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jinge

“低智商社会”,我们能避免吗?

10/14/2016

%e5%be%ae%e4%bf%a1%e6%88%aa%e5%9b%be_20161014174522

作者:刘迪

摘自环球网

http://opinion.huanqiu.com/1152/2016-10/9548923.html

《低智商社会》是日本企管学家大前研一2010年出版的畅销书。在书中,他辛辣地展示、批评了日本社会诸领域智商集体下降的问题。该书并未直接涉及中国,但据说大前曾在访华观感中提到,中国街市按摩店林立,而书店却难寻踪影,国民读书量不及日本数十分之一,中国也具备“低智商社会”一些特征。

在日本,大前给人的形象是特立独行,他的许多言辞比较激进,但他数年前指出的问题依然存在,且更加严重。其实,“不读书”普遍发生于整个日本社会。25年前笔者初到日本,那时电车内到处人手一册,而现在情况与全世界一样,到处都是玩弄手机的景象。当然,出版界也推出一些人为的畅销书,动辄上百万。大前研一对这种畅销书不以为然,他认为这些“心灵鸡汤”,也是导致“集团弱智”的原因。大前还指出,现代日本社会存在一个“B层人群”:不愿思考,轻易放弃。这群人并不理解当前社会具体发生了何种问题,“只知道随大流和意气用事”。

“智商”定义一直在变

大前研一指出的现象是一回事,如何解释则是另一回事。“智商”这一概念,100多年来引出无数争议,但毋庸置疑,其核心仍然是人类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当然,人类在不同文明阶段,对人的“智商”要求会有不同。在狩猎时代,“聪明”应是感官层面的耳聪目明。这种能力无疑对发现猎物、捕获猎物有益。而其他能力,对于集体应对当前生存问题,意义不会很大。

但在当代,人类对“智商”的要求与1万年前甚至100年前都大不相同。在孔子、亚里士多德的时代,百科全书式的记忆力是智商高的突出表现。而在今天,这些更多可由信息、通信和技术代替。很多研究表明,我们这个时代更要求人们具有“视觉空间智商”。因为不论信息技术或人工智能,都需要人类的抽象思维、空间想象能力。

尽管有研究称,人类的“视觉空间智商”不断增加,但这种“智商”的增加,无法解决我们人类生存的困惑乃至危机。如果我们正在增长的某种“智商”正在毁灭我们自身,那是否仍可称之为“智商”?

今天,人工智能已渗透至人类生活的各个角落,深刻影响我们自身。“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又要到哪里去”……这些关于人类最本质的问题,我们正在增长的“智商”无法回答,更无法解决。

人类忘记仰视星空

当前,“全球化”造成学术界急功近利,几乎所有研究都会被问“是否有用”“有多大用”,人类忘记了仰视天空。人类思维,被局限在当前极为现实的具体问题,仿佛回归原始。日前,2016年度诺奖获得者大隅良典在接受采访时强调,科学研究要“无用”。他痛心地指出,“有用”二字正毁灭社会!他说:“日本在诺奖领域现在是吃老本,我担心今后年轻一代是否能每年获奖”。

大前研一提出的问题,一些日本社会精英的确意识到了。一年前,笔者一退休同事捐出1000万日元,设一“书评奖”,鼓励大学生、高中生读学术书,写书评。我知道这个教授并不富裕,他衣食简朴,却毅然捐出这笔巨资奖掖学子发奋读书,这也是日本一些社会精英忧患意识的表现。

然而,这些人毕竟只占少数,无法阻挡现代社会日益“急功近利”的事实。企业不会有耐心问求职者在校期间读了什么书、有什么感想。企业要求大学毕业生有“速战力”,要求他们反应力、表达力、领导力、协调力达到很高水平。我非常理解人力资源部门的难处,但要记住:这个社会正面临大转折风暴,上述工业时代的标准,有几条还能维系下去?

近代后很长一段时间,大学属于“精英教育”场所。一位生于日本战后第一个生育高峰期的教授回忆说,他们在学生时代,每天要读5小时书。而最近我在自己的学生中做调查,他们平均读书1小时还不够,其他时间多用来看电视、打游戏、上网、做零工等。大前研一认为,放弃阅读,是导致低智商社会的重要原因。当代阅读的特点是“浅阅读”“概要阅读”,阅读界面临分裂。多数人放弃阅读古典,或满足于“浅阅读”“间接阅读”,学界存在越来越多的“耳朵学问”“道听途说”。这种现象导致阅读的肤浅、概念化、碎片化乃至理解错误。

未来或不再有经典

其实,最令人担心的是学界视野日益狭隘。为什么国内教科书“千人一面”?也许有教学大纲的限制,但至少教科书内容应来自对原著的反复咀嚼、提炼。在中国,我十分敬佩实体书店的坚持,也为有些实体书店充满“站立读者”乃至“席地而坐读书人”的景象震撼,中国大学图书馆阅读厅的景观也说明我们的学子还在读书。但另外一方面国民读书量却仍令我们悲观,也让我们担心:当代的“浅阅读”是否将把我们的国家带到一个未知的世界,那个未知世界将与古典告别,将与经典告别。

我们这个时代,硕士、博士日益增多,但学术水平是否成比例提高?每一教科书、每一学术论文、每一学术著作,都是作者与前人及当代学人的思想对话、思想交锋。如果没有大量、系统以及包括细节的阅读,其表述必然概念化,思考肯定陷入教条窠臼。如果缺乏大量阅读,缺乏思考,没有对第一手资料的占有,那么新解释或理论创新都无从谈起。

当有人称赞当代人类“视觉空间智商”的提高时,我们却在失去“过去”。人类曾经通过背诵学习古典,而这种学习既是人类文化传承的需要,也是人性、人类文明的再定义与坚持。那个时代,我们在竹简、木简、玉帛、铜器、铁器、动物骨头、羊皮、石头上记录人类文明,不断再定义自己的本质。

今天,面对科技进步,人类的自我存在面临空前困惑乃至危机。我们是否可以通过阅读古典,系统阅读、回顾人类的发展历程?是否可以在未来的岁月里,继续坚持、坚守最原初的美好?

(本文作者是日本杏林大学教授)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注明来源,有机会用户在本网发布的博客(包括文字、图片等 内容),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Sunny

    有机会小编

    Ta的评论
    • 1508506073909/23/2017

      西西姐能告诉我下你的微信号吗? 查看

    • weibo204099754306/07/2017

      我是在北京做有机农业的 可以认识你吗,加我微信88121907 希望可以认识更多的朋友。 查看

    • 蒂欧娜10/16/2016

      来看看,学习学习!! 查看

    • 增达信购09/21/2016

      我对你博客的爱,你永远不会明白! 查看

    • qq728A8AE008/05/2016

      你好,我是一名编辑,可以像你约稿吗,请回复,不胜感激 查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