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ucheng

从杭州西湖到美国农场,我在大自然中四海为家 | 【美国务农日记】序

09/03/2017

作者:裘成

640_002

美国务农日记(序)朗读版:

在杭州西湖边长大的我,从未想过,我竟会在美国的一家农场,找到我生命中的第二个“家”。

我出生在杭州,家在西湖边的吴山脚下。小学时,爷爷奶奶常带我爬山,中午从学校爬山去奶奶家吃饭,然后再爬山回来。爷爷为锻炼我和表弟,带我们爬西湖边所有的山。山上的那些古老的大树,各种昆虫,都是我童年的小伙伴。只要有空、有兴致,爸爸总会带我去西湖边骑车兜一圈。夏日的清晨或傍晚,我们在西湖看盛放的荷花;冬天,我们去灵峰探梅香;秋天,我们去九溪烟树闻桂香;春天,去西湖边的大大小小的花园,看花朵竞艳。只要说到西湖,我的脑海里就能浮现一幅幅在不同时刻与她相遇的画面。

初中时,爷爷奶奶离开我远赴美国,去叔叔家带孩子,竟一去就是十年。我也因学业繁重,开始埋头习题试卷中。而后我去到外地念书,在欠缺自然的地方,研究欠缺自然的学问——经济学,一下度过很多年。但是,每每只要回到杭州,我总会和爸爸去西湖边骑车转一圈。那儿的树的芬芳,风的抚摸,湖水的静美,总能在瞬间疗愈我。

杭州西湖,摄于2017年夏天

杭州西湖,摄于2017年夏天

现在想来,在西湖边长大的我,或许在童年时就早早地在生命中播下了自然的种子。

* * *

2010年,我第一次赴大洋彼岸,在美国的一所常青藤大学就读硕士,毕业后幸运地在美国华盛顿做经济与发展政策研究。2012-2016年间,我在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工作,研究和评估发展项目。这段时光,尤其是去非洲等地出差的经历,启发我深度思考经济与人类发展。我看到贫困的复杂性,以及“有得必有失”的发展模式。我开始质疑,我们在追求的“发展”是否真的带来了发展,是否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发展?

在西非村落中调研的经历,让我反思“发展”

在西非村落中调研的经历,让我反思“发展”

因为研究农业、食物与发展政策,我开始了解农业与食物体系对社会、环境、健康带来的巨大影响,才发现农业与食物几乎与所有的世界危机都相关——贫困、饥饿、环境污染、气候变化、能源、慢性病等。

简单来说,全球的食物在产量上已经足以满足每一个人的热量与蛋白质需求,可全世界仍有十亿人饥饿。在许多国家,营养不良与肥胖和其他慢性病共存,造成健康危机。用昂贵的环境代价生产的食物,三分之一未被消费即被浪费。农业和食物体系因极度依赖化石燃料,排放着约占全球三分之一的温室气体,导致气候变化,威胁人类生存。并且,尽管地球人已没有足够的淡水、足够的农业用地来维持农业,但为了生产更多的肉满足市场需求,我们还在不断地毁林和破坏地球,同时长期过量食肉,吃出各种慢性病。

这是一整个“体系”的问题。可是现今世界的学科往往分割孤立,让每个人站在自己狭隘的领域上看世界。很多科学家在执着研究“如何喂饱全世界、生产更多粮食”,却看不到粮食的生产方式本身在造成隐性饥饿、造成生态系统的崩溃。主流经济学家用产量和农业收入来衡量农村经济发展,却看不到农业的生产方式让土壤退化、无法涵养水源,长此以往不可持续。医药行业的蓬勃发展让我们对人类进步踌躇满志,却很少有人看到健康问题与农业、饮食和生活方式之间的关联。这个世界上的那么多人,都想去解决问题,但却仅仅是在表面努力,从未追根究底地探求问题根源。

心系人类存亡与未来发展,我开始探索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希望“系统性”地解决世界危机,而不是孤立地去解决。因为好奇心强,便通过大量学习,了解人类的历史、农业与食物体系的转型历史,搞明白为什么人类目前的农业和食物体系会是这个样子,并专注于研究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的模式、组成部分和案例,作为解决办法。

我开始意识到,农业生产其实可以是可持续的,并且还可以恢复自然环境。农业与食物也可以作为载体,连接人与人、人与社区,改善社会,促进公平与关爱。于是,身在美国的我,开始研究并参与美国当下如火如荼的可持续农业与食物运动。

美国在近几十年,由于意识到了工业化农业和食品体系给社会、环境和健康带来的巨大危机,正快速地向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转型。城市食物森林、社区农园、生态农场在美国遍地开花,昭示着农业的系统性变革——以单一化种植为主、依靠化学品的工业化农业,正向以多样化为主、与自然协作的生态农业转型;可持续农业在社会公平与人民健康等问题上,正在发挥多重功能。

