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yhuang

一棵柳树上的美妙世界(二)

09/28/2017

作者:黄小黄

前言

在2017年春夏交汇的时间里,我跟随一只美丽得令人惊叹的大龟纹瓢虫的指引,来到这棵江边小岛的柳树面前,几乎立刻的,我就被眼前的一切所吸引。随着观察的深入,那感觉,就像是打开了另一扇崭新世界的大门,原来这里有这么多我之前从未留意过的美妙事情在发生,有那么多意想不到的居民一位一位地粉墨登场……这让我想起了,这棵肆意生长的江边小柳树,仿佛就是一颗自成一体的完美星球,拥有着各种种类、庞大数量的常驻民和外来客,在此繁衍生息、演绎着各自的生命之剧。它就像我们的地球或者别的星球一样,华丽、丰盛、自给自足,美妙得不可思议。于是我陆续地在此观察了近一个月。

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自然观察爱好者,着实为这个爱好感到无尽的幸福和快乐。没有目的,没有任务,甚至不用担心出现错误,只是肆意自由地观察和记录。所以它们不是科普,不是刻意为之的文学作品,也许只是一个爱好者在自然面前稚拙的描绘,也许是自然通过我的文字的自然流露。或许错误在所难免,如果能够引起读者的乐趣和探究的热情,那么,就是最令我满意的喜悦的传递啦。

续上文一棵柳树上的美妙世界(一)

5. 肉食瓢虫的菜单

再次来探访,当我看到一只大龟纹瓢虫停落在柳树枝上,然后非常细致地挨个叶子和枝杈寻找食物时,我立马就决定开始盯住它并追踪它了。它爬行速度不算快但也不慢,非常小心谨慎,不轻易错过它所爬过的的任何一片叶子,就那样沿着树枝,一路巡查。而我观察它停落的位置附近,并没有明显的食物踪迹。可见它寻找食物的方法很大程度上都是要靠沿路寻找和偶遇。而不是依靠某些敏锐的器官来提前定位。这一点也在接下来的观察中得到了证实。

我看它爬了好一会,也不得要领。在我看来,依照它的方法和速度,的确可以找到食物,但恐怕需要很久。于是我试着将一片有着异色甲虫卵的叶子连同柳树枝拉过来,做出刚好挡在了大龟纹瓢虫前行路上的假象,以引诱它做出反应并观察它。

一盘鲜嫩多汁的卵大餐

一盘鲜嫩多汁的卵大餐

果然,当它爬上这片叶子,发现那些卵的一刹那,立马停住了!仿佛我感受到了它那种常吁一口气“终于找到食物了”的瞬间愉悦和兴奋。然后它没有一丝犹豫就开吃了!

以往我见过一次另一只大龟纹瓢虫吃这种卵,但是那次那只仿佛对这种食物兴趣索然,略为尝几口就弃之不顾离开了,那片卵只损失了几颗,还完好无损地剩下大半。

好吃到完全停不下来

好吃到完全停不下来

所以当我发现今天这只家伙一直吃丝毫没有停下来的预兆时,不得不为目前这一窝卵由衷的遗憾了一下。毕竟照这样下去,这窝卵所属的那对父母的基因,可能就无法延续了。

果然,今天这只吃荤的家伙可能是太饿的缘故,竟一口气把所有的卵吃了个精光,连粘在树叶上的食物碎屑和残渣,它都要反复地检查,细致地吃进嘴里。我实在是为它的好胃口赞叹,同时也为它能够如此地饱食一餐而开心,它吃掉的食物和它具备的体型相比,真可以算是一顿大餐了。

对食物残渣反复来回检查

对食物残渣反复来回检查

正当我试图关注这只晚餐结束的食客的下一步计划时,我发现了另一只它的同党就在附近。而且,当我凑进观察时,这位大龟纹瓢虫二号,漂亮的、在英文中被称为“ladybugs”的家伙,正在活捉并啃食一只黑色的、异色甲虫的幼虫!这可真是一位勇士lady啊。

捕食者二号的另外一盘菜-生吞活虫

捕食者二号的另外一盘菜-生吞活虫

捕食者强有力的、钳子一般的大颚将那只挣扎的幼虫一口一口地吞食,从尾部开始,中途还将其摁于自己下方,由于幼虫身体的黑色与猎食者身体下部分的黑色融为一体,给我的观察带来了很大难度。

我正在奋力辨别它们,以及试图再观察得更仔细一些,谁知此时,捕食者竟然松口了!幼虫只剩下一半的残躯,但头部和六肢完好无损,竟然慢慢地爬着逃跑了!我非常纳闷大龟纹瓢虫的行为,是猎物自己挣扎跑掉的吗?绝对不是。很显然以当时的情景,小幼虫是无法逃脱的。况且这位凶猛的捕食者并没有继续追猎的意图,而是开始了清理自己前足和触须的工作。很显然是它放走猎物的。

它为什么放开到嘴的食物?

