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yhuang

一棵柳树上的美妙世界(一)

09/27/2017

作者:黄小黄

前言

在2017年春夏交汇的时间里,我跟随一只美丽得令人惊叹的大龟纹瓢虫的指引,来到这棵江边小岛的柳树面前,几乎立刻的,我就被眼前的一切所吸引。随着观察的深入,那感觉,就像是打开了另一扇崭新世界的大门,原来这里有这么多我之前从未留意过的美妙事情在发生,有那么多意想不到的居民一位一位地粉墨登场……这让我想起了,这棵肆意生长的江边小柳树,仿佛就是一颗自成一体的完美星球,拥有着各种种类、庞大数量的常驻民和外来客,在此繁衍生息、演绎着各自的生命之剧。它就像我们的地球或者别的星球一样,华丽、丰盛、自给自足,美妙得不可思议。于是我陆续地在此观察了近一个月。

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自然观察爱好者,着实为这个爱好感到无尽的幸福和快乐。没有目的,没有任务,甚至不用担心出现错误,只是肆意自由地观察和记录。所以它们不是科普,不是刻意为之的文学作品,也许只是一个爱好者在自然面前稚拙的描绘,也许是自然通过我的文字的自然流露。或许错误在所难免,如果能够引起读者的乐趣和探究的热情,那么,就是最令我满意的喜悦的传递啦。

1. 欢迎光临“小柳树”星球

"小柳树星球"居民秀即将拉开帷幕

“小柳树星球”居民秀即将拉开帷幕

如果你从来没见过一只大龟纹瓢虫,那么你一定会被它飞行的姿态吸引。当我注意到它时,它张开双翅,漂亮的龟甲斑纹的外壳,分开覆盖在双翅外侧,旋转于我的头顶之上,如同一辆精美灵巧又色彩斑斓的的甲壳虫迷你版汽车,展开柔软轻薄的翅膀飞旋于空中,无法不令人为之惊叹。从那时起,我的目光就无法从它身上移开。实在是太漂亮了。它比一般的瓢虫个头要大,整个身体的形状更圆。我非常幸运,第一次就看到一只落下来便不动的大龟纹瓢虫,得以让我仔仔细细观察个够。

大龟纹瓢虫

大龟纹瓢虫

它的橙红色花纹在有着金属色泽的黑色底色之上,闪耀着灿烂的光辉。头部两个白色的圆形斑点,对称地分布于两侧,看起来就像一双大眼睛。它是肉食性瓢虫,会以其他昆虫的幼虫、卵或者成虫为食。

追随着这只大龟纹瓢虫的停落,我来到了这棵江边小岛上毫不起眼的野生“小柳树”星球。站在小柳树星球旁边,仔细地观察探访这个星球的居民。它们热情好客,没有在我这位外来者面前表现丝毫的羞涩。进食、休息、求偶、争夺领地,甚至繁育后代等等一幕幕在我眼前展开。

很快的,柳树星球上的二号居民——另一种甲虫便向我展示了它的容颜。

这棵小柳树星球上数量最多的居民之一

这棵小柳树星球上数量最多的居民之一

一开始我很容易就把它们当成了异色瓢虫。在我有限的认知里,它们明明就是瓢虫嘛。它们的身体颜色不尽相同。由浅黄色到红色,有的色差微弱,有的则差别极大。雄虫颜色更艳丽,雌虫则相对暗淡一些。斑纹分布也各不相同。而且身上尤其是头部还泛着金属光泽。

但是在自然观察中,物种辨识并不那么简单。后来经过种种比对和咨询之后证实,它们极有可能是伪装成瓢虫的某种叶甲!而我已经将它们认为是瓢虫那么久。好在一来小甲虫们并不在乎我们怎么称呼它,事实上整个柳树星球的居民都毫不介意。大自然才不计较什么名字呢,那是人类才有的发明。二来又因为它们伪装成瓢虫的技巧是那么高超,背壳上的各种异色如此明显,我就姑且给它们取名为“异色甲虫”吧。

同一棵树上发现的异色甲虫的不同花色

同一棵树上发现的异色甲虫的不同花色

树叶既是它们的食物,又是它们的床。有的小甲虫干脆在自己或其他同类吃过几口的树叶上静静地休息着,树叶的缺口刚好供它们一只脚紧紧抱着勾住,我想这可能是它们防止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小招数吧。

