作,无论如何也不感到厌倦呢?在我们没有确定之前,或许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

小菜园中的指示牌

小菜园中的指示牌

我喜欢植物环绕的感觉,在天然的环境里让我放松和感到宁静。至于照顾菜园,我不喜欢将这件事当成一项必做的”工作”去做,我愿意将其定义为一份创造性的爱好,我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和实际环境的限制,再加上习得的种植技巧,来缓慢地种植和布置,没有什么焦虑和急迫,没有什么过多的期待,就只是按照自己非常愉悦的方式创造自己希望的东西,并对结果不执着。

一个下午的时间打理出来的小菜园,使用了简单厚土栽培,埋了一些植物种子

一个下午的时间打理出来的小菜园,使用了简单厚土栽培,埋了一些植物种子

我想我们在当代社会,已经不会像原始时代那样,迫切需要解决食物和保暖等基本的生存需求,我们已经拥有了很多技术和解决方案,来让生活即满足生存条件又能尽可能多地兼顾各方面、各种生命的需求,只是需要我们静下心来思索,和毫不急迫的实践。

如果说堆肥旱厕、卫生巾的选择是试图照顾好将要离开自己身体的的东西,那么种植,则是试图照顾好即将进入自己身体的东西。通过跟自己种植的蔬菜、水果等植物沟通和耐心地熟悉彼此,我想这是另一种照顾自己身体,以及照顾自己所在土地、和这片土地上其他所有生命的方式。

因此,如果我们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全职地从事一份种植的工作,那是否考虑一下像我现在一样,只根据自己的喜好来用一部分时间与土地和植物打交道呢?我们是否能够想到一个解决方案,让生活在同一个社区中的人们,喜欢种植的人种植,或者如果这是大家都不喜欢却必须完成的工作,我们是否可以让其变得更有创意和有趣,而使得人们更积极的参与呢。

关于种植,让这块有限的土地能生产出足够的食物给生活于其中的人们,我们也已经有了很多的经验可以参照,无论你把它称之为自然农法或者永续农业。而我们需要的,则是不断的实践和耐心地给土地和植物充足的时间。

在育苗棚中忙碌的身影

在育苗棚中忙碌的身影

在通过堆肥或厚土栽培等方式将土壤的肥力问题解决之后,植物、动物与环境本身之间的相互制约和相互支持,也是我们在逐渐掌握和跟大自然习得的智慧,这样一来,只要追随自然的智慧和脚步,我们就可以友好地引导作物生长,而不必担心昆虫们跟我们抢夺食物。要记得在生态坏境平衡而健康的土地上,我们也是自然的一环,如果任何生物都能在这个生态循环中生长,当然人类这一环也会依然如此。

既然我们享受到了现代工业文明发展的益处,我们有了更舒适和便利的材料和工具,有了与远古时期不可同日而语的技术手段和传播知识的方法,那么同时我们就不可避免地要为其必然带来的问题买单。

无论我们想多大程度地践行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我们都不可避免地被主流世界的生活影响。比如虽然我们想尽可能地让一切保持自然和有机,但我们还是会免不了地用到塑料(如果将塑料制品归为不易分解的物品的话)。最多见的便是装水或者其他液体的塑料瓶。

每一个在此践行可持续生活理念的人,都或多或少地要使用塑料制品:我们并未做到完全的自给自足,我们生活的很大一部分需要跟外界的连接——我们的食物、我们的生活用品,我们的零食,我们从城市习惯了的生活中所带来的各种现代工业化的产品。

因此,如何对待这一部分物品产生的废弃物也就成了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环节之一。就像我们回收和利用自己的大便一样,我们也要尽努力去回收塑料。我们要尽量将自己制造的问题自己解决。

将各种生活用塑料分类、清洗并晒干,其中一个好的用途就是将塑料袋等柔软的塑料制品,非常紧实的人工压缩进干净的塑料瓶中,在塑料回收系统中,他们将之称之为——生态砖,用于建造生态建筑,减少普通建筑材料的消耗。

制作生态砖的整个过程跟其他行为的过程同样,我们耐心地清洗每种塑料,就像对待一件很喜欢的宝贝一样,细致一些,认真一些。然后将合适的品种塞进塑料瓶,用竹子或木棍一类的工具,将填充物塞紧,直到填满。

