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y

不只是“吃”与“被吃”

01/14/2016

我喜欢逛超市,尤其是蔬果区。整齐的摆设,明亮的灯光下,蔬菜翠绿翠绿,菜叶上还带有水珠;水果饱满新鲜,散发其独特的味道,让人产生满满的购物欲和食欲。自己便不由地将购物车停在一边,认真地挑选美美的蔬果,然后满足地离开。

当然,超市也少不了会有蔬果特价区。瞥眼一看,角落的货架上躺着皱巴巴的菜叶,疙瘩满满的瓜果,没什么人会愿意在此停留,似乎也不会有人想去购买,等待他们的将是抛弃在垃圾桶的命运。

过去,食物是我们的主宰者,现在,我们决定自己吃什么:看到美味的食物时,我们的反应是“哇,好好吃,我要吃!”;觉得不好吃时,便丢在一边,“不吃了”。这时候我会想,食物只是我们吞进肚里的东西吗?我们和食物之间只是“吃”与“被吃”的关系吗?

然而,这个夏天我来到寺庙生活,我有了不一样的答案。在寺庙,我经历了从食物的耕作生产,到烹饪制作,再到到细细品尝的历程,我感受到了人与食物之间不只是“吃”与“被吃”,更重要的,还有彼此之间美好的平等关系。

我所理解的平等,代表着我们放下目的与期望,尊重食物本真的存在,在此基础上与食物友好相处。

接下来,我想结合自己在寺庙的所见所闻,从食物的诞生、烹饪到品尝三个历程跟大家分享,为什么我觉得人和食物之间是平等的关系。

食物的诞生,就得提到食物的生产种植了。在寺庙,有农禅一说。古时候,出家人最开始是托钵乞食。但到了战乱或者自然灾害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为吃住忧愁,僧人也没那么容易乞食了,生存都没法保障,更别谈修行传法了。于是禅宗提出“农禅合一”,让出家人耕作劳动,一来解决温饱问题,二来通过劳动修行悟禅。如今继续实行农禅的寺庙不多,碰巧我到的寺庙仍然实行农禅,可以感受到他们原生态的农禅种植方式。

拿药山寺来说,主持流转了村里的三百多亩田地,种植生态大米。寺庙采取原生态的种植方式:一年一稻,给土地休养的时间;冬天特意种植紫云英这种植物,以增加土壤肥力;寺庙坚决不打农药,用餐余垃圾、例如瓜果皮、菜叶制作酵素,用以防虫、改善土壤。因为不加除草剂,隔一段时间,我们便要到稻田里拔掉跟水稻长得很像的稗草。阳光、稻田、露珠、土地、昆虫在二十四节气里完美结合。负责种植的农民大爷就觉得,“这地花了这么多力气,庄稼还长得不壮,没有成就感。”但主持却说:“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盈利,不追求产量,这地没有用化肥,就是成就感,虫子吃就吃呗,虫子吃剩下的我们再吃。我们愿意赔钱养土地。”有时候买到看起来很漂亮很好吃的瓜果,我会很开心,迫不及待要品尝,但吃下去却没有瓜果的味道。很大原因是因为大多数农民为了蔬果速长,使用各种各样的农药化肥、催熟剂;而在这里,整个农作过程中,不使用化肥的土地不会板结,孕育着各种昆虫、植物;人们可以吃上放心的大米;农民可以继续衣食无忧;让水稻以近乎自然的方式生长,是对它的尊重。大多时候农民是以卖食物为生,这里却是与食物为友,实现“双赢”。我感受到,人与食物是平等的,我们能尊重它自然的生长方式,还给它一个舒适天然的生长环境。

而食物诞生后,经过摘取、运输,便来到我们的厨房,开始食物的烹饪历程。在寺庙,不论男女,我们都称师兄,以示尊敬。王师兄是我们药山寺的大厨,厨艺高超,总能把普通的食材做得好吃,我决心要跟王师兄学习,便成为她的助手,负责切丁、切块,打下手。王师兄每一次尝试都是从0开始,凭着感觉,用以专心投入完成。有一次,王师兄非常高兴地拿着手机跟我说,“李丹啊,我们中午做这个,翡翠八卦图,你就负责把豆腐、芹菜切成粒”。我愉快地答应了,便开始漫长的切粒工作,切完豆腐马上切芹菜。好不容易完成了,便递给王师兄。王师兄把芹菜放入沸水中,神色突变,说,“李丹,你怎么切成这样。”我紧张起来,心想切粒难道还有标准?王师兄继续说,“芹菜粒里怎么有豆腐沫?你这么不专心地切,都混到一起了”,我向前一看,碗里的芹菜粒上出现了一些白色,豆腐粒上也夹杂了一点点绿色,虽然第一反应是“多大点事啊”,但是听着王师兄语气不妙,我赶紧补救。然而,从粒里挑沫的功夫实在不好做。而后,因为第一次做,淀粉加太少,芹菜粒和豆腐粒漂不起来,最后我们的结果是这样的。经过这一次教训,我特意恳求王师兄再做一次,于是,就在当天下午,我们的成果是这样的。虽然没办法做到像手机里看的那样,但这一次,豆腐粒里只有豆腐粒,芹菜粒里只有芹菜粒。王师兄说,“在制作当中认真与每种食材对话,了解其脉络、气味和习性。菜肴制作及上菜流程繁琐,基本上一套程序走下来,如果不能做到专心致志,易起分心,最终的结果就会有很大的偏差。”

