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ucheng

森林生态农业 | 详解高效生态农场如何“与自然协作”

09/13/2017

作者:裘成

本文原发表于2017年6月19日

贴心提示:这是一篇你需要静下心来阅读的文章。因为,不同于接受碎片化信息,你将会系统地了解一种全新的食物生产体系,它不仅能为我们提供安全健康的食物,还能净化空气、涵养水源、修复土壤、营造社区,并且不限乡村,不限城市。(阅读时长:20分钟)

640

当我们想到农业,我们想到的往往是一望无际的田野。比方说,绿油油的小麦田,或是金灿灿的油菜花,或者一片水稻田里,弯着腰的农民伯伯在辛苦插秧。

而当我们想到林业,眼前浮现的往往是郁郁葱葱的一片树林;想到果园,总是种植着单一品种的苹果、桔子。

但事实上,国际上越来越流行的,是把这两者相结合的农林生态体系,也称混农林业(Agroforestry)!这其中,森林生态农业(Forest Garden)是层次比较丰富的农林生态体系,也称食物森林(Food Forest)。

0

简言之,森林生态农业就是模仿森林来种植食物。想象自己身在一座森林,所见之处都是食物——头顶上,苹果、梨、樱桃、山核桃、板栗等坚果和水果正逐渐成熟,葡萄、百香果、猕猴桃的藤蔓攀援着果树,而身边较为低矮一点的灌木上,缀着蓝莓、树莓、榛子和其他美丽的果实。向阳的菜畦里,有菠菜、草莓、西瓜、萝卜等蔬果正茁壮成长,还有种类繁多的香草散发着清新的气味,五彩缤纷的野花吸引着蜜蜂和各式各样的有益昆虫,蝴蝶在飞舞,鸟儿在吟唱。你还发现,在树荫下还藏着各种多肉的蘑菇和叫不出名字的草药,处处都是丰富的食物与药材……你呼吸着空气中健康土壤的味道,植物的芬芳,感受到身心的愉悦、自然的疗愈。而你知道吗?如此丰富的食物与药材,我们都可以通过与自然协作而获得,根本不像想象中那样辛苦。

这种食物生产体系就是森林生态农业,它结合了生态农业和朴门永续的理念,活用多年生与一年生的作物,通过多层次、多物种的生态设计,最大化地利用阳光、实现水和养分的循环。不同生物之间相互协作发挥了自然的力量,代替来自人的投入和管理。例如:施肥作物,比如具有固氮作用的树种,可以代替合成氮肥;矿工作物,可以分解土壤中的矿物,将养分提供给其他植物使用;吸引传粉者的植物,不仅吸引蜂蝶前来传粉,还吸引各种益虫,与系统中的其他动植物一起形成完整、多样的食物链,防治病虫害。随着森林生态农业系统的成熟,产量将会越来越高,而最终,人所需要的人力投入,主要就是收获这些果实。

英国农林研究基金会建设维护的森林生态农场,至今23年,140多种不同的植物在12亩的土地上繁茂生长。© Agroforestry Research Trust

英国农林研究基金会建设维护的森林生态农场,至今23年,140多种不同的植物在12亩的土地上繁茂生长。© Agroforestry Research Trust

美国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六年前是一片土壤严重退化的土地,如今, 数千种具有食用、药用、建筑和生态价值的草木、动物和菌菇在健康的生态系统中繁盛生长。© 裘成

美国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六年前是一片土壤严重退化的土地,如今, 数千种具有食用、药用、建筑和生态价值的草木、动物和菌菇在健康的生态系统中繁盛生长。© 裘成

我们目前的农业很大程度上基于一年生作物的单一种植,整片农田都是小麦、玉米或水稻;水果也往往是单一种植,果园里一行又一行相同的果树,结着同个品种的苹果、橘子、桃子;温室里全是草莓,或一种相同的蔬菜。毫无疑问,当一片土地仅种植一种作物时,计算产量时一定会得到一个美妙的数字,但这也意味着我们抛除了很多本来可以种植在一块、相互有促进作用的植物。当不同的作物生长在同一片土地上时,我们收获的是一篮子品种丰富的食物,甚至可以做到四季不断。

说到产量——农业的本质是什么?农业其实就是把太阳光的能量通过光合作用直接或间接转换到食物中的过程。假如我们利用能量转换率来衡量农业的效率,那么多层次、立体的森林生态农业的能量转换效率要比单一化的、平面的农业要高得多。事实上,森林生态农业是最古老的土地资源利用形式,也是最具可持续性、抗灾力最强的农业生态系统。最近的一项科学研究发现,地球的绿肺——亚马逊热带雨林曾是古时的原住民遵循森林生态农业的理念来维护的。【1】

3

一个简单的森林生态农业可以是三层:树、灌木和地表植物。而复杂一点的森林生态农业可以有七个层次,包括:大型乔木层、小型乔木层、灌木层、攀援植物、草本植物层、地被层、根际植物。

森林生态农业的层次

森林生态农业的层次

每个层次都可以因地制宜地种植很多植物,比如:

5

灌木层的浆果树莓 © 裘成

灌木层的浆果树莓 © 裘成

植物不仅可作食用和药用,还能施肥。自然界有一万六千多种固氮植物,所有的豆科植物都具有固氮的能力,将空气中的氮气变成土壤中免费的氮肥。为何不利用它们来提供氮肥呢?