* * *

在华盛顿附近,我找到了一个模仿森林来种植食物、恢复环境和营造社区的农场——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与研究教育基地。我说服研究所的老板,让我每天多工作一些时间,以替换固定工作日去务农。

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 第一年 ↑ / 第六年 ↓

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
第一年 ↑ / 第六年 ↓

640_006

在美国首都附近,我和新农人们一起用可持续农业恢复土地、营造社区、展示和教育世人。这片土壤严重退化的农田,现已变成了一片生机勃勃的食物森林。

结果,在这里务农变成了我人生中最开心的时光。每次去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我都像一个孩子,回归大自然的怀抱。我还记得在农场第一次种树、接触土壤时的情景——那是我第一次用双手抚摸土壤,不由得发自内心感叹说:“Wow, it feels like touching the softest skin on Earth(这真好像是在触摸世界上最柔软的皮肤啊……)” 植树小组里一位在美国环保局工作的男士听了跟我开玩笑:“Uh-oh, be careful, too much information! (小心啊,别透露太多信息噢。)”

那天回家,还意外地发现双手比往常更细嫩光滑了。

我激动地种下这棵Monkey puzzle tree(智利南洋杉),她美味的果实将在未来滋养至少七代人。

我激动地种下这棵Monkey puzzle tree(智利南洋杉),她美味的果实将在未来滋养至少七代人。

“把手放在土壤里,为什么感到安心?因为比世界上所有人还多的生命都在拥抱你!” (来自好友晚晴)

而后,对土壤这个微观宇宙的好奇,引领我开始探索“从大地到人体肠道”的微生物世界,以及土壤、食物、健康之间环环相连的科学奥秘。

除了在Forested务农,我还在华盛顿的城市农场务农,参与到了食物作为生命在自然与社会间运转的过程之中。我享受着与食物交流的全过程——种植、收获、发酵、烹饪、堆肥,并与美国新农人和觉醒的消费者们一起,热情地用农业来恢复自然、营造社区。

与大厨合作,上演“从农场到餐桌”的食物故事

与大厨合作,上演“从农场到餐桌”的食物故事

* * *

通过可持续农业,我重新过上了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生活。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城郊的乡间务农,我每次必会在朋友圈记下图文并茂的日记,画风是这样的:

640_009

640_007

640_012

640

640_013

如是已记录了两年。虽身在美国,我却在微信上拥有了越来越多大洋彼岸的国内友人。上千位微信朋友,可以透过我在美国务农与生活的故事,来获取美国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转型的最新讯息。

我在杭州食话做了Ted演讲,讲述我在美国与食物打交道的故事。

在回国推动可持续食物体系八个月之后,我重回美国开始在纽约就读食物体系研究学博士。我将延续我在美国的务农生活,并在这个公众号,通过图片、文字和视频等形式分享给大家。这一篇篇日记,会是我的记录、感悟和经验分享。

栏目就叫做【美国务农日记】吧。

务农是什么?

我觉得有必要重新定义“务农”两字。农业是与生命打交道的行业,与工业截然不同。

因此,“务农”可否理解为“与生命打交道的事业”?

生命的本质是多样化,必然复杂。那么,与生命打交道、让生命系统越来越丰富,相比与没有生命的机械打交道,哪个更能发挥人的创造力,哪个更有成就感呢?

食物既是大自然生命循环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与社会、环境和文化环环相扣的多元载体。福冈正信说,务农的终极目标不是生产食物,而是培养和完善人。同样地,食物的目的,也远不仅仅是满足营养,而在于培养与完善人。 我想用我与农业、食物和大自然相处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我们可以与大自然和谐地生活,从善待自然的过程中轻松获得滋养我们身心的食物。我相信,文字背后所传达的思想会播种在您的心中,在宇宙的无限时空中生发,用满载正能量的行动,把我们的地球变成人与万物自由快乐生活的永续花园。

感谢您的关注和聆听。

——裘成

记于2017年8月末

Bowie, Maryland

首发链接:http://mp.weixin.qq.com/s/f_RAbHOJ01JXwbcq8NYgTQ

版权声明:本文原载于有机会特约嘉宾裘成的博客,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裘成有机会达人

    裘成,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的行动研究教育者(Scholar-Activisit-Educator)和实干家,美国纽约大学食物体系研究学(Food Studies)在读博士,美国康奈尔大学公共政策硕士,具有经济学、公共政策、生态农业、土壤生态学、营养和健康领域的跨学科背景。现任上海社区花园促进会海外理事,“森林生态农业Forested”平台创始人,并作为多个中国农业与食品相关机构顾问,推动中国森林生态农业、城市生态农业与堆肥体系发展,链接中国与世界的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资源。

    Ta的评论
    • 三五营销软件09/19/2017

      能让人来访的乐此不疲,这里就是有那么大的魅力! 查看

    • 沃八达09/14/2017

      没事就来转一转,每天多吃两碗饭! 查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