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glilac2

追踪师学校,与自然合一的奇幻之旅

09/21/2017

作者:Ding

2017跨年那几天,我读《灵境追踪师》和《草原狼导师》停不下来。这是一个真实的人生传奇,讲述在美洲大地展开60年流浪生涯的印第安老人,如何在生命的终年教会一个白人小孩继承他衣钵的故事。这个孩子汤姆·布朗二世 (Tom Brown, Jr.)后来成为美国著名的营救追踪师兼野外生存专家,继续将古老的生命智慧传授到现代社会,创办了追踪师学校(Tracker School)。印第安老人被作者Tom称为祖父,身为部落守护者的他经历非凡,从10岁起只身在沙漠、雪原和丛林生存。

● “追踪师系列”中文版封面

● “追踪师系列”中文版封面

户外生存这个词,乍一听很有挑战性。而在北美印第安人的观点里,自然是家,他们对自然完全地臣服,因此能在看似严酷的环境中获得庇护,活得富足。祖父敬畏“万物中移动的灵”,“所有大地之子都相信万物皆有灵,所以万物都有生命,对他们来说,植物、动物、岩石、土壤、水和空气彼此之间并无分别……所有发生在世界上的岩石、土壤、水和空气身上的事,也都发生在自己身上和意念里,人与万物的分离并不存在,人是土,是水,也是空气,这一切的结合创造出肉体,所以这个连结永远不可能消失,只会遭到否认……”祖父的话用词简单,可这些字句经过他的组合,变得充满魔力。每次翻开书,便带我进入一个奇妙的世界,好像他当面述说着极朴素又极深刻的道理,我甚至能想象他的表情。

● 与自然合一是很多智慧民族的传统

● 与自然合一是很多智慧民族的传统

读过书意犹未尽,我好奇地搜索Tom开办的追踪师学校。这所同时教授在自然中侦查、觉知、疗愈的学校刚刚迎来成立39年纪念日。想学习与大地共存的哲学,我报了一门哲学课(Philosophy1),奔赴美国西南边境圣地亚哥的荒原。

● 我们在连绵的群山中相聚

● 我们在连绵的群山中相聚

学员们都很有趣,经历丰富得能开故事会。特地从瑞士赶来的厨师大叔Daniel,因为在这里毕业的朋友教他用绳索爬树,让他慕名而来;年轻时感受到自然意识的当地人Churon,说在这里找到同类;学咏春拳喜欢光脚走路,又美又酷特像小K的姑娘Lisa,是我课上的搭档;还有在华德福家庭长大的农场主Liz,实践有机种植,对土地和植物满怀热忱。大家认识后必问的一句话是“你是第一次来上课吗?”这次有连上几门课的新手,有来复训的铁粉,还有做志愿者为我们做饭、打扫、辅助教学的老学员。在Tom教学的几十年间,学生遍布世界各地,俨然一个温暖的大家庭。虽然年龄、肤色、性格相差甚远,所有人身上都有一种“土性”——返璞归真,用心而不只是头脑生活。

● 我做的烟斗和袋子

● 我做的烟斗和袋子

不同于一般的生存技能,我们用很多时间了解印第安的文化传统。古老的烟斗仪式是他们联结造物主、祖先、心灵和族人的重要祭祀活动,所以我们要用头、手、心相连,经过多道工序做一款专属自己的烟斗。烟斗由两部分组成,斗钵象征地球母亲,烟道象征所有生灵。当两部分嵌在一起将烟斗“唤醒”时,填上草药点燃生烟,便可祈请宇宙万物的保佑。烟斗是个人精神的象征,老师说要真诚地和你选择的制作材料沟通,同学们都抱着要做斗钵的石头去沉思了。大家做得很用心,闲暇时间总是三五成群一起削木头、磨石头。好多手工达人在上面刻上松鼠、羽毛等图腾,老师们自己的烟斗也精致极了。

%e5%9b%be%e7%89%875

● 同学们经常一起聊天、讨论、做手工

● 同学们经常一起聊天、讨论、做手工

精神世界对印第安人来说非常真实,一点也不高深莫测。祖父认为潜意识是连接人眼所见的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桥梁,人们的潜意识是相通的。为了让我们理解祖父眼中世界的双重性,也更加唤醒人本具足却被现代社会遗忘的本能,我们进行了大量的冥想深入潜意识领域,让我脑洞大开。比如,我和Lisa同时手握对方的烟斗冥想时,我感受到了她无意中输入的能量和信息:Lisa在她先生工作的葡萄园里快乐玩耍的画面,和她后来给我看的葡萄园照片很像;直觉告诉我她先生有浓密的络腮胡,长得像我们一位任课老师,也是全中。Lisa对自己的“预言”能力更难以置信,她犹豫地和我说看到了像影子一样的沙漠植物。当我把去年沙漠之行的速写给她看时,她一眼就确定是其中一棵。原来她看到了我的画。