尾部已经被吃掉

尾部已经被吃掉

此时另一边的捕食者一号并没有离开,还在搜寻。我又走过去,再一次地观察它。并且这次,我将一片带有三只黑色幼虫的叶子移过来,为了不影响幼虫的栖息地,我并没有将叶子取下,而是将其与树枝一同拉过来,又一次挡住捕食者一号的去路,结果让我非常吃惊,仿佛这位继续搜寻的捕食者不只对活生生的幼虫没兴趣,而且触到之后立马闪开,有种加速逃离的姿态。这不应该啊,这不也是它菜单上的内容吗?为何连尝试的心情都没有呢。

饱餐一顿的捕食者一号离去的背影

饱餐一顿的捕食者一号离去的背影

同样的实验,我又在捕食者二号身上重演。也是将三只幼虫的树叶挡住捕食者二号的去路,它居然立马将其中一只衔了出来。我目瞪口呆,难道因为二号比一号更凶猛吗?

谁知二号并没有吃它,衔过来之后,仿佛又后悔了,什么接下来的行为都没有,就弃之离开了。

这样的实验我又做了两次。一次是找了一只稍小的幼虫,同样的方法给捕食者一号,以验证它是否是因为猎物数量或者猎物体型而做出的选择。结果是,它确实对眼前的猎物毫无兴趣,且避之唯恐不及。急急走开继续自己的自主搜寻。另一次我将一只更大的幼虫给了捕食者二号,它上去依然展示了自己的凶猛本性,用有力的大颚咬了一口,之后便又迅速放弃了。

这一切都验证了我由之前观察到的现象得出的结论:这些可能都是因为幼虫们保护自己的方式奏效了。

是的,这些异色甲虫的幼虫,天生就拥有一种能力,或者说一种应激反应,以用于处于危险状态时来保护自己。它们会在自己感到危险时,立刻在自己背部两侧的沿着身体平行排列的皮肤小孔中分泌并排出一种液体,气味很大又非常奇怪,就像两排小水珠一样鼓出体外,然后又迅速收回。作为一名人类,都能闻到并且感到不适,何况是体型差别不大的捕食者。

而捕食者一号很可能是因为已经填饱肚子,并不想凑近去惹来不喜欢的味道。看来捕食者二号也为开始时自己的饥不择食吸取了一些教训。这也正是捕食者二号之所以只将自己第一个食物吃掉了一半就放开的缘故,因为幼虫们的腺体分布更集中于自己的上半身,用于保护头部,尾部相对稀少。我用柳树叶的尖部分别碰触各个单独的或成群的不同大小的幼虫,观察到的结论都是如此。而且确实如果幼虫成堆分布时,应激反应的发出者数量更多,对于捕食者来说,挑战更大。或许这些幼虫在最初聚在一起而没有立马分开,也是有保护自己的因素吧。

看来不是迫不得已,这种素食甲虫的幼虫并不是大龟纹瓢虫的优选食物。在它们的菜单上,是有着优先次序的。

“美味多汁吃起来毫无阻碍的卵?嗯,请帮我放在菜单优选第一位。”

6. 从婴儿到少女|甲虫的华丽变身

这次观察的女一号,从婴儿开始的成长历程

这次观察的女一号,从婴儿开始的成长历程

谁能想象这样的小黑虫是怎样变成会飞的甲虫的呢

谁能想象这样的小黑虫是怎样变成会飞的甲虫的呢

从未想过要自己养甲虫。

直到在小柳树星球又一次的野外观察时,发现一只甲虫幼虫在脱壳。它屁股牢牢地粘在一片柳树叶上,上半身抬起,并伴有向身体内部卷曲拱动的动作,下半身有一截儿包裹着尾部之上不到一半身体的壳,看起来已经在慢慢脱开。这让我非常好奇,非常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的脑袋瓜里实在无法想象出一个幼虫是如何变成一只完全不一样的成虫甲虫的。于是实在按耐不住探索的热情,就把这只正在努力脱壳的小甲虫幼虫连带着所在的柳树叶一起带回家。