固氮三叶草 © 裘成

固氮三叶草 © 裘成

运气好的话,你还能从三叶草中发现一片幸运四叶草:)

运气好的话,你还能从三叶草中发现一片幸运四叶草:)© 裘成

固氮槐树 © 裘成

固氮槐树 © 裘成

矿工作物聚合草,可以分解土壤中的矿物,为周围植物施肥。© 裘成

矿工作物聚合草,可以分解土壤中的矿物,为周围植物施肥。© 裘成

因为农业是与生命打交道的行业,在不同气候与地域环境下所选择种植的作物当然需要因地制宜。可以观察本地环境中适宜生长的植物,询问当地林业局、农业局、学校里的相关专家,以及搜索植物志等资料,探索适宜当地种植的可食作物和施肥作物。即使农场以种植某一种或多种经济作物为核心,也可以采用森林生态农业的模式丰富作物多样性与立体层次,提升农场的能量转换效率。

森林生态农业

森林生态农业

13

森林生态农业在乡村和城市均可实施。在运营形式上,可以与社区支持模式、从农场到餐桌模式等相结合;在目的上,既可以侧重商业化,也可以侧重社区营造,或生物多样性保护;在规模上,小到自家后院,大到千亩农田,都可以采用森林生态农业的原理和方法来生产食物。这里仅以我最了解的一座食物森林为重点,介绍森林生态农业的几种形态。

家后院的食物森林 © 裘成

家后院的食物森林 © 裘成

美国首都附近的

森林生态农场“Forested”

美国首都附近的森林生态农场“Forested”© 裘成

美国首都附近的森林生态农场“Forested”© 裘成

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与森林生态农业研究教育基地位于美国马里兰州,距离华盛顿仅有30分钟车程。农场的使命是通过森林生态农业来恢复本地生态系统,并且为社区生产丰富的食物,探索一条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农业发展道路。农场每月都有一次免费的讲解,向对可持续农业感兴趣的新农人和大众介绍这种适应未来的农业模式。Forested是美国第一座社区支持的森林生态农场,曾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等媒体报道。过去几年,我在华盛顿研究国际食物政策,工作之余每周最开心的时光就是去Forested务农,学习和实践森林生态农业,和美国新农人一起恢复自然、构建社区。

2010年的时候,Forested还是一片土壤严重退化的农田,曾连续种植烟草350年,其后使用化肥农药轮作种植玉米和大豆近70年,所有能够测量的土壤肥力因子都消失殆尽,土壤极其板结,部分土壤的有机质含量连0.1%都不到。

森林生态农场第一年 ©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第一年 ©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第一年 ©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第一年 © Forested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2010年8月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2010年8月

通过森林生态农业与堆肥,短短六年后,这里就变成了一片生机勃勃的食物森林。数千种具有食用、药用、建筑和生态价值的草木、动物和菌菇在健康的生态系统中繁盛生长,不需要人为灌溉或施加任何合成肥料或农药;人与自然的良性互动不仅为当地居民提供了纯净营养的食物,也营造了美好、积极的社区环境。

森林生态农场第一年 ©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第一年 ©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第五年 ©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第五年 © Forested

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2016年6月

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2016年6月

森林生态农场的第一年,管理者根据地形、光照、水源和人与农场的关系等因素进行了规划和种植,其后每年都会源源不断生产食物。

森林生态农场第一年,规划种下可食植物。©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第一年,规划种下可食植物。© Forested

农场开始自然地长出杂草,它们为森林农场增加生物质含量(biomass),帮助恢复土壤,只要不影响农场所规划的可食植物的生长,都无需除草。

森林生态农场第二年,杂草自然生长,帮助恢复土壤。©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第二年,杂草自然生长,帮助恢复土壤。©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第四年 ©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第四年 ©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第五年 © Forested