右前爪钩住树叶缺口安然休息着的小甲虫

右前爪钩住树叶缺口安然休息着的小甲虫

这些异色甲虫稳稳地雄踞柳树星球居民数量的榜首,还在于它们庞大的后代数量——它们的卵。

颜色还很鲜亮的异色甲虫的卵

颜色还很鲜亮的异色甲虫的卵

我是不经意间发现那些整齐排列于柳树叶子上面漂亮的小卵蛋的。起初发现时,是一小片呈淡黄的明亮色的椭圆形小颗粒,每颗长度大概一到两毫米,一堆大概十几颗到三十几颗不等,排列得非常有规律,一端稳固地黏在树叶上。后来不断地发现,还有很多颜色更暗的卵阵分布,判断应为被产下时间稍长的一些的卵,颜色转暗,应该是源于内在的若虫正在成长。仔细观察一些较“年长”一些的卵蛋之后发现,原来并不是每个卵蛋都能有幼虫成功爬出,因为我看到一些变得干枯的卵。很显然里边已经空了,虽然外壳依然完整,但却早已干瘪。看来在自然条件下,它们卵的成活率并非百分之百。

v

已经“不再新鲜”的异色甲虫的卵

正当我仔细观察这些美丽精巧的卵阵时,各种不同的居民也先后粉墨登场,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有很多蚂蚁不停地来回穿梭,当它们与异色甲虫狭路相逢时,只是擦肩而过。不同长相的蜘蛛,有的不是特别喜欢接待来客,感觉到我在旁边便一个劲儿地想躲起来。有的则在自己的网中心坦然地呼呼大睡。还有一只异色甲虫已经被蜘蛛网网住不能动弹,只待主人归家时享用晚餐。

这时另外一种卵突然被我发现,它们略大于异色甲虫们淡黄色的卵,呈橙红色,并不是分布在树叶上,而是有规律地排列在一根细细的干树枝上,看起来就像一串小番茄挂着。我实在不知这是什么昆虫的卵,只能留待日后慢慢观察。

另一种像迷你小番茄的卵,尚不能确认是什么

另一种像迷你小番茄的卵,尚不能确认是什么

还有一种非常常见的刺蛾的茧还完整地镶嵌在树枝上,看来刺蛾幼虫波辣毛(东北方言:洋辣子)还在里边沉睡和成长。记得小时候不懂,经常到处找这种刺蛾茧(洋辣罐),然后掰下来,跟小伙伴们互相对顶,看谁的更硬更结实。而每每顶碎一只,便会有一只还未准备好的刺蛾幼虫死去。现在想起,觉得无知的童年充满了残忍。

而这只刺蛾茧,我再也不会去破坏它或者打扰它。只希望能够有机会观察和记录它,想看看这位柳树星球的居民,到底会以何种方式向这个世界和我这位外来者展示它的神奇和美丽。

刺蛾茧

刺蛾茧

2. 小甲虫的恋爱和生育|柳树星球居民日常

这棵江中小岛上不起眼的小柳树,长相随意,本土野生植物,非园林观赏型植物,非外来物种。生长在众多的树木草丛之中。乍看上去,毫无不同。但如果你静下心来仔细观察,会发现另一个异彩纷呈生机勃勃的微观世界。这个世界的居民或明艳华丽,或低调谨慎,但却无一不在认真喜乐地享受生活。在这颗星球上,生命就是体验,就是过程,就是神秘力量本身。它们没有怀疑,没有道德评判。它们没有生存的焦虑,甚至没什么机会陷入对死亡的恐惧,有的就是全然地活,随着本性起舞。它们相互依存,彼此自然的达到平衡。共同演绎大自然的华丽丰盛之剧。

图片正中便是我们要探访的“小柳树星球”

图片正中便是我们要探访的“小柳树星球”

第二天再来探访,想着重观察昨天看到的卵的发育情况。但一天的时间不足以让小家伙们生长完毕。所有的卵都静悄悄的。我也没有发现一只爬出卵的幼虫。

但我却看到了一只黑色的大龟纹瓢虫,与昨天看到的所有颜色都不相同。整个背部弥漫着泛着光亮的黑色,只有非常少的部分显示为橙红色。看到它的感觉就像看多了橙色甲壳虫汽车,突然有一款黑色的跑出来,立即吸引了所有看客的目光,或许是因为看多了之前的样式而感到新鲜,或许是因为少见而觉得稀有,又或许因为黑色系真的雍容华贵,更符合大众审美。总之我看了之后实在比昨天初见这类瓢虫时更加赞叹。直到它迅速消失不见之后,仍然对它念念不忘,在心中期盼能再见到,很遗憾直到离开时也没有再见它的身影。