我深刻地意识到,食物与人类一样,都是宇宙的存在,自然的艺术。人与食物是平等的,我们不能马虎随便地对待,专心投入是对食物的尊重,正如《寿司之神》中二郎先生对寿司极致的追求。

食物烹饪后便来到餐桌,开始食物的品尝。在寺庙吃饭,我们需要遵循很多规矩——止语~过堂时端身正坐 ~脊背挺直~不要趴在桌上不得嚼食做声~双脚不要交叉或翘起动作~安详而寂静吃饭的姿势~拿筷子和端碗姿势~龙衔珠。这些规矩都提醒着我们要带有正念吃饭,念念分明,专心认真地吃。而这也是一个你与食物共处对话的过程。拿刚刚举的例子,芹菜豆腐来说,你可以从它的色香味形觉察它的生活经历,他如何从大自然来到你眼前,厨师以何种情绪心情制作它,是细心认真还是马马虎虎,是沉稳还是急躁。尽管豆腐芹菜都只是用沸水简单过,没有特别的调味料,但你却能更容易吃出他们属于每一种食物专有的本真的味道。

同时,食物的品尝要做到对食物不起分别心,不浪费点滴。怎么才是不浪费呢?如果让你只能吃素,土豆烧青菜,豆腐煮木耳,腐竹粉丝,相信大家还能接受吧!但是,如果我说,给你一大碗这些菜的混搭菜汁,你愿意喝下去吗?就在湖北四祖寺,我在食堂吃到最后,便剩下这么一大碗菜汁,加上各种菜碎,表面还飘着一层肥肥的油。在那一刻,我才发现出家人连菜汁都不能浪费。迫于无奈,我兑了一点开水,给自己灌了下去。当我下意识觉得很难喝的时候,我咽下去那一刻,觉得挺好喝的。原来没有自己想象地那么难接受。慢慢地,我意识到我们大多是“眼睛大胃口小”,也开始学会自制与选择。在寺庙里,我们要求吃多少添多少,不得浪费食物。而餐桌上一定少不了的是开水,荡洗干净碗里剩余的食物一并喝下,不浪费每一粒粮食。

这让我感受到,人与食物是平等的,不差别地对待、用心地珍惜就是对它充分的尊重。

正是经历了从生产到烹饪到品尝三个历程,我眼前的饭菜已经不单单是一碗饭菜了:简单的一粒饭,首先经过土壤的孕育,种子发芽,长大,经过阳光、空气、雨水的洗礼;小动物的拜访,再由农民照料、收割,经过工人加工,司机运输,最后到厨师处理,烹饪。这一切才构成了眼前的一顿饭。世界是一个整体,所有事物相互关联。你是一种动物,它是一种植物,而此刻你即将把它转化为滋养你生命的能量。这就是“一饭一世界”,我所理解的食物本真的存在。

食物连接自然和大地,滋养我们丰富的内心,带给身体恒定的力量。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大多数人们往往只是食物的消费者,部分是烹饪者,少有生产者,对食物的认识不那么全面;随着食物越来越丰富,人类对食物的要求也越来越苛刻。正如殳俏所说的,我们对食物的描述已不再是“它能否充饥耐饿”,而是“它是否好吃新奇 ”。食物在人挑剔的味蕾的判断下,有了三六九等区别。

实际上,当我们对食物带有目的与期望,换来的是生产者对食物的重新改造,给你所期待的茁壮,给你所期待营养,给你所期待的味觉刺激。

当我们期待食物更美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生产者对食物的深加工,给你想要的颜色,给你想要的形态,给你想要的香味。

自以为拥有食物的我们,只不过是食物的奴隶。

而平等,代表着我们放下目的与期望,尊重食物本真的存在,在此基础上与食物友好相处。当人和食物的关系不只是“吃”与“被吃”,还是平等时,我们可以尊重它,了解它,感恩它。对于食物,品其味,感其温,知其饱。如此一来,我们也会对身体和自己的食量更加敏锐。就像朋友之间的相处一样,了解我们的食物,也从食物这位朋友中更加了解自己。

食物本来就很美,只要我们用心发现;食物的世界很大,只要我们尝试探索。不只是吃和被吃,我们之间可以平等又美好。

by Dany | 2015秋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注明来源,有机会用户在本网发布的博客(包括文字、图片等 内容),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1. 零杂物 01/22/2016
    "食物本来就很美,只要我们用心发现"。说得真好,学习了!
  2. qq99A2A284 01/17/2016
    求加微信
  3. 西西-xixi 01/16/2016
    互相影响,互利共生,互相塑造……
  4. irene1958 01/15/2016
    写的很好。
  5. irene1958 01/15/2016
    写的很好。

Dany

Ta的评论
  • qq65E3F42E11/28/2016

    您好,很喜欢您的这篇文字,请问能否转载到“乡上”公众号呢,谢谢回复唷! 查看

  • weibo316991700407/09/2016

    您好,我是《有机慢生活》编辑 张软绿。我想要和您约稿,邮箱1203148609@qq.com 查看

  • Fish04/16/2016

    喜欢~ 查看

  • 乡村土货栈03/08/2016

    感谢分享 查看

  • rocky03/04/2016

    这个真是太需要,都说吃饭要光盘这个容易,可是商家每天扔掉的食品还是很多啊没法控制。。。可是这种方式到大陆来做会不会非法呢 查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