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1496831985

teikei coffee,一个国际有机咖啡爱心公社

01/06/2017

teikei coffee把消费者和咖啡农直接连结在一起。它是第一个跨国农业支持项目。

人们走到一起来支持一个农业项目。 几个世纪前,就已经有类似的经济体,我们今天称呼这种它为:CSA,社区支持农业。 在工业化农业的今天,是时候让咖啡也回归到这种古老而成熟的经济了:消费者直接资助农业并分享收获 — 即一个社群共同分享收获同时共同承担风险,让农民可以独立于市场及市场波动之外(专心务农)。 加入CSA,并成为这一场帮助小规模农场存续下去的支持活动中的一份子。

——以上摘自 teikeicoffee.org(英文意译)

0-201

2017年将是 teikei coffee的第一年。这个跨国社区支持农业项目前不久刚刚完成筹备工作。区别于通常意义的CSA,teikei coffee 所支持的是单一农产品生产者-咖啡农。

teikei项目的创始人是Hermann Pohlmann, 一个在巴西生活过八年的德国人。

他曾经是留着长发、狂热于披头士的艺术青年。但是在31岁时,Hermann开始接触和学习由Rudolf Steiner创立的人智学说(详细可参考下文的名词解释),生活则变得大不同了。

之后的10年里,他持续创作了一些小有名气的、以探索个体和群体关系为主题的艺术雕塑作品,同时探寻着自己的精神之路。

1994年开始Hermann在一个修道院渡过了4年的半修行时光,同时也渐渐地意识到要实践Steiner博士的理念,脱离现实的艺术创作是没有意义的。

【插播名词解释 |人智学】人智学 (Anthroposophy )是一种珍视和尊重每个个体的自由的现代精神之路。然而,它承认,真正的自由实际上是一个内在的能力,只能通过根据个人的精神发展的程度获得。通过对人类和宇宙精神性质的科学研究,可以极大地协助这个能力的努力和相应的精神发展。斯坦纳称他的研究 – 精神研究或人智学。(在这个哲学基础之上,又发展出了华德福教育和生物动力农业)

也是基于对人智学的深刻理解,我们的艺术家开始了另外一种社会艺术创作:2003到2015年这段时间,Hermann在一个德国华德福学校做了7年的教学工作、同时和朋友联合创建了一个CSA农场,也是德国最早的一批。之后因家庭原因搬去巴西居住,作为唯一创始人在零基础上发起了巴西的CSA运动,截至去年他返回德国的时候,巴西已经有35个CSA项目。

至于为什么是teikei coffee,而不是teikei 橄榄油或巧克力,Hermann说其实也没有过于复杂的起因,只是凑巧是咖啡。而且咖啡对德国人来说,就如日日要睡觉一般,就是个不用过脑子的存在——必需品一件。

作为一个爱操心的CSA创始人,关于世界上一些单一农产品生产者和农场如何更好地存续,也是一两年来Hermann时常会考虑的问题。另外身边的巴西或德国有机人类们也时不时问可不可以组织这样的一个跨国咖啡“CSA团购”。

但是在要兼顾整个CSA巴西的运营课程培训以及负责当地一个CSA农场的运营管理工作的大工作量阶段,美好的愿景往往只能是等等、再等等。

一直到2015年初,因为家庭原因,Hermann结束了在巴西的工作、返回德国定居。

9月份前后,在找到了合适的前期资金资助人和同样的有机人类烘焙师之后,这个项目才得以开始正式筹建。

整个项目大概的流程是:统计德国(目前已经放大到整个欧洲地区)今年的会员人数及咖啡需求总数——相应数量的咖啡生豆从墨西哥的有机咖啡农场发出——安排最大程度减少排放的运输(如果达到5000公斤以上,由帆船队运输)——统筹安排德国本地专业烘焙师烘豆——及配送至会员。

思考点】关于跨国农业支持,可以看到很多Fair Trade团体也一直在做一些类似的事情。他们也尝试减少中间商环节,带给农民更多利益。但是究其根本还是按照市场价格规律运行的一种贸易形式:论公斤买卖、最底层的咖啡农并无根本保障,比如因气候造成歉收的话,农民当年的经济收入会减少。

在美国和德国本地都有类似的贸易团体存在。

美国甚至有一个公平贸易组织取名“CSA COFFEE” ,但点进他们的网站可以看到:跟普通Fair Trade模式一样,他们从不同的咖啡农手里买过产品、再通过他们的平台销售给不同的消费者。