森林生态农场,第五年 © Forested

农场在10英亩(60亩)的土地上种植了上百种可食植物,许多都是适宜本地环境的作物。在最初的几年,我们发现北美柿子树和来自亚洲的入侵物种豆梨树虽然果实小、不好吃,却能自然地在农场落地生根,生长得很好。这个观察告诉我们,这两种植物很适合在这里生长,于是我们利用嫁接技术,将多种亚洲柿子品种嫁接到北美柿子树上,将多种欧洲梨和亚洲梨品种嫁接到豆梨树上,利用本地作物生产美味果实,不仅省时省力,也巧妙地降低了长途运输水果的需求。

巧用本地作物嫁接 © 裘成

巧用本地作物嫁接 ©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种植了本地作物Pawpaw,一种味道像是混合了木瓜、芒果和香蕉的奇妙水果。然而,这种水果在超市是买不到的,因为储存周期太短,只有在森林生态农场可以吃到。©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种植了本地作物Pawpaw,一种味道像是混合了木瓜、芒果和香蕉的奇妙水果。然而,这种水果在超市是买不到的,因为储存周期太短,只有在森林生态农场可以吃到。© 裘成

百香果、猕猴桃和葡萄等藤蔓植物攀着围栏、绕着树木生长,成熟的果实香甜可口、营养丰富。

百香果 © 裘成

百香果 © 裘成

百香果的花 © 裘成

百香果的花 © 裘成

农场的坚果树和水果树为我们提供了长期收益,而蔬菜则为我们提供了短期收益。在菜畦里,我们根据植物之间的互补作用,利用好朋友种植法种植蔬菜。(注:志同道禾平台即将在2017年7月发布第一份适合中国的好朋友种植法工具,敬请关注哦!)

向阳菜畦种植了各种不同蔬菜 © 裘成

向阳菜畦种植了各种不同蔬菜 © 裘成

利用好朋友种植法种植蔬菜 © 裘成

利用好朋友种植法种植蔬菜 © 裘成

农场种植了很多不同的固氮作物,从地被层的三叶草,到乔木层的槐树,高高低低。它们是农场的天然氮肥来源,为周围的植物提供养分。

固氮作物从地被层的三叶草,到乔木层的槐树,为农场提供氮肥。© 裘成

固氮作物从地被层的三叶草,到乔木层的槐树,为农场提供氮肥。© 裘成

动物也为农场提供了大量天然氮肥,20多只鸭子和两只鹅在森林生态农场轮牧,自由嬉戏,除虫除草。鸭子也为我们提供了鸭蛋,给社区中需要食用的人。鹅还能保护鸭子不被狐狸和鹰叼走。

20多只鸭子与两只鹅在森林生态农场轮牧。© 裘成

20多只鸭子与两只鹅在森林生态农场轮牧。©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里的鸭子们 ©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里的鸭子们 © 裘成

每棵可食植物的南侧,基本都种上了一棵矿工作物,如聚合草(Comfrey)。矿工作物主根深长、生长迅速,它可以把深层的土壤分解,将营养物质输送到表层,供给周围的其他植物使用。

矿工作物聚合草 © 裘成

矿工作物聚合草 © 裘成

我们像爱护我们的肠道一样保护土壤,种植覆盖作物,或使用覆盖物(如硬木屑、稻草、树叶、硬纸板)来覆盖土壤、抑制杂草,尽量不去干扰土壤微生物,从而保持土壤肥力。尤其是种下每棵树时,利用硬纸板和硬木屑覆盖的方法让我们无需除草,树木会自己生长,不需要特别维护。

硬木屑覆盖果树,抑制杂草,保持水土。© 裘成

硬木屑覆盖果树,抑制杂草,保持水土。©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还收集本地的有机垃圾来制作堆肥,恢复和改善土壤。我们收集社区居民的新鲜厨余垃圾,以及附近星巴克的咖啡渣,作为含氮的绿色原料;当地很多景观公司为了省去垃圾处理费,也会免费给我们提供未经处理的硬木屑废料,作为含碳的褐色原料。我们利用这些免费的本地资源,制作大量的堆肥,每年约10-15吨,加速土壤恢复,为植物提供营养。(想学习正确的堆肥制作方法来便宜、有效的恢复土壤?点击:Forested农场的土壤生态学家教你做堆肥)