充满觉知地做任何一件事情,都会锻炼自己的心性。行走坐卧、进食或排泄、种植、堆肥、垃圾回收、或者建房子,等等,所有日常行为,可以有很多选择。我们可以快速、急躁、充满压力地完成,也可以如僧侣坐禅,按照自己的节奏和舒服的方式,就像在同时观察和觉知在每一分钟,不疾不徐有条不紊地行动。当我们能够允许自己完全按照自己的节奏行事,我们才有可能放任他人按照他们自己的节奏,而只有每个人都能充分地做自己,我们才能最大限度的趋向自由。

另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厨余垃圾的分类和回收,在这里,全部都会用作堆肥。其中生食性垃圾可以用作蚯蚓堆肥,而熟食性(经过烹饪之后的 )垃圾则用作普通堆肥。这也是每天都要进行的工作。

生厨余用于蚯蚓堆肥

生厨余用于蚯蚓堆肥

熟厨余用作普通堆肥(纸壳也是堆肥材料之一)

熟厨余用作普通堆肥(纸壳也是堆肥材料之一)

三 照顾者还是统治者?与动物、植物和其它生命的关系

每个早上醒来就像前一晚睡在了热带雨林中。建筑的简单和植物的茂盛,全都会给人造成这样的感觉。

有时夜半醒来透过所住的建筑的敞开式屋角看到明亮的月亮。有时下雨时,居然有雨滴越过蚊帐滴到我的脚上。

散养的猫咪们捕猎非常厉害,一只半大的未成年猫咪,已经能够自主地叼着一只蜥蜴或者一只树蛙然后对同伴非常防备和警觉地独自吃掉。经常会有青蛙残破的尸体在人类的活动范围内出现。

%e5%9b%be%e7%89%879

各种种类的蜥蜴、蛙类、蝴蝶、蜻蜓、鸟儿都随处可见。蚂蚁会突如其来地狠狠地咬我的脚,蚊子机敏,比城市中的蚊子难以捕捉多了,因此捕食蚊虫的其它小动物就更机敏,眼睁睁地看到一只蜻蜓迅雷不及掩耳地吃掉了一只在我耳边嗡嗡作响的蚊子。而壁虎捕捉小飞蛾也是快得惊人,给肉眼观察增加了极大的难度。

在这样一块人为干扰尽量减少、尽量仿效自然的智慧来照料的土地上,植物和动物们也最接近野性自然的状态。

给巧遇到的小蜥蜴的速写

给巧遇到的小蜥蜴的速写

事实上,我们人类,是陆地上所有生灵的守护者,而非统治者。我们应当照顾它们,而非奴役它们。

但千百年来,我们都不会区分照顾和奴役的分别。我们对自己的小孩也是如此。我们以为控制、依赖、使其按照我们的喜好来生存和发展才是“爱”他们。但真正的爱,是令其按照自己最自然的状态存在,这才是真正的爱和照顾。而如果我们还在有一丝一毫的控制和奴役他者,就说明我们的内在依然被控制和奴役禁锢,我们就还无法抵达自由。

闲暇时光写的一些自然笔记

闲暇时光写的一些自然笔记

生物多样性即物种的丰富程度,是衡量这片有人类生活的土地是否被友好对待的重要指标。只要相互信任和敞开,比如见到蛇或蜈蚣,不是第一时间跳起来恐惧和对抗,而是充满觉知地行动,耐心地给予彼此空间,无论是植物、动物,不是惧怕它们,或因此而试图消灭和统治它们,而是跟它们充满连结,了解和学习它们,爱和照顾它们,就像爱和照顾自己,都会将彼此之间的冲突和伤害降到最低,而迎来彼此之间的深刻连结和和谐共处,也就注定会彼此繁茂,安全健康而快乐。

(待续)

关于作者

黄小黄

自然观察爱好者,尤其痴迷于所有动物。每每在自然中时,总会被那些美妙的生命吸引,有源源不断的好奇心和热情探索自然和生命。

与自然有着深刻连结的自然之子,自由写者,写诗,写自然,写梦境,写一切对未知的探索和对已知的记忆。个人公众号:松果。

神秘领域探索者,对超自然力量充满好奇,关注意识成长和进化,关注外星存有…向一切未知敞开,探索自我、知晓自我,走在路上的觉醒者。

文章来源:有机会原创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原载于有机会特约嘉宾Lucy 黄小黄的博客,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