这里其实还是需要回顾一下什么是真正的CSA的:真正意义上的分享收获和共同承担风险。在这一点上,teikei coffee和通俗意义上的CSA并无区别。

然而teikei coffee又不同于常见的更注重本地化的CSA,多出来的环节是长途运输,这个另说。跟普通CSA项目比起来,消费者和咖啡农之间的互动学习确实也不会有太多。

所以准确来说,teikei coffee其实关键词并不是咖啡,而是teikei(或者理解为CSA)——也就是说最关键的一点是:会员提前付费分摊生产成本,分享收获同时也共同承担风险。

不得不解释一下:这里所说的风险包括很多,包括农业中存在的许多不受控制的风险,例如大雨,风暴,昆虫,气候变化等造成的作物歉收,在这样一个跨国的咖啡项目里,甚至还包括了长距离运输和后续烘焙环节中产生的风险。会员选择了支持,那么就选择了默认:如果有这样那样的意外或不可控事件发生,他们有可能会收到比预计少的咖啡、甚至没有咖啡。(蔻儿君在一开始听到这样的概念简直嘴巴都合不上了)

也就是说:假设会员每人每年预付60欧预计得到2公斤咖啡来论(这2公斤只是个预估):如果今年我们的咖啡农收成好,那么会员们有可能会拿到多余2公斤甚至3公斤的咖啡豆;如果今年有一点什么不可控意外收成受影响,那么到手的咖啡数量也跟着受影响。

 

如果你也跟当初的蔻儿君一样觉得这样的项目根本没有人会愿意参加,那真的错了!

事实上,这个项目的启动资金资助人Markus(一位德国南部的生态动力畜牧农场主)就是在首次听到Hermann提起想筹建这样一个teikei项目时就当场预定了250kg咖啡豆;teikei
coffee基础网站建设负责人之一Ulrich也是在第一次听到这个项目理念时就决定作为志愿者参加筹备工作;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总之,如果你疑惑 teikei coffee 能吸引多少人参加,那么或许应该先尝试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愿意成为CSA农场的会员?——预先支付、到时间取回菜篮子、菜品多少好坏则完全是农场方面完成分配。

 

【Hermann说:】“ 这样的一个咖啡农支持项目,会员们在选择加入的同时,就已经无条件选择了信任:信任整个团队会最妥善地安排所有环节、信任咖啡农们会像帮家人种植作物一样最用心地照顾咖啡树……而咖啡农们则在知道他们的基本生活已经得到来自于这样一群有爱人群的支持和保障之后,带着这样的温暖、能更专注于他们的农场工作,他们会工作得更用心。

如果一定要论结果,那么以正常的概率(参考近5年墨西哥咖啡生产区的农业数据)来说:人们付出跟去市场购买差不多的钱会拿到更高级别的豆子。

这不是一个价格和商品的交换、是一场爱心与爱心的交换。同时,这也会是所有参与其中的人的学习过程和精神成长的过程。”

 

读到这里,或许我们也可以试着问自己:如果你的家庭正常需要每年消费2公斤咖啡豆,你会选择哪样?——去超市买可以买得到的有机和FAIR TRADE的咖啡豆呢?还是参与TEIKEI?

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值不值得?有没有意义?

 

不管怎样,在基础网站完成到放出的一个月时间里,这个项目在德国已经开始有了 近400kg预定。(没办法统计人数,不少人选择扎堆下单—也就是几个家庭凑一个单)

筹建的过程中自然有很多意外和惊喜发生,包括咖啡农场的选择和实地探访、双语网站的建设、定价过程中的种种变故等等,这个以后或许可以再开一篇说故事给大家听。这里篇幅受限,无法一一细说。

在整个操作环节里,想必对很多人来说帆船运输是很有趣的——而可能会让人吃惊的一点是:这个环节在价格成本里所占比例是普通海运的4倍之高。

(详细的价格成本核算在网站上都有一一细解。实际上:以每公斤论,即便是同时还要支持零排放的帆船运输,teikei coffee这支有机咖啡豆的会员价格跟同级别FAIR TRADE市场价格相比还是便宜了不少;不止如此,还有每公斤1欧的咖啡农风险基金留存。)

选择帆船的原因显然是:在必须用长途运输来完成农产品从生产国到会员群的过程中,teikei选择最大程度减少排放。

事实上,在这个特殊的跨国社区支持农业个案里,一个固定群体所支持的不单单是一个农业单位,也包括了帆船队。很容易理解:在所有会员共同承担的风险里,也包括了运输段,而且帆船队在长距离的海航途中,面临的不可控风险也是不少的。

