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jinge

农业纪录片《We feed the world》

06/26/2016

文章来自台湾环境通讯网

作者:詹嘉纹

图片:We Feed the World官网

《We Feed the World》:喂不饱的,从来就不是地球,而是人心

位置:台湾,台北某处 / 事件:中午时分,办公族鱼贯走出冷气空调大楼,肚子很自然地咕噜作响。该吃什么好呢?唉,看似有许多选择,但却没有真正想吃的。炎热夏日让胃口不佳,一盘凉面吃了几口就提不起劲,算了啦没关系,等下去买枝冰棒吧!面店老板快手快脚把没吃完的面和饭菜倒进厨余桶,迎接下一组饥肠辘辘的客人。

位置:巴西,东北部小村庄 / 事件:一家人在燠热夏夜中翻来覆去,但比闷热更让人难以成眠的是来自空胃的嘶鸣,年纪小的孩子受不了,呜咽啼哭起来,声音越来越大,束手无策的母亲只好到灶上烧水,水滚之际丢进几颗石头,一边安抚孩子说:先睡吧,明早起来就有东西吃了。这是她从父母那儿学来的习俗,代代相传只为度过每个饥饿的漫漫长夜。

0 [9]

问题真的出在不够吗?

同样的饥饿,不同的处理方式,而关键似乎出在“粮食不足”。

伊索比亚瘦得不成人形的孩子照片,或是每年皆盛大举办的“饥饿三十”活动等,都在告诉我们一个讯息:好多人没饭吃!于是我们捐出金钱,想给他们买点吃的,但根据联合国农粮署(FAO)统计,2011~2012年间,全球长期营养不足的人口仍高达8.7亿。而在纪录片《喂不饱的地球》(We Feed the World)中,时任联合国全球粮食书记官的尚·齐格勒(Jean Ziegler)指出,该年全球营养不足人口为8.42亿,两年前(2003)则为8.26亿。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吃不好又吃不饱的人数越来越多呢?是粮食真的不够?捐款不够?还是另有隐情?

奥地利导演艾文瓦根霍夫(Erwin Wagenhofer)藉由《喂不饱的地球》提出了诸多探问,纪录片中透过转换不同地点及主题,邀请生产者现身说法,辅以专家剖析,拼图般一片片拼凑出农渔业现况与面临的困境。而观众也彷彿踏上了一趟世界粮食贸易追寻之旅,得以一窥超市或便利商店货架上食物从何而来,并慢慢揭开“饥饿”背后的种种原因:

农产价格超低,变成燃料烧光光

0 [10]

加入欧盟之后,维也纳有1/4的农夫放弃务农,因为休耕补助,也因为小麦价格低到不行。一位承袭父业的农夫回忆,从前父亲只需12英亩土地就足以养活全家,但现在他必须多种植6倍面积,才能勉强维持家计。

另一头,卡车司机满载着从城市各处搜集来的面包,开到特定仓库后啪啦啪啦卸下,据统计,维也纳每日丢弃的面包数量,足以供应奥地利第二大城葛拉兹(Graz)全部的居民(约26万人)食用,但10年来,这些面包只有一个用途:做成家畜或家禽饲料。

实在太浪费了!你会说,但除了面包变成猪饲料之外,还有一部分粮食变成了生质燃料。这说明了一个事实:当印度有两万人正在挨饿时,那些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被拿来喂养、满足富有国家的民生用品及发展所需。

以大换小,鱼越抓越少

0 [12]

布列塔尼渔村的渔夫孔卡尔诺,观察大自然的运作周期,要求自己“准时”,以顺应自然的捕鱼方式,取用海中资源。然而欧盟为了减少渔船数量,收编小渔船,留下大渔船。孔卡尔诺无奈表示,如此做法对永续渔业资源并无帮助,大船以精密雷达探测,下网深且时间长,而且全年无休!