森林生态农场的堆肥 ©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的堆肥 © 裘成

森林农场有不少本地野花和其他吸引传粉者的植物。各种昆虫还引来鸟儿、小动物(包括附近的狐狸家族),形成完整的生物链,自然地帮我们解决病虫害问题。

森林生态农场的野花 ©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的野花 © 裘成

农场里吸引传粉者的花儿 © 裘成

农场里吸引传粉者的花儿 © 裘成

燕尾蝶 © 裘成

燕尾蝶 © 裘成

忙碌的各种昆虫们 © 裘成

忙碌的各种昆虫们 © 裘成

花儿们吸引着各种昆虫 © 裘成

花儿们吸引着各种昆虫 © 裘成

完整的生物链,自然地解决病虫害问题。© 裘成

完整的生物链,自然地解决病虫害问题。© 裘成

我们还与养蜂人合作,在农场养蜂,不仅可以利用植物的多样性来保护蜜蜂种群,还可以收获本地蜂蜜。

与养蜂人合作 © 裘成

与养蜂人合作 © 裘成

在农场养蜂 © 裘成

在农场养蜂 © 裘成

森林农场10英亩中的4英亩地(约24亩),在70年前烟草种植结束后,没有人为干涉,自己就变成了一片森林。我们利用成熟森林的树荫,规划种植了喜阴植物和一些草药。

在成熟森林种下喜阴植物与草药 © 裘成

在成熟森林种下喜阴植物与草药 © 裘成

我们还在农场一片比较低洼潮湿的林地上种植了一些蘑菇。我们挑选与蘑菇品种所对应的树种的树桩,在上面接种蘑菇孢子,种植不同品种的香菇、平菇、猴头菇等。这些蘑菇的生长环境如此自然,因此尤其受到华盛顿高档餐厅的青睐。

香菇 © 裘成

香菇 © 裘成

平菇 © 裘成

平菇 © 裘成

因为森林生态农场的生物多样性如此丰富,这里常常会意外出现珍贵的菌菇,如羊肝菌、马勃(中药材)、鸡冠菌、珊瑚菌、绣球菇等,这些菌菇的市场价非常昂贵,可以给农场带来额外的收入。对我而言,很多蘑菇都是第一次见到。珊瑚菌真像是海里的美丽珊瑚,绣球菇还真像是一朵美丽的绣球花,而鸡冠菌,真是看起来和吃起来都特别地像鸡肉。我在森林生态农场偶遇马勃的时候,特别欣喜,采集时的手感,像抚摸一个软软的大脑,在我的厨房,它像豆腐一样可爱,最后变成了我的一道私房美味。当我们丰富农场的生物多样性,大自然不但没有和我们抢夺资源,反而慷慨地给我们带来了更丰富、更美味的食物。

鸡冠菌的英文名字叫“森林里的鸡” © 裘成

鸡冠菌的英文名字叫“森林里的鸡” © 裘成

鸡冠菌看起来像鸡肉 © 裘成

鸡冠菌看起来像鸡肉 © 裘成

鸡冠菌吃起来也像鸡肉 © 裘成

鸡冠菌吃起来也像鸡肉 © 裘成

52

绣球菇长得真美,像一朵绣球花 © 裘成

绣球菇长得真美,像一朵绣球花 © 裘成

马勃像一个软绵绵的可爱大脑 © 裘成

马勃像一个软绵绵的可爱大脑 © 裘成

在森林生态农场遇到美丽的珊瑚~菌 © 裘成

在森林生态农场遇到美丽的珊瑚~菌 © 裘成

你也许会问,森林生态农场生产如此多不同的食物,应该如何销售呢?我们采用社区支持农业(CSA)的方式,会员家庭在每年农季之初支付会员费,定时来农场取菜,每次都能满载而归,应季蔬果拿到手软;随着四季更迭,消费者们可以感受到大自然的慷慨馈赠。

森林生态农场的社区支持农业CSA ©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的社区支持农业CSA © 裘成

生产多样化的食物来支持本地社区 © 裘成

生产多样化的食物来支持本地社区 © 裘成

一篮子美丽蔬果 © 裘成

一篮子美丽蔬果 © 裘成

丰富的应季蔬果 © 裘成

丰富的应季蔬果 © 裘成

 

使用帆布袋、可堆肥塑料袋装菜 © 裘成

使用帆布袋、可堆肥塑料袋装菜 © 裘成

我们利用农业和食物构建和谐社区。每年,我们还会举办“从农场到餐桌”活动,和本地名厨合作,举办一场丰收晚宴,现采、现做、现吃,而晚宴上所有的食材全部都来自我们的森林生态农场。我们听着大自然的声音,闻着大自然的味道,享用大自然赐予的食物,感受社区中人与人之间的温暖,重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从农场到餐桌”活动,而因为我们的农场是森林生态农场,我们也叫它“从森林到餐桌”。© 裘成

