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

农场日常之我与动物

09/03/2017

img_1866

今年3月份开始在德国一家有机农场里,天天喂牛,有空时也喜欢观察它们。为期半年。下面这些短短的文字是我偶尔记下来的,未加修饰,有时读着也有点小乐趣。

2017.3.18

我靠在围栏边看着里边的四只小牛,然后慢慢地伸出手,慢慢地把手放在围栏上,小牛果然一步一停顿地靠近,舔了我的手。那是四只小牛里最大的一只。我不敢随意移动,我稍微一动,小牛会受到很大惊吓一样跑开,躲进靠墙的草窝里。

其实我跟它们一样,也很容易受到惊吓。它们怕我这个异类;其实我也怕它们。一只几个月大的小牛的力量就比我大得多。有时我看着动物丝毫不可控制的,完全本能的吃喝拉撒,就觉得我跟它们是一样的,觉得人为了让自己显得美好所做的一切举动都很可笑。

2017.4.4

今天农场来了一辆车,一个人,给牛修蹄子。

我在旁边看,我看到了牛的恐惧,我不知道它是恐惧被捆绑、未知、疼痛还是死亡。总想到我躺在牙科诊所补牙的感觉。我在旁边摸摸每一头牛,试图让它们好受点。其实我帮不了它们,安慰不了它们。可以说我对它们的恐惧无动于衷。由此想到,对他人的疼痛、死亡,其实我可能是不在乎的,像禅修时听的开示,皇后对同修内观的国王说,我只爱我自己。由此我感受到作为一种存在(being)的痛苦,生死的痛苦。

2017.4.29

下午和一只大概两周大的小牛对视,它的眼神比婴儿还清澈,单纯。

2017.5.10

这两天下午从户外草地赶牛回农场挤奶,有一只叫Holli的牛总是最慢。走走停停,走一走,停一停,吃吃草,发发呆。这时就该人出场去赶它了。有时我宁愿停下来等它多吃几口,说不定它自己就愿意往前走了。偶尔有一只牛跟别的牛不一样也挺好。我想,牛也是有想法的。一只特立独行的牛,人要珍惜它。

2017.5.22

今天一只大概三个月大的小牛从之前的牛棚换到另一个大点的牛棚。

新牛棚的围栏有电,小牛左右碰了几下,被电了几下后,冲出了围栏。把它抓回来后又一次冲出了围栏,后来被绑在车旁。我摸了摸它,想这就是人类驯服动物的过程啊。

2017.5.27

又有一只小牛出生了。我很开心地去看它。因为它的预产期早过了,超了大概十天。小牛很壮,像已经活过一辈子一样,眼神里竟然没有纯真。

2017.5.31

Henni提前产了一只小牛。不意外。我观察过它一阵,总觉得它就是很快会生产的样子。它的肚子大得不正常,据说以前被其他牛用角顶伤了。总之,它提前生产了。

同时有三只牛生了小牛。其他牛一挤完奶都急着吃,而henni却急着回它的窝,小牛在那里。可是它的奶不好,只能每天喂小牛别的奶牛的奶。

同事说它身体出了问题,奶也不好,大概是这些原因,农场不要它了,屠宰场下午过来把它拉走。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是我不需要带它去挤奶,也不需要推一独轮车的草给它了。我去看它,它还是站着,眼睛看着我,有点悲伤。才想起来它已经一整天眼神这样悲伤了。大概它也知道死亡临近,或许知道得比我还早。可惜我只想着我的工作少了一点。我希望它下辈子不要当一只牛。

 后续:由于同事的失误,大家都以为henni生的是小公牛。一般公牛都会卖掉,因为不产奶。可就在买家过来拉小牛的那天,发现这只小牛原来是母的,最后留了下来。我想大概也是henni用生命换了它的孩子吧。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注明来源,有机会用户在本网发布的博客(包括文字、图片等 内容),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田园

    Ta的最新博文
    Ta的评论

      还没有评论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