而鱼越抓越少的结果,导致从前会被丢进垃圾桶的鱼种,都成了鱼排材料。

失控的农业补助

0 [11]

西班牙阿尔梅里亚地区的温室西红柿,种植范围约等于荷兰加比利时的国土面积,这里是人类控制精神的展演场域,为了预防病害,石棉基质取代了土壤,滴水回收系统取代了雨水。人为措施掌握了生长及采收的时机和数量,而这些西红柿的出处是几千公里外的超市或卖场。

尚·齐格勒指出,欧美国家以每吨高达3.49亿美金的优渥价格补助农业的种植与出口,严重打击了非洲农人,他们必须面对进口马铃薯价格远低于本土作物的状况。以西非塞内加尔为例,当地佃农就算每天在烈日辛苦耕种18小时,也无法养活自己与家人,于是有能力者偷渡到邻近国家,担任清洁工或者苦力等工作,游离于社会低下阶层,仍是受到压榨的一群。

失落的苹果滋味

0 [8]

旅程来到罗马尼亚,先锋种子公司的生产总经理卡尔欧托克,以“个人名义”发表对于基因改造种子的了解与观察。

卡尔欧托克指出,公司的名字“先锋”代表其目标永远都是成为业界领导者,它是“没有心的”,而“钱只会从穷人口袋流出,有钱人不会受到影响,从来都是这样。”

例如政府与企业合作,一开始补助农夫购买基改种子,但改造过的种子无法自行繁衍,所以每一季都必须再花钱买种,而后来补助就取消了,没有能力回头种植本土作物的农夫只能沦为受控制的工具,劳累终日却得不到应有的报酬。

他们吃掉了整片雨林

0 [7]

巴西为了种植大豆,砍伐了大量的热带雨林,光是1975年砍掉的雨林面积,就等同于法国和葡萄牙的面积总和。身为世界最大的大豆出口国,却有1/4的人口每天吃不饱,也无法获得干净饮水。一名巴西妇女表示:“我不想说谎,但我们过得真的很不好。”

生物学家文森荷西保罗指出,一项由世界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资助的计划,是要兴建一条直接穿过原始雨林的柏油马路。这项我行我素的政策,丝毫未顾及对生态环境及当地的冲击。

而所谓的“欧洲粮食库存计划”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为了满足欧洲市场所需,巴西会以便宜的价格清除更多雨林(一平方公尺的雨林价格仅值一分钱),以便种植经济效益较高的粮食作物。荷西保罗说:“他们将吃掉整片亚马逊雨林和马托格罗索雨林。”

自由贸易并不自由

根据这些案例,导演平实地铺陈出人们饥肠辘辘的关键,原因并不在于食物不够,而在于农业自由贸易制度,其造成的分配不均状况。因为根据联合国统计,世界生产的粮食总量,足以喂饱120亿人!就如同世上财富聚集于1%的人身上一样,粮食生产也受到少数人的支配,透过以自由为名的农业贸易,进行着一场场极不公平的竞争。

全球最大的食品企业──雀巢,一间年营业额约909亿美金,总资产超过120亿美金的跨国集团,其执行长彼得布拉贝(现为董事长)认为:“企业最好的社会责任,便是保证、保持企业的获利”,因为这样才能确保旗下27.5万名员工及其家人的生计。然而,在影片尾声,彼得布拉贝指着该公司电视墙,得意地对导演说:“你看日本的机器设备多先进,工厂几乎都不需要工人了。”矛盾的说词透露出这个顶尖企业领导人真正着眼和关注的目标何在。

大型跨国贸易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前提下,以垄断资本尽其所能地在世界各地掠夺生产资源、独占产品通路,利用各种政治、法律、金融手段,剥削着第一线生产者的权益。从农产价格偏低、基改作物操弄、传统渔业知识技法丧失,到大规模毁林种豆,策划受益的往往都是政府和企业,而艰困求生、饱受饥饿所苦的,也总是那些一辈子与土地绑缚在一起的弱势人民。

0 [6]

《喂不饱的地球》虽为2005年的作品,但片中所纪录之景况和预警,几年来并无改善,有些甚至变本加厉,当代以及未来人类仍旧必须面对、解决此一生存危机。

因为无可逃避,那喂不饱的,从来就不是地球,而是人心。

种子:

百度网盘720p种子下载地址:http://pan.baidu.com/s/1o6r57xo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注明来源,有机会用户在本网发布的博客(包括文字、图片等 内容),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Sunny

    有机会小编

    Ta的评论
    • 1508506073909/23/2017

      西西姐能告诉我下你的微信号吗? 查看

    • weibo204099754306/07/2017

      我是在北京做有机农业的 可以认识你吗,加我微信88121907 希望可以认识更多的朋友。 查看

    • 蒂欧娜10/16/2016

      来看看,学习学习!! 查看

    • 增达信购09/21/2016

      我对你博客的爱,你永远不会明白! 查看

    • qq728A8AE008/05/2016

      你好,我是一名编辑,可以像你约稿吗,请回复,不胜感激 查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