橙色花纹的大龟纹瓢虫虽然不少见,但却也不是很多。有一只刚巧在一片树叶上啃食异色甲虫的卵。但我发现它并没有把这堆食物吃完,而是吃了一部分就走开了。然后行走速度很快,像是在搜集别的食物。我看到的几只大龟纹瓢虫都是形色匆匆的样子,我想这是它们惯常的捕食方式吧。

反而异色甲虫由于数量众多,得以让我看到它们不同的状态。大部分的状态是停在那里不动。也有漫无目的的爬行的,也有双双婚恋交配的。

成功交配的一对恋人

成功交配的一对恋人

我首先看到了一对异色甲虫彼此接触,叠在一起。上面的雄虫看起来略显笨拙,它尾部的小肉刺已经伸出并向身体一侧弯曲,试图进入下方雌虫的身体,但是努力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我无法确定它的小肉刺是否成功进入,但没多久两只虫就分开了。可能是交配结束了吧。我心里想着,并且追踪着雌虫,打算观察它的排卵状况。

雌虫独自爬向一片树叶,静静地停在了那里。我紧紧地盯着它。但是时间过了很久,它都没有动静。难道它们交配过后不会立刻排卵吗?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又看到了一对叠在一起的异色甲虫。它们在一起很久,我没有看到雄虫努力进入的部分,仿佛从我看到它们的时刻起,它们就已经是交配进行时了。而且它们在一起的时间很久,比刚刚那对要久很多。于是我想,刚刚那对可能是没有经验的新手,所以导致交配没有成功,雌虫才没有排卵。并在心理揣测,眼前这对应该没问题了。

于是我再一次地紧紧盯住这对恋人。并且我能看到雄虫的肉刺一直与雌虫相连。直到雌虫开始爬动,雄虫的性器官移出雌虫身体之后,我确信此时交配已经结束。但出乎意料的是上面的雄虫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伏在雌虫身体上一动不动。可能是太累了吧我想。而雌虫在结束之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爬到一片树叶上,啃食起来。看来雌虫在补充体力,是不是在为稍后的生产做准备呢?

没一会儿,一段小插曲出现了。另一只雄虫急冲冲地朝这一对恋人爬来。我很纳闷,它要做什么呢?一个不留神,两只雄虫竟然打起架来。最开始双方头对着头对峙,后来居然互相爬上对方身体示威。我没看清它们到底有没有撕咬拉扯的动作,总之看起来像是在争夺领地,或者保护雌虫不被侵犯。

而此时那只雌虫早就不在现场。它跑去哪里了呢?我赶紧四处搜索,差点就跟丢了。它已经在远离两只雄虫打架的另一片树叶上开始产卵了!

交配结束开始产卵的雌虫

交配结束开始产卵的雌虫

我很庆幸自己追踪到这一幕。这也证实了我之前的推测:它们俩交配成功了。而雌虫会在交配成功之后立刻产卵。在雌虫驮着雄虫前进去啃食树叶补充体力时,我看到雌虫有大便行为。此时我联想到人类女性在生产时或者生产之前也会有排大便的行为。这非常有趣。但上一只雌虫并没有成功排卵,它也在交配之后排了一次大便。所以也有可能是因为它们排便频次很高的巧合。

交配成功的2号雌虫正在一颗接一颗地生产。淡黄鲜亮的卵蛋被整齐地排列在母亲选择的树叶上。新生儿妈妈全神贯注,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焦躁或者不适,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整个过程它甚至都没回头看过它的孩子们一眼。

认真产卵的雌虫

认真产卵的雌虫

卵的一头天然地自带黏性,稳妥地粘在婴儿床上。而产妇谜一般的排列方式让人赞叹,最后它产了22枚漂亮的卵,形成了有序而规则的接近菱形的图案。很难想象这位母亲是如何将生产的工作和艺术一般的排列方式兼顾得如此完美。仿佛它早就对自己产下的卵心知肚明,仿佛这一切经过事前悉心的设计。又或者完全不用费心,它是个天才艺术排列家,就如它是个天才母亲一样,随随便便就已经展现了倾国倾城的天赋。

等到一切都妥当利落,产妇慢慢地走到另一片树叶上。我以为它会着急补充体力,毕竟刚刚完成了一项重大工作。可谁知它并没有。而是在另一片树叶上,展开双翅,在我一不留神没注意到的瞬间,迅速地起身飞走了。