● 我的速写vs Lisa的示意图,原谅不会画画的她吧

● 我的速写vs Lisa的示意图,原谅不会画画的她吧

除了Tom,我们还有一位老师Malcolm。曾有人问觉醒的人什么样,我想他是个很好的回答。长年的静修把英德血统的他改造得很有东方气质,清瘦朴素、智慧幽默,活像《深夜加油站遇见苏格拉底》里的“苏格拉底”。他心无杂念,内敛节制,如一泓清泉涤荡人心,带领的活动总有强大的临在感。

● 男神Malcolm的show time

● 男神Malcolm的show time

好久没看到如此清晰的夜空了,有种神圣的感觉,很难不产生对宇宙的敬畏之心。先人们每晚脚踏大地,仰望星空时,是不是也会问人类的未来在哪里,地球的未来在哪里?最后一晚我们在万籁俱寂的印第安保留地燃起篝火,缓缓入场,虔诚地围坐一圈进行烟斗仪式。祭司Malcolm往烟斗中填满由烟草和鼠尾草混合成的烟丝,让烟雾升到空中,再向东、西、南、北、天、地六个方向吐烟,寓意宇宙给世间万物带来生命力。然后绕场一周将烟雾扇向我们,为“族人”祈请祝福。当他说到“我们请求祖先的佑护,不是因为我们值得,是因为地球值得”时,我感动得流下眼泪,旁边坐着的一个大男人也在啜泣。

● 我手绘的仪式场景

● 我手绘的仪式场景

祖父说,“一个人如果走上圣者这条路,他就超越了一切宗教、信条、仪式、甚至人类自己。在这条路上只有一个心念,一种语言,一串脚步。”当我们不只为自己而活,把生命放大时,会体会到和他人的、动物的、植物的、地球的联结,体会到爱,一切永远同在。祖父没谈过“环保”,因为人与大地是合一的,如果回归生命的本性,不可能有破坏的选择。毕竟我们所呼吸的空气,曾是祖先呼吸的空气,而成为我们血液的水,也将是未来一切生命体的血液。当看到城市的疯狂蔓延、人性的贪婪,他震惊又悲痛,不理解人怎么能如此疏离大地及其滋养生命的力量。包括很多“现代人”认为相当实际的为工作而活,在他看来是为虚幻的物质操劳和苦恼,被冰冷的水泥墙和自己的肉体囚禁。这样的观点似曾相识,因为我在弗拉狄米尔·米格烈的《鸣响雪松》系列中也读到过。

● 林中宿营

● 林中宿营

第一次在户外基地用睡袋、住帐篷,在我面对着新买的帐篷组件冥思苦想时,助教们三下五除二便帮我安装好了。生火、结绳、采食、伪装,都是他们的必备技能。和他们相比,我已退化成无法独自生存在自然中的动物。接近零度的夜里,把同学借我的几件衣服都穿上还是冷。每天晚上做完手工后,一路没有灯,只能用手电走到我们的露营点,一不小心会迷路。一开始生活诸多不便,慢慢习惯就好,也让现代文明中长大的我思考,很多东西真的必需吗?虽然买不到我喜欢的零食,可志愿者们做的“大锅饭”素餐好吃极了,每次我都会加餐,吃饭变成了一种幸福。除了带着电脑写作的我,没见一个人用电脑,大家也不太看手机,全然地生活在自然中,远离城市的光怪陆离,常面对着空寂的山谷吃饭、聊天、放空,学会知足常乐。与天地交流,发现一颗植物、一粒石头可以告诉我好多东西。比如上万年的时光里,一颗石头经历了怎样的辗转,出现在我身边。在如此的内在旅程中,我发现世界和生活是如此广大,所有的风景已在心中,无需外求。如果在纷繁复杂的世界中回归内心,每个人都有潜力创造想要的生活。

● 在原始的自然保护区,第一次见到比手掌大的松塔

● 在原始的自然保护区,第一次见到比手掌大的松塔

课程间歇,我去找Tom聊天,他告诉我刚签了第三部中文书的出版合同。已出版的中文版《灵境追踪师》翻译达娃在翻译本书时,也因为好奇来到这里学习。后来,她在家乡台湾创办了自然生活学校(请参考文末的延伸阅读第一篇),并邀请追踪师学校的老师去教学交流。很难想象在我身边这个身形魁梧的严肃长者写过十七本书,因为遵循原道的祖父而走上探索万物踪迹的奇幻之旅。我知道他是一个灵境追寻者和现代萨满疗愈师,正迫切引导我们阅读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心灵史。在课程结束时,除了自制的烟斗和一张毕业证书,追踪师学校并没给我留下什么纪念品。好像我们乘兴而来,兴尽而归,它也重新隐匿在自然之中。不同的是我们已成为自然之子,像飘散的蒲公英一样落地生根,将大地的心跳共振开来。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170921145223

版权声明:本文原载于有机会特约嘉宾Ding的博客,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Ding有机会达人

    Ta的评论
    • 沃八达09/24/2017

      人生短暂,开心每一天! 查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