谁知在回家的路上,又看到被大风吹落的好几枝柳树枝,蹲下来仔细寻找,又找到了两只幼虫,于是,我决定连带着树枝一起捡回来,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地愉快地发生了。从此,我竟开始了喂养三只小甲虫幼虫的神奇生涯。

我的脑袋瓜实在想象不出来它们怎么变身甲虫

我的脑袋瓜实在想象不出来它们怎么变身甲虫

回家之后不久,在我并没有留意的一段时间之后,那只正在脱壳的幼虫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下半身的壳里出来了,我发现它的时候,已经开始钻进柳树叶中间进食。此时据我估计,这三只幼虫都处在最后一次脱壳之前的状态,除了体型稍有差异,它们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上。于是我等着观察它们的最后一步——变成会飞的甲虫。

观察甲虫的日子有时飞速,有时停滞不前。当我毫不在意、忘了这件事时,总是会有突然发生的新变化,让我措手不及。而当我心心念念地盯住它们的一个状态,期待观察到另一个状态时,它们却仿佛凝固了,时间缓慢,经常过了好久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第二只把自己固定住的小家伙

第二只把自己固定住的小家伙

比如在6月2号,养甲虫的第三天,在我放松警惕毫不在意然后突然想起,去养它们的塑料盒子里观察时,那只体型最大的幼虫一号,居然将自己固定在了一片已经枯萎变黑的叶子上,一动不动——它开始准备最后一轮脱壳了。

紧接着在6月3号和4号的某个我错过的时间点,另外两只也纷纷找到自己心仪的位置,尾部固定,然后一动不动,仿佛在蓄势代发。

它们将自己固定不动之后,我曾经试图将最新鲜的柳树叶子送到它们嘴边,尽量模拟野外环境,想着也许它们准备脱壳的时间里,可能也需要时不时的低下头啃食一些树叶以补充能量。谁知结果出乎我所料,它们从固定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纷纷停止进食,一次都没有张开过嘴。

后来我想,它们都把自己的尾部——也就是身体的排便位置固定在树叶上并且封住不动,等待尾部的脱壳,那必定是停止了排便行为,如此,那也是要必定停止进食的。

屁股是堵住的怎么排便?当然也就不会进食了

屁股是堵住的怎么排便?当然也就不会进食了

一开始我非常兴奋而热情,由于不知道它们脱壳所需要的时间,于是频频关注,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观察,很怕错过精彩瞬间。无奈它们除了有时向身体内部弯曲、一定频率的蜷动自己之外,大部分时间都不怎么动。我试着轻触它们,它们反应也很小,只是偶尔动一动。曾经一度我怀疑是不是它们脱壳失败死掉了。时间对于心中装满了对小甲虫婴儿变身的热切期待的我来说,变得漫长起来。

对于它们的观察,也从翘首以待逐渐变成了被别的事情带来的兴趣取代,除了偶尔去看一看之外,虽然心里依然惦念,但却放在一旁不怎么上心了。

看看这个角度,到底翅膀怎么变出来

看看这个角度,到底翅膀怎么变出来

时间就这样来到了6月6号下午,因为从来没有在野外观察到甲虫脱壳变成成虫的一幕,资料也没有查到相关情景的描述,所以我的心里一直没底。本来已经不抱什么希望的我,在离家一天之后从外面回来时习惯性地拿起装着小甲虫的盒子看时——谁知,让人大跌眼镜的竟是,已经有一只发生了令人吃惊的变化——从之前停止不动的那只呆笨幼虫,华丽地变成了一只水嫩的成虫甲虫,并早已爬离了原有的壳到另外一处静静地待着,颜色很浅,身体虚弱,还没开始进食。另外一只呢,此时正在自己的壳旁边,身体还没有完全变色,整个后背呈鲜亮的黄色,仿佛是上一秒还在壳中,这一秒才刚刚成功地从那层壳里爬出来。

脱剩下的旧衣裳

脱剩下的旧衣裳

看着眼前这一幕,让我目瞪口呆地惊叹,谁能想到呢,居然如此神奇的就从原来毫不相关的模样变成了如此不同的样子,仿佛是变魔术一般,仿佛一直以来戴了一副隐藏自己的完美面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两具身体竟然同属于一只虫。

从壳里出来了!神奇魔术上演了!