2016年3月开始,Hermann就开始在荷兰以及德国寻访可合作帆船。而且目前看来,所有的帆船队和这个咖啡项目都非常地互相爱慕~~

teikei团队最后选择了德国本土的帆船伙伴,他们的帆船可以更靠近墨西哥咖啡农场附近的港口。

需要补充的一点:目前为止无论哪一个帆船团队,都没办法运输5000kg以下的咖啡生豆,那样的话成本更是会飞上天。也就意味着如果第一批会员所需豆子的总数没办法到达这个线,咖啡豆还是会选择用普通集装箱船运。

0-200

↑ 照片上是专业技能点满的烘豆师Bernhard、Hermann以及提供首批资金支持的Markus农场主夫妇(左起)

简单罗列一下目前为止的teikei coffee的进度:

· 基础网站建设:德语版已经开放咖啡预订链接、更时尚的版本由年轻的设计师团队在努力工作中;英语版翻译工作也刚刚完成,已经放出。(网址是:teikeicoffee.org,请参考。)

· 网站预定链接目前只能接受欧洲地区会员。网站上会实时更新项目进度,每一步脚印都会被记录。目前的定价基于哪些开支明细,都被清楚公布。

· 墨西哥的咖啡农场位于Coatepec 区域(Veracruz 港),咖啡豆会来自于这里相邻的3个兄弟农场(其中1个取得有机最高级别Demeter认证、另外2个有机种植、尚无认证),这里出品的咖啡国际测评分为85。

· 这3个兄弟农场中由一个3人核心小组负责咖啡农的有机农法培训以及咖啡豆后续包装和运送工作;咖啡品质则由他们和一所具备国际测评资质的大学把控。(附上这支咖啡豆的国际测评认证 :  http://database.coffeeinstitute.org/coffee/354565)

· 在没有足够的会员支持之前,这3个咖啡农场的部分产品会继续以Fair Trade的模式销售给其他市场。teikei coffee的第一年是个过渡期,这一年里会员们不承担风险。但是所有一切都是为了以后100%的纯会员支持咖啡农模式做准备。

0-198

另外关于咖啡农的情况,毋庸置疑也是所有人的关注点。所以在刚刚过去的12月,经过小组商量后,Hermann去了墨西哥做实地探访。

墨西哥Veracurz这块区域是山丘地形,所有的咖啡种植地都在山上的森林里、而有机耕作方式更是数倍地增加了人力劳动工作量。那里的咖啡农家庭和全世界的大部分其他咖啡小农一样,生活非常艰难。

2017年末,teikei团队会清楚统计出这三个咖啡农家庭的基本生活所需以及农场运营的成本,然后重新评估目前的咖啡定价。

0-197

0-196

↑山林地带,咖啡农在努力修建一条简易道路。

Hermann在那里呆了一个礼拜,临走,也跟墨西哥方团队成员之一Diego敲定每年会有2次会员开放日。墨西哥的农场团队已经在着手筹备一个Ecotourism(生态旅游)项目,会员可以选择拜访农场或者届时安排线上实时直播和访谈。

在这样一个跨国的农业支持项目里,具体如何让会员们零距离和农场主对话将会是个新课题。

0-199

↑其中2个咖啡农场的农场主和家人 (Diego右2,一支手受伤还陪着Hermann工作了整整7天)

 

笔者结束语:

如果正在读文章的你和原先的CSA小白—蔻儿君一样也理解了这样一个远距离农业支持项目的精髓和意义,想必也会赞同teikei可以不仅仅是欧洲和墨西哥互助的teikei
coffee,确实还可以是墨西哥和欧洲互助的teikei
橄榄油(因为毕竟帆船从欧洲跑墨西哥那一趟是空船的)。等等等等。当然一切都必须建立在共享收获分担风险的基础以及最大可能减少运输排放的前提上(比如长途陆运则尽可能选择铁路)。

差点忘了说:2017年2月teikei coffee小团队会和棒棒的咖啡一起出现在瑞士Geotheanum新一年Biodynamic生物动力农业会议上,其中包括德国咖啡师以及墨西哥方的咖啡农场主代表以及瑞士的合作伙伴。

如果有哪位中国小伙伴也凑巧去那里,当你看到某处人头攒动并且飘来阵阵温暖咖啡香时,不要犹豫,来喝一杯吧:)

0-202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注明来源,有机会用户在本网发布的博客(包括文字、图片等 内容),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蔻儿·Mao

    蔻儿·Mao, 英文名:Anthonia Mao, 现居德国。禅修和中医瑜伽习练者,有机环保生活实践者。偶尔记录和分享她的有机慢生活趣事以及禅修足迹。

    Ta的评论

      还没有评论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