雌虫大功告成之后便低调地飞走了

雌虫大功告成之后便低调地飞走了

3. 破壳而出的甲虫宝宝(上)

一串倒挂的迷你版小番茄一直牵动着我的心。我内心默默猜测它就是大龟纹瓢虫的卵,但却始终没有用亲眼所见的实证来证明。

漂亮的纺锤形迷你小番茄

漂亮的纺锤形迷你小番茄

于是每次对柳树星球的探访,对这串橘红色纺锤形的卵的细致观察,都是我的重头戏。无奈它们的数量太少,整个这棵小柳树上,就只有这么一串。而且位置极其隐秘——对于已经发现过的人而言,在繁乱复杂的众多枝枝杈杈之间找到它们仍然难度很大。所以使得每次找到它们都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在最初的几天里,也就是前两次返回寻找它们时,每次我都即兴奋又急躁,兴奋的是想看看它们在我不在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急躁的是,每次到达小柳树之后,都不能立刻发现它们!每次在还没找到时都会心有余悸地想,哎呀,一定是幼虫们已经破壳而出,我一定是错过了才会找不到的。好在后来都又重新找到了,它们还是保持原样地挂在那里。让我有种失而复得般的欣喜。

这样的情况反复了三次,到了第四天,我又来到小柳树面前,当我信心满满地以为自己对它们已经足够的熟悉,一定可以毫不费力地找到时,却真的再一次的找不到了。我再一次的告诉自己,要静心,安静下来,它们自然会愿意现身给我看。然后绕着小柳树若无其事地观察别的情况半天,重又回到它们的定位处,我果真又找到了!但这次出乎意料的,整片卵只剩下一粒了!是的,孤零零的一粒挂在那里。

仅剩一枚的卵,已经逐渐发育成黑色

仅剩一枚的卵,已经逐渐发育成黑色

坏消息是别的小家伙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卵壳都没剩下一点点。我永远也无法知道,到底是被天敌吃掉了呢,还是已然成功孵化,四散不见,幼虫们已经各自踏入自己的新世界。但我宁愿相信是后者。毕竟我看到了它们成长的过程,看着它们的橘红色的卵一点点地变黑,看到里面的生命一点点地变成熟,它们一定是在哪个特定的时机,一个一个的破壳而出,然后长到足够出去闯江湖的个头,各自走开了。

虽然我永远也无法知道已经不见了的幼崽们的命运,但好消息是,还有一颗卵剩在那里!

我小心翼翼地把这颗卵连同它所在的小细树枝取下来,捧回家!我实在太想看到它的幼虫破壳而出了,也实在太想看到婴儿的样貌。

到家后的第二个早上,不知道哪里来的预感,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我觉得前两天一直没动静的卵,应该时间快到了。

结果,卵真的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黑黑的、稚嫩的幼虫,紧紧地抱着它之前栖身而居、如今已经变成了空空的白色透明的卵壳。是的,它成功出生啦!

紧紧抱住卵壳的小婴儿,身体上的纤毛清晰可见

紧紧抱住卵壳的小婴儿,身体上的纤毛清晰可见

我赶紧起床,捧着装有新生儿所在的细树枝的塑料盒,启程前往它的家——那棵小柳树那里。

因为我已经看到它的出生和它的样子了,接下来我必须把它送回去,只有在小柳树那里,才有它生存必须的所有条件。

我就这样捧着这个塑料盒,一路上都在观察这只刚出生的大龟纹瓢虫宝宝的一举一动,或者应该称之为“疑似”大龟纹瓢虫宝宝吧,毕竟我没有亲眼看到这些卵到底属于谁,也没有看到这只宝宝长大的样子。它全身都是黑的,六条纤细的腿,其中几条一直在踢来踢去,就像人类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我想它是在锻炼自己的骨骼吧。它的尾部有一个橘红色的小点,就是那个小点,紧紧地将它与它的卵壳相连,而它的姿势,是趴在卵壳上的,六肢将已经空瘪但却依然坚挺着的卵壳紧紧抱住。

看来它并没有准备好离开它出生前的堡垒。我把它所在的细树枝用几根青草绑在它之前所在柳树中的位置,做出仿佛它从未离开过的样子。然后心里轻轻的祝福它。

长大了一丢丢的小家伙,身体仿佛变硬朗了

长大了一丢丢的小家伙,身体仿佛变硬朗了

第二天我又来看它时,它居然还在!我想在这它出生的前两天,它或许要以卵壳为食,等到第三天再去,它已经离开了,它的卵壳也已完全地消失不见。

看来它已经大踏步地迈入了自己的新世界,开启了我虽不确定但却异常期待的大龟纹瓢虫美丽而又神奇的一生。

终于拍到了这款黑色限量版

终于拍到了这款黑色限量版

4. 破壳而出的甲虫宝宝(下)