“从农场到餐桌”活动,而因为我们的农场是森林生态农场,我们也叫它“从森林到餐桌”。© 裘成

“从农场到餐桌”盛宴 © 裘成

“从农场到餐桌”盛宴 © 裘成

“从农场到餐桌”活动前一天,挖紫薯

“从农场到餐桌”活动前一天,挖紫薯

华盛顿名厨Michael Costa说,“能与像我们这样的森林生态农场合作,打造这样的一顿晚宴,是一个厨师最大的梦想。”© 裘成

华盛顿名厨Michael Costa说,“能与像我们这样的森林生态农场合作,打造这样的一顿晚宴,是一个厨师最大的梦想。”© 裘成

我挖的紫薯被华盛顿名厨在农场现做成美味菜肴,这场晚宴有十一道创意西餐菜品与甜点,食材全部来自森林生态农场。© 裘成

我挖的紫薯被华盛顿名厨在农场现做成美味菜肴,这场晚宴有十一道创意西餐菜品与甜点,食材全部来自森林生态农场。© 裘成

听大自然的声音,享用食物森林 © 裘成

听大自然的声音,享用食物森林 © 裘成

用农业和食物营造社区 © 裘成

用农业和食物营造社区 ©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种植如此多的植物,是否需要很多人力呢?事实上,大部分工作都由大自然完成了,我们投入的人力很少。60亩的土地,农场管理者只有两位,也并非全职工作。森林生态农业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每周五是志愿者日,约1-2位志愿者会来帮忙;暑假期间,学生较多,最多会有5-8位志愿者来参与劳动、学习与自然共生的农业。每年几次,会有需要人手的农活,比如集中植树、嫁接、除草、处理堆肥、种蘑菇、加工橡子等,这时通常都能轻易招来十几位志愿者,或者与农场的课程相结合,大家一起在谈笑中快乐地完成工作。

林肯是农场的两位管理者之一,也是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与森林生态农业研究教育基地的创始人。© 裘成

林肯是农场的两位管理者之一,也是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与森林生态农业研究教育基地的创始人。© 裘成

某个周五志愿者日,森林生态农场的管理者林肯和本杰明,以及一位志愿者。© 裘成

某个周五志愿者日,森林生态农场的管理者林肯和本杰明,以及一位志愿者。© 裘成

2015年秋天的植树日,志愿者们分组种下果树。© 裘成

2015年秋天的植树日,志愿者们分组种下果树。© 裘成

蘑菇工作坊 © 裘成

蘑菇工作坊 © 裘成

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也是孩子们的乐园。在这里,孩子们接触和认识大自然,身心健康地成长。

孩子们在观察研究一只带刺的毛毛虫© 裘成

孩子们在观察研究一只带刺的毛毛虫©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是孩子们的百草园 ©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是孩子们的百草园 © 裘成

马赛勒斯小朋友说,“我带了我的一车小动物们一起来森林农场玩。”© 裘成

马赛勒斯小朋友说,“我带了我的一车小动物们一起来森林农场玩。”©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的树屋正在建设中,用于观察农场的变化。©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的树屋正在建设中,用于观察农场的变化。© 裘成

 孩子们特别喜欢爬上树屋玩 © 裘成

孩子们特别喜欢爬上树屋玩 © 裘成

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不仅运营良好,作为森林生态农业的研究教育基地,它培育着越来越多的新农人,探索与自然和谐共处、支持社区的农业发展道路。农场推出了一系列课程,如生态农业课程、土壤生态学与堆肥课、森林生态农场设计与维护等,将森林生态农业普及更多新农人和园艺爱好者。

森林生态农场每月有一次免费的参观讲解。©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每月有一次免费的参观讲解。©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一年四季四时之景都不同。© 裘成

森林生态农场,一年四季四时之景都不同。© 裘成

让大众了解这种适应未来的可持续农业© 裘成

让大众了解这种适应未来的可持续农业© 裘成

培养更多新农人 © 裘成

培养更多新农人 © 裘成

探索与自然和谐共处、支持社区的农业发展道路。© 裘成

探索与自然和谐共处、支持社区的农业发展道路。© 裘成

城市社区食物森林

城市里也可以建造食物森林。社区食物森林从2008年开始在美国流行,有助于构建可持续社区、加强粮食安全、提升社区的适应力与抵抗力,并促进社区、环境与健康正义。社区食物森林的理念是:每个人,无论经济与社会地位如何,都应该能享有买得起的、新鲜的、在本地用生态种植方式种植的食物。

 加利福尼亚州圣巴巴拉市和谐社区食物森林(Mesa Harmony Garden),2010年。© Catherine Bukowski

加利福尼亚州圣巴巴拉市和谐社区食物森林(Mesa Harmony Garden),2010年。© Catherine Bukowski

社区食物森林往往由不同的利益相关方合作推动,例如政府提供政策支持,政府或基金会提供经费支持,社区机构或NGO组织居民共同参与社区食物森林的设计与维护。社区食物森林不仅给居民提供共享的食物,也是居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让人们与大自然接触,疗愈身心,同时还能给孩子们展示与自然协作的生活方式,为城市蓄水防洪,为野生动植物提供栖息地,净化城市的空气、水源和土壤,美化城市,好处多多。

