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eev_author_m09

“收回食物主权”的最佳方式唯有“代耕”

09/24/2013

【解读】“食物主权”指的是人们定义自己食物系统的权利。提倡食物主权的团体和个人认为,生产、分配和消费食物的人应该是食物系统决策制定的核心,它要求食物主权敦促我们超越一些习以为常的理念,重视人(作为食物生产者的人和作为食物消费者的人)的权利,重视民族国家在保障人民获得安全、健康的食物方面的责任。

高品质食材与普通食材的巨大差价,直接购买(何况不少人根本不具备卖菜的资格,例如,生产、保鲜等等最起码的常识都不具备),就如同我们故意放一块金砖去试探他人是否偷窃一样,无疑是刻意撩拨他人产生邪念,引诱他人犯罪(钓鱼)——这种情形在某个国家的法律认为,罪恶全部在这位“放置金砖的人”,而不是那位“偷窃者”。

代耕

站在个人层面来说,“收回食物主权”的最佳方式唯有“代耕”(基于生产者的角度这样说)。农产品的质量或者说健康饮食的学问,需要极其渊博的知识系统来支撑,但面对越来越紧张的生活节奏,绝大部分人无法做到这一点。这就需要我们及时找到真正令自己完全放心的“生产者”及靠谱的“生产方式”——有幸的是我们更早看到了这一点,并耗尽数十年的光阴使劲积累资源、累积价值,“全息自然农法”及其“代耕模式”的推出,正是为广大民众“收回食物主权”而量身定做的。

另外,养老的问题已经在农村率先暴露出来,而且,很多关于城市养老院的问题也频频曝光,让广大民众感到十分寒心和无助。

“代耕模式”是把直接购买食品的行为延伸到水土涵养的开端处,即以“标准切入”的方式提前消费“水土+劳力”并委托生产管理等相关服务。这样一来,一家人的日常饮食的消费就等于跟农民“结成了对子”并共同分享到大好河山及其高品质的自然物产(基于消费自救的角度可以叫“农庄认养”)。

进一步来说,就是建立了“城乡互助”的模式,且早有“联众模式”作为榜样,即在不多占国家一分地的前提下,借“改造农房”增加一到二层并对增加的建筑面积享有一定年限的使用权,从而获得生态养老的最佳居所。这种于国家美丽乡村建设、于农民居住环境的改善、于自然水土环境的治理、于自己健康生活质量的提高,无疑是最佳选择。

更进一步来说,在国家大力鼓励农民提高组织化程度,特别是倡导农民以“土地林权”的使用权入股,成立“股份合作社”的政策引导下,如果我们再匹配我们在城市的人脉及强劲的消费需求等资源加于推动,那这件事情就更有意义了,可以很小很小,也可以很大很大,大家完全可以量力而行。更重要的是该举动的价值含量且不可小视哟!

责任编辑:小瑶

文章来源:全息自然农法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kllj000

图片来源:网络

版权声明:本文原载于有机会特约嘉宾何以兴农的博客,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