从壳里出来了!神奇魔术上演了!

刚刚出来带着鲜亮淡黄的外壳的这只,在大概两个小时之后,身体变成了带有斑点状并逐渐的趋于成虫本来的颜色,看起来非常像是薄薄的外皮慢慢地落在了着墨的底色上,墨点一点一点地浸润,将一张透明的纸逐渐染上了颜色,身体的变化过程就像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创作,一步一步胸有成竹有条不紊地进行,之前那些在我心急观察时仿佛停滞了的时间,正是它们成长发育的时间,然后不知不觉地发育完毕,身体的器官成长妥当,也是到了它们迎接崭新世界的临界点,于是它们以自己的节奏,破开自己的废弃的陈旧衣裳,为这个世界奉上了崭新而神奇的自己。

两只不同时间出壳的成虫对比一下

两只不同时间出壳的成虫对比一下

第三只也在6月8日顺利出壳,在我放飞它的两只哥哥姐姐之后的第三天,同样的被我送到室外的柳树叶上,带着我最深的祝福和对生命的赞叹,迎来了它自己广阔世界里的新生活。

新生甲虫冲出世界啦

新生甲虫冲出世界啦

7. “小柳树星球”的顶级猎手——蜘蛛

当我试图凑近去观察一只正在进食的蟹蛛时,它太敏锐了,仿佛天然有着某种能力,可以感知到我在什么方向看它,我一转到可以直视它的正对面,它绝对毫不迟疑地绕着所在的叶子或树枝躲藏,保准能顺利地躲开我的视线。我试着调整距离,退到我能清楚看见它的最远距离——将近一米处,它依然可以察觉,仿佛打定主意,就是不欢迎我的观察。

好在我依然有着人类的狡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拍到一张它进食异色甲虫幼虫的照片。当我又试图再接近时,它突然松口下坠,在满眼绿色的背景之下,迅速消失不见了。而那只被它丢弃的幼虫尸体,已然变成了一具空壳,里边的内容早已变成汁液,被刚刚这只迅速撤离的猎手收至囊中。

正在进食甲虫幼虫的蟹蛛

正在进食甲虫幼虫的蟹蛛

我想蟹蛛是否撤退,也跟它的猎物级别和已经吸食的程度有关,上次我观察一只蟹蛛吃一只体型至少是它三倍的虻时,它也躲我,但却并没有厌烦到丢弃离开。它们不结网捕食,捉到猎物之后会迅速注入毒液,然后慢慢吸食猎物体内逐渐被毒液消化成的汁液。我想如果没有特别危险的状况发生,谁都舍不得放弃好不容易得到却还没怎么吃的一顿大餐吧。

之前我观察蜘蛛与猎物相处的模式时,还以为它们在僵持不动,非常奇怪为什么它们一动不动一直不开始进食。原来它们并不是以我想当然的方式——捕食者以啃食的方式进食,而是用自己的独特技能吸食猎物的汁液。如果不了解这些,很容易就被眼前的表象欺骗,以为完整的猎物外形正显示了猎手还没开始进食。而此时的猎物,其实早就一步步地变为一具毫无内涵的空壳了。

嘘~逮到一只虻

嘘~逮到一只虻

据我观察,在这颗小柳树星树上,几乎所有的居民——素食甲虫、肉食瓢虫(包括它们的幼虫和成虫)、蚂蚁、虻、蝇、蚊、蛾、叶蝉、沫蝉、各种甲虫等等,全都在各种蜘蛛的食谱中。而以上这些种类,也是最近在探访这颗小柳树时相继遇到的成员,它们有的是土生土长在树叶或者树枝上的,有的则是从小柳树星球相邻的领土上过来串门的常客。

小柳树的枝叶供养着庞大的素食大军,而那些肉食性捕猎者则处于下一个生态位——积极的控制着素食大军的数量,彼此既对立又依赖地制约着,维持着共同生命的延续,每个分子都为生态平衡和健康贡献自己的力量。

“等我解决掉这只蚂蚁先”