社区食物森林从2008年开始在美国遍地开花。

社区食物森林从2008年开始在美国遍地开花。

马里兰州Hyattsville市的社区食物森林由市政府支持,占地仅1.5亩(1000平米),却种植了40多种不同的可食植物。剪彩当天,居民们一齐种下果树。

马里兰州Hyattsville食物森林设计图纸© Forested

马里兰州Hyattsville食物森林设计图纸© Forested

马里兰州Hyattsville城市社区食物森林,占地仅1.5亩。

马里兰州Hyattsville城市社区食物森林,占地仅1.5亩。

Hyattsville的居民们一齐在社区食物森林种下果树。 © Hyattsville市政府

Hyattsville的居民们一齐在社区食物森林种下果树。 © Hyattsville市政府

 

肯萨斯州肯萨斯城食物森林(Cultivate Kansas City Food Forest),2011年 © Catherine Bukowski

肯萨斯州肯萨斯城食物森林(Cultivate Kansas City Food Forest),2011年 © Catherine Bukowski

侧重商业化的森林生态农场

食物森林也是可以盈利的。美国威斯康星州的商业化森林生态农场New Forest Farm,于1994年成立,占地110英亩(660亩),属于美国最成熟、生产力最高的可持续农场之一。农场主要的商业作物包括栗子、榛子与苹果,同时还生产核桃、山核桃、松子、梨、樱桃、芦笋、南瓜,还有放养的牛、猪、羊、火鸡和鸡。农场不仅有着良好的、多样化的盈利,还带动了威斯康星州的榛子产业链的发展。农场主Mark Shepard称自己的农业模式为修复型农业(Restoration Agriculture),不仅可以规模化地生产食物并盈利,还可以规模化地用农业来修复环境。Mark将他的务农经验编成《修复型农业:给农民的朴门永续实用手册(Restoration Agriculture: Real-World Permaculture for Farmers, 2013年出版)》,希望造福更多人。

威斯康星州的商业化森林生态农场New Forest Farm

威斯康星州的商业化森林生态农场New Forest Farm

森林生态农业已在美国变得越来越流行。即使在美国中西部的大草原,森林生态农业也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农民接受和采纳。草原研究所(Savanna Institute)与当地农民和科学家合作,产、学、研相结合,与农民们一起收集数据并做案例研究,帮助感兴趣的农民实现这种具有高生产力、高经济价值且能恢复环境的商业化食物生产模式。

美国多年生农场地图 来源:www.perennialmap.org

美国多年生农场地图 来源:www.perennialmap.org

森林生态农业让我们意识到,关于农业和食物的一切问题,从环境破坏、旱涝病虫,到食品安全、营养不良,都源于自然的失衡。只有充分尊重自然规律,让自然发挥她巨大的潜能,我们才能收获一片水土丰美的良田、一个稳定富足的社会。

90

自然是多样的,这种多样性是帮助农民预防、抵抗自然灾害和市场波动的关键。单一化的种植,往往会因季节、气候、病虫害爆发等原因而让农民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比如一棵植株染病,就可能蔓延整个农场,导致不得不诉诸于农药。而森林生态农业通过种植多种不同作物,大大降低了风险。2016年春,正是苹果花满开的时节,美国东部寒流突袭,Forested森林农场的苹果树也受了霜灾。但幸运的是,在我们的好几个不同品种中,有些竟然能抵抗寒霜,到秋天还结了果,而农场的蔬菜和菌菇也没有受到影响,农场整体经济损失非常小。而附近种植单一品种的果园则都受到重创,有的甚至损失了90%的收入。森林生态农业的多样化种植模式大大减少了农业风险,保障农民的经济收益。

 

食物森林中的生命网

食物森林中的生命网

自然是协作共享的,这种协作可以帮农民减少水、肥、农药投入,省财省力。一个森林生态农业系统,不仅有地表之上我们看得见的植物世界,还有地表之下我们看不见的微观宇宙。地球的皮肤——土壤之中,一小勺健康土壤就有约75000种不同的真菌和25000种不同的细菌,而微生物的总数更是超过了地球上的人口总数。土壤中的微生物(尤其是真菌)与植物的根系构成了庞大的物质与信息网络,就好像我们的神经系统一样,密切监控养料的所在、水分的多寡、病虫的入侵,并协调网络中的所有生命,共同应对。这个菌根网络之大、分工之细、各成员的角色之灵活,远远超出了科学家的想象。近几年来,科学家们才开始认识土壤中的庞大生命网络,了解到植物之间竟然可以相互交流。茂密森林中的小树苗照不到阳光,更没有人给它浇水施肥,却依然可以长大,就是依靠这个森林里的互联网——菌根网络。运用森林里的互联网来收获丰盛的食物,何乐而不为呢?