柳树叶片上异色甲虫的宝宝们扎堆儿聚在一起。它们可不是后来才聚在一起的。它们从妈妈肚子里一出来就被妈妈码在了一起。先是漂亮的鲜黄色的卵,然后慢慢地孵出了黑黑的小幼虫。很小的时候,它们还不太动。非常安静地待在原地。那些空了的卵壳由之前的有颜色变成了透明的白色,就像是空空的鸡蛋壳一样,慢慢地变干瘪。

而小幼虫们呢,它们虽小,可是一出生就具备了进食的能力——跟人类宝宝一样,不同的是,人类宝宝需要妈妈的乳房,而甲虫宝宝的婴儿床就是它们的面包。

破壳而出扎堆的宝宝

破壳而出扎堆的宝宝

它们在自己的身体下方直接取食,而且集体的步调还挺一致的,柳树叶片上留下了它们进食过后的痕迹——原本健康完整的绿色树叶,全都变成了一个一个密密排列的、只剩下薄薄的透明层的纤维组织,很显然,叶子的汁液、有营养的部分,已然被小虫宝宝取走用于成长身体了。

随着虫宝宝们的长大,它们的皮肤会慢慢地改变颜色。稍大一点时,就已经不是全黑色了,比如我看到的这一窝,就变成了棕黄色。

随着成长而改变的外观

随着成长而改变的外观

它们还会挤在一起几天。看它们小小的肉肉的挤在一起的样子,很是让我想起了刚刚出生还没睁开眼睛的小狗宝宝,胖胖的,呆呆的,只喜欢拱在一起,全部的职能和工作,就是吃和睡,然后自然成长。

正当我坐在柳树星球的一旁,凝视着这一切的发生时,一只雄性的异色甲虫一下子飞落在我的膝盖上,它停落之后,翅膀要特意地往回缩,仿佛全身都在努力的完成让翅膀工整地叠回背壳下的工作,努力了半天,还是有一小块边缘露出来,它并未就此罢休,还是在努力,小身体明显的在工作,最后终于把露出在外的翅膀边缘完整地缩了进去。我很想知道,翅膀真的是平整有规律地叠在背壳的下方吗?还是就如人类想把衣服折回柜子里一般,有时也是胡乱的塞进去,只要不露在外边就大功告成了。我无法知道答案,而此时,小甲虫根本对我的问题不屑一顾,打开壳盖,将翅膀伸出,抻平,旋转,起飞。转瞬就飞离了我这个临时停机坪。好在我看清楚了,它的翅膀张开时可真的没有一丝马虎,平整地铺展于壳盖之下,轻巧地运行,还发出一点点起飞时的小声响,比人类任何的飞行机器都简单轻巧多了。

在“疑似”大龟纹瓢虫的幼虫四散不见,最后一个宝宝也迈开脚步去追寻自己的世界的第三天,我在这棵小柳树星球上,又一次地发现了一堆橘红色的、排布于干枯细枝上的卵,很显然它们还特别新鲜,连颜色都比之前发现的更浅嫩。如果说,异色甲虫是典型的植食性甲虫,而大龟纹瓢虫则有时会取食异色甲虫的卵,那么,柳树星球的居民注意啦:又一波荤食性居民正在诞生,既然无法避免,而且大家共生共存,那么,就让我们热烈欢迎吧。

另一窝“疑似”大龟纹瓢虫的新鲜的卵

另一窝“疑似”大龟纹瓢虫的新鲜的卵

(待续)

关于作者

黄小黄

自然观察爱好者,尤其痴迷于所有动物。每每在自然中时,总会被那些美妙的生命吸引,有源源不断的好奇心和热情探索自然和生命。

与自然有着深刻连结的自然之子,自由写者,写诗,写自然,写梦境,写一切对未知的探索和对已知的记忆。个人公众号:松果。

神秘领域探索者,对超自然力量充满好奇,关注意识成长和进化,关注外星存有…向一切未知敞开,探索自我、知晓自我,走在路上的觉醒者。

版权声明:本文原载于有机会特约嘉宾Lucy 黄小黄的博客,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