“等我解决掉这只蚂蚁先”

而蜘蛛作为食谱广泛的顶级猎手,更是功不可没。据查,目前在已经发现的大概4万多种蜘蛛中,只有中美洲森林中有一种是“素食”蜘蛛。所以几乎可以肯定,这棵柳树上,蜘蛛的数量是否足够和合理,将直接影响素食大军的数量,也就相应的影响了所有生物的供养和庇护的基础——小柳树本身的健康状况。

在自然农法领域,蜘蛛也是非常重要的评估生态系统是否健康的指标。各个种群的蜘蛛的合理存在,可以有效地抑制单一品种的素食性昆虫的过度繁殖,没有过度数量的小小素食者,农作物才会健康,才会供给人类所需。当然,其余各种捕食者的存在也是至关重要的补充。生态系统越是健康,生物多样性便越是丰富,各种猎手与猎物便更会互补和有效地制衡。

认真进食无暇顾及其他的蚂蚁

认真进食无暇顾及其他的蚂蚁

在我观察小柳树附近的草丛中的一只蟾蜍时,一片柳树叶从空中的一只路过的小麻雀嘴中掉落,带着小雀新鲜的口水。这正是柳树星球相邻的区域中,陆军和空军代表。望着小雀飞走的背影,我知道,随着生态位的逐渐上升,微观世界之外,蛙类、蟾蜍、鸟类也慢慢地进入视野。更大的制衡和相互作用也在这棵树与相邻的环境之间拓展。这片人类干预相对较少的区域,有着一个比较健康完整的生态系统,每种生物正各自愉快美满的生活。

距离第一次探访这棵江边小岛上好不起眼的“小柳树”星球,时间过去了一个月。

在这30天里,正值春末夏初的季节转换,植物疯长,鸟虫们大多忙着求偶、繁育,蟾蜍和蛙类也日渐繁盛。

另一种蜘蛛的吃相

另一种蜘蛛的吃相

这棵小柳树的居民们正先后亮相,按照自己的节奏次序粉墨登场。我也亲眼见证了小柳树上数量最多的居民——异色甲虫,如何从最初的交配产卵的繁盛时期,过渡到成群的幼虫破壳而出,并且各自有条不紊地脱壳、长大的阶段。之前柳树叶上随处可见的淡黄色、鲜亮夺目的卵,正逐渐被发育到不同阶段的幼虫取代。它们求偶交配和产卵的行为仍在继续,一批又一批成长过程中幸存的甲虫宝宝们也都在毫不停顿地成长,一波接一波地延续着这个种群的生命。

而还有一部分,则光荣地转化成了其他种群的补给能量。滋养和哺育着数量庞大的蚂蚁、肉食性瓢虫、蜘蛛等等生物,它们相互依存,相互制衡,彼此密不可分。一个生命的死,也正带来了另一个生命的生,并没有悲伤痛苦,有的只是能量的转换和整个系统的多样性的丰富展现,和一个更大的、相互连结的生命整体的生生不息。

我仿佛看见自己带着上升和扩展的全观之眼,逐渐地越过小柳树星球的居民,看着这个小小的生态圈一层一层地扩大、扩大… 小柳树周围的草丛、旁边的杨树、整个小岛、整个江以及江岸周围、整个城市、整个国家、整个地球、和没有边际的宇宙。每个身处其中的分子,都如一只只瓢虫、蜘蛛一样,大家相互依存,相互制衡,彼此密不可分。一个生命的消逝,也正带来了另一个生命的繁荣,并没有悲伤痛苦,有的只是能量的转换和整个系统的多样性的丰富展现,和一个更加扩展并相互连结的、更大的生命整体的生生不息。

关于作者

黄小黄

自然观察爱好者,尤其痴迷于所有动物。每每在自然中时,总会被那些美妙的生命吸引,有源源不断的好奇心和热情探索自然和生命。

与自然有着深刻连结的自然之子,自由写者,写诗,写自然,写梦境,写一切对未知的探索和对已知的记忆。个人公众号:松果(id: songguospiritual)。

神秘领域探索者,对超自然力量充满好奇,关注意识成长和进化,关注外星存有…向一切未知敞开,探索自我、知晓自我,走在路上的觉醒者。

版权声明:本文原载于有机会特约嘉宾Lucy 黄小黄的博客,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