土壤微生物与植物的根系共生 © 裘成

土壤微生物与植物的根系共生 © 裘成

 

菌根网络,森林的互联网 © 裘成

菌根网络,森林的互联网 © 裘成

自然是滋养万物的,当然也包括我们人类。目前全世界有20亿人隐性饥饿,虽然吃饱了,甚至已经肥胖了,但仍然缺乏某些矿物元素。这不仅与饮食结构的改变有关,也与单一化的农业导致食物营养含量下降有关。食物的营养来自土壤。在土壤健康、多样性高的森林生态农场,微生物将土壤中的矿物质分解成植物可以吸收的形式,并通过菌根网络将养分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作物中,使得农产品的营养密度更高,滋味也更丰富。相比之下,单一化的农业依赖化肥农药,导致土壤微生物活力大大下降,地力贫瘠,长出来的蔬果不仅没有味道,也无法让我们获取充足的营养。与自然协作来生产食物,有利于我们的健康。

自然是自我修复的,协助她,就是拯救我们自己。温室气体排放过多导致的气候变化,让极端天气增加——冬天不冷,却有暴雪;夏天更热,非旱即涝。对农业生产来说,难以预测的天气可以算是最大的威胁。但气候变化的解药之一也是农业。土壤中的微生物通过菌根网络滋养作物,作为回报,作物会将光合作用生成的糖类分给微生物,用于繁衍更多微生物、强化菌根网络。而这些糖,就是用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合成的。因此,恢复土壤健康,也是在减少温室气体、缓解甚至扭转气候变化。我们需要做的,是通过制作堆肥、减少翻耕、增加农作物的多样性,来加速自然的自愈,从而保障我们自身的生存。 (想了解生态农业如何解决气候变化?点击:解决气候变化与食品安全的“土”办法

光合作用所产生的40%的碳都通过植物进入土壤中 © SoilSolutions.org

光合作用所产生的40%的碳都通过植物进入土壤中 © SoilSolutions.org

与自然协作来生产食物,还将教会我们与万物共处,优化我们的社会运转模式。日本哲学家、农民福冈正信说,农业的最终目标并非种植食物,而是培养和完善人。食物森林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成,从事森林生态农业要求我们具备长远的眼光和坚韧的耐性,从全局看问题,从根源找答案,从自然规律中吸收智慧,实践互助、和平的生活方式。当今人类社会问题如此之多,从环境污染、食安危机,到垃圾围城、气候变化,都说明人类目前的生产生活系统远不及自然生态系统高效。当我们谦逊地向大自然的规律学习,遵循自然的规律生产与生活,我们才能够真正实现生态文明。

95

我自2017年年初回国,参访了不少生态农场,其中有两个森林生态农场尤其让我印象深刻。

一个是福建漳州的“光照人有机茶园”。2400多亩的有机茶园里种植了很多名贵的、富含药用价值的树木,这些树的叶子落下后自然分解,养分被茶树循环吸收,增加了茶叶的药用价值。更巧妙的是,不少名贵树木本身还是固氮树,如相思树(可做家具的名贵木材)、任豆(国家二级保护树种)、降香黄檀(国家一级保护树种)等。茶园因为种植各种树木,拥有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形成完整的生物链,自然地解决病虫害问题,让茶叶的有机种植不再困难。

光照人有机茶园种植了很多富含药用价值的树木。© 雷龙

光照人有机茶园种植了很多富含药用价值的树木。© 雷龙

光照人有机茶园的农场主雷龙和林芳,回归家乡种有机茶已有十六年。入行之初,他们请教了当地的林业局等专家,了解适合本地种植的功能性树种,虚心学习森林生态农业的种植方法,让茶叶与自然协作生长,不用化肥农药。他们通过种植有机茶,不仅收获了经济效益,也恢复了本地的环境。最近,他们在茶园设立了培训接待中心,希望将这种有机茶种植技术传播给更多感兴趣的人。

另一个是福建连城四堡镇的“唯石生态园”。农场主通过六年时间,将一片300多亩的荒山恢复成了森林生态农场,主要种植经济作物油茶树,树下套种黄花菜,并且还种植了百香果、红心李、猕猴桃、桂花、杨梅、山药、花生、萝卜等作物。目前,农场不仅将产品销售给3000多个固定家庭,还通过自然游学体验等活动,给消费者家庭提供认识自然的机会。

2011年的唯石生态园 © 马华昌

2011年的唯石生态园 © 马华昌

2017年的唯石生态园 © 马华昌

2017年的唯石生态园 © 马华昌

更令我欣慰的是,唯石生态园的农场主马华昌,还带动了四堡镇更多的农场转型森林生态农业。当地很多农场目前的耕作方式往往是一座山仅单一地种植红心李、桃子或柑橘,需要施用大量化肥农药,以至于山上寸草不生。如今,整个镇上有二十多家农场都开始做森林生态农业试验地,并且获得了镇政府的极大支持。这些农场与厦门大学的生态学系合作,一旦转型成功,经厦门大学检测无农残,就可以从政府获得生态农业补贴。

上海创智农园 © 刘悦来

上海创智农园 © 刘悦来

社区食物森林也开始在中国大都市中崭露头角。上海已有二十多个社区花园,在近一两年出现在小区、公园和学校里。上海社区花园促进会正在推动上海2040食物森林计划,计划在2040年建设2040处食物森林,将上海变成一座美丽的人人共享的花园。我相信,社区食物森林很快就会在中国的城市中遍地开花,把我们的城市变得有生命,让社区变得更美好。

上海社区花园梅园 © 泛境Panscape

上海社区花园梅园 © 泛境Panscape

上海食物森林地图 © 四叶草堂

上海食物森林地图 © 四叶草堂

102

过去的农业,是以单一化种植为主、依靠化学品的工业化农业,而未来的农业是以多样化为主、与自然协作的生态农业。2016年,国际可持续食物体系专家组提出,全世界急需系统性的变革,向以生态农业为核心的可持续食物体系转型,以解决人类的环境、社会、健康难题。【2】美国在近几十年,因为意识到了工业化农业食品体系给社会、环境和健康带来的巨大危机,正快速地向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转型,城市食物森林、社区农园、生态农场在各地遍地开花,无不昭示着农业的变革。

国际可持续食物体系专家组2016年报告 《由单一到多样:从工业化农业到生态农业的系统性变革》

国际可持续食物体系专家组2016年报告
《由单一到多样:从工业化农业到生态农业的系统性变革》

森林生态农业在中国的落地,需要越来越多的农友做因地制宜的尝试,可以从简单的两三个层次开始,活用可以施肥、吸引传粉者的植物,丰富农业生态系统的生物多样性,与自然协作,从而巧作农业,节省人力。农业可以产、学、研相结合,通过社会创新的商业模式来连接生产与消费两端,并发挥农业的多重功能,如构建社区、净化空气、涵养水源、修复土壤等。

让我们通过与自然协作的农业来生产滋养我们身心的食物,重建我们的家园,修复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吧!

104

或许,

你也可以将这样的一片土地

105
变成这样。

106
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

第一年 VS 第五年 © 裘成
作者介绍

107
裘成

可持续食物体系的研究者、实践者、作家、教育家

过去七年在美国从事国际食物政策研究、美国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的转型研究,参与城市农业、堆肥、森林生态农业、社区支持农业、从农场到餐桌等实践

2017年年初,回国推动中国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发展

现任绿色和平东亚办公室食品与农业资深项目主任、上海社区花园促进会海外理事

美国康奈尔大学公共政策硕士,纽约大学食物体系研究学在读博士

具有经济学、公共政策、生态农业和土壤生态、营养和健康领域的跨学科背景

注释:

【1】Erin Ross. Amazon Rainforest Was Shaped by an Ancient Hunger for Fruits and Nuts.《自然杂志》,2017年3月,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amazon-rainforest-was-shaped-by-an-ancient-hunger-for-fruits-and-nuts/

【2】国际可持续食物体系专家组(IPES),《由单一到多样:从工业化农业到生态农业的系统性变革 (From Uniformity to Diversity: A Paradigm shift from industrial agriculture to diversified agroecological systems)》,2016年6月,http://www.ipes-food.org/agroecology
你是否也对森林生态农业/食物森林心动了呢?欢迎与我们分享您的感想与实践。
108

109

文章来源:志同道禾公益助农平台

首发链接:http://mp.weixin.qq.com/s/lZVKKP22WDT_GHXYvJt65w

版权声明:本文原载于有机会特约嘉宾裘成的博客,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裘成有机会达人

    裘成,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的行动研究教育者(Scholar-Activisit-Educator)和实干家,美国纽约大学食物体系研究学(Food Studies)在读博士,美国康奈尔大学公共政策硕士,具有经济学、公共政策、生态农业、土壤生态学、营养和健康领域的跨学科背景。现任上海社区花园促进会海外理事,“森林生态农业Forested”平台创始人,并作为多个中国农业与食品相关机构顾问,推动中国森林生态农业、城市生态农业与堆肥体系发展,链接中国与世界的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资源。

    Ta的评论
    • 三五营销软件09/19/2017

      能让人来访的乐此不疲,这里就是有那么大的魅力! 查看

    • 沃八达09/14/2017

      没事就来转一转,每天多吃两碗饭! 查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