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刘冰

二十载友谊期挂——二年的寻人之路

11/28/2015

 

2013年下旬的某一天,我的百度信箱收到一封寻人的委托信,一场历时2年的断续寻人,由此开始。(出于对当事人的隐私考虑,可能会用化名,并对原事物进行一些删减)

 

寻人之前,我要介绍的

老爸、老妈、老弟我们一家四人现住在粤北的仁化县郊区,我们并不是当地人,而是来自北面50公里外的一个小镇:长江镇,在我六岁以前我们一直都居住在这座小镇上。

 

每个春节我们会回到长江镇拜访亲友,2013年的春节我带上了新买的相机回到那里。我希望记录更多家乡的一些事物,每次回到奶奶家里外出拍摄回来,我会选出一部分照片,分享到百度贴吧的“仁化吧”内,因为长江镇隶属仁化县管辖。

 

随着我外出拍摄的时间增加,上传的照片也更多,也汇集更多人回评帖子,除了一部分居家或距家不远的人群外,相当一部分是长江镇外出的人,他们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办法回到长江镇,所以希望我能分享更多照片,以满足他们的思想情。

 

帖子的发布数量和点击量在快速增长,百度引擎搜索“仁化县”或“长江镇”地方名词里,一些帖子甚至直接占据“头条”的位置。搜索展现量的频繁出现,让一些帖子的回复变得越来越有趣:回复帖子的中老年网友增加了。

“……长江(镇)的变化真大,我都认不出来了……”

“……我20年前离开长江的时候还不是这样……”

“……那座大桥哪里去了……”

“……中学的厕所也不见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华林酒楼还在……”

寻人经过

艳子年约四十余岁,对于粤北的长江镇来说她是一个外地人,二十年以前她还是双十年华的时候,曾在长江镇居住过,她在那里结交了一些好朋友,强子两兄弟是她的至交好友。后来她离开了长江镇,迁居到了外地,最初的几年时间里,强子兄弟还与她有一些联系,并在她遇到问题的时候帮助过她,这给了艳子很大的鼓励,她一直感动在心。后来艳子再次搬迁,这次的搬迁就断开了与强子兄弟的联系,因为在二十年前通讯方法很少,他们没有手机、邮箱等,至今已有二十年了,艳子一直怀念长江镇的一些人和事儿。

 

艳子在百度上搜索时,找到了我分享在贴吧“仁化吧”有关长江镇的文章,她通过站内信联系到了我,并与我分享了她的故事,二十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的变化,艳子和强子兄弟的友谊却没有改变,我听了艳子分享的故事很感动。艳子现在四川居住,与粤北的长江镇相隔数千里,现在的长江镇变化巨大:街道、建筑等早已经和二十年前有了巨大的不同……

艳子希望我能帮她探寻强子兄弟的消息,因为强子兄弟是居住在长江镇的街坊中,在我六岁之前,我家也住在长江镇的街坊中,我想这或许不是太难的问题,于是就答应了下来:帮艳子探寻强子兄弟的消息。

答应这件事儿之后,随后的几天时间我给家里挂了电话(当时我在广州)我与老爸和老妈分享了这件事儿,恰巧他们二人都知道强子兄弟。很简单,在不大的小镇街坊中,邻里之间都或多或少的有些了解,但是他们知道的信息,也只是在二十年至以前的,并且老爸老妈也不知道强子兄弟在长江镇的详细住址。

2013年的十月份我回到了粤北仁化县的家里之后,我照常也去了几十公里外长江镇的奶奶家,我把找人的事儿与她和盘托出,奶奶说:强子的家以前也是住在街上的,但是具体在街上哪里,她也并不知晓,并且现在都已经二十年了,很多人都搬家没有了联系,知道住址的就更少了,线索到奶奶这里就短了。于是我开始向奶奶家周围的邻居打探消息,大家的反应基本一致:知道强子兄弟,但是不知道他家的详细住址。

2014年的春季,距离我十月份回来打探消息已经过了好几个月,我向长江镇住的更远的,有些熟的人打探强子兄弟的家,得到了一条线索:强子兄弟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其他的兄弟姐妹可能住在长江镇教师村。然而长江镇教师村不大也不小,并且当时我赶着要去长江周边的山区的亲戚家拜访,就没有再详细的去走访了。

2015年,寻人的事儿一拖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在2015年的上半年,我已经知道了有关强子兄弟家庭的不少信息,包括他有几个兄弟姐妹、他们兄弟大概年纪、以及他们参军过之类的信息……我综合的把信息罗列了一下,思考一番之后,我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我并不一定要知道强子兄弟家的情况,我可以把线索放在他的兄弟姐妹身上啊!

 

寻人结果

于是在5.1回到家里,我向老爸打探强子兄弟的妹妹的下落,最后得到消息强子兄弟的妹妹(阿梅)在仁化县的一家单位工作,于是我出街探访,我直接来到这家企业,并在企业墙上的职工表之中,找到了阿梅的照片和名字。当时阿梅正在工作,我觉得这样贸然前来不算是一个好的接触,于是我记下了这家企业的电话。

当天下午我就搭乘火车到了广州,随后的几天时间里,我给阿梅工作的地方打了一个电话,过程顺利得让我吃惊:我成功联系上了阿梅,并且简单的说明了我的来意,当时阿梅还是在工作时间,于是她给我留了一个她的手机,网上我们在仔细聊聊!

Yes!历时2年左右的寻人终于有了着落,让我兴奋了一把!在当天晚上,我和阿梅通了电话,并详细的谈了寻人这件事儿的起因经过,阿梅也感慨着。阿梅说:早在以前,他们也想办法找过艳子的下落,一直都没成功,他们甚至不知道艳子在哪个省份!最初他们认为艳子在云南,而实际上艳子是在四川。

后来我把这件事儿告诉了艳子,并把阿梅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她,当时艳子激动得直掉泪,二十载期盼一朝得悉。我也为他们的友谊感到高兴,这几年下来其实我与艳子也成了朋友了,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儿,几年的寻人终于有了结果,结局还是皆大欢喜的那种。激动、感动忽然冲了过来……

自此,二十载的期挂和二年的寻人,终于告一个段落,人生路漫漫,这也将添加到我的人生经历中,更丰富我的人生历程。

随后的几天时间,艳子和阿梅也联系了,她们互道有无,长叙了几十年来的种种。希望他们的友谊常在,和健康

版权声明:本文原载于有机会特约嘉宾来自刘冰的博客,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1. jing123 11/30/2015
    奇妙的缘分。。

来自刘冰有机会达人

简单自然生活,学习和实践者

Ta的评论
  • xiax01/12/2016

    很对!是相互影响而不是单向的 查看

  • jing12311/30/2015

    奇妙的缘分。。 查看

  • 来自刘冰06/11/2015

    @善治 直接把地址给你,椅子百来块钱一张,鉴于这个价格做工不是很精,但是质感却不错。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9.2.9.11.dcB58h&id=19960538503&_u=brg1as7f17a 查看

  • 来自刘冰06/11/2015

    直接把地址给你,椅子百来块钱一张,鉴于这个价格做工不是很精,但是质感却不错。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9.2.9.11.dcB58h&id=19960538503&_u=brg1as7f17a 查看

  • 来自刘冰06/11/2015

    直接把地址给你,椅子百来块钱一张,鉴于这个价格做工不是很精,但是质感却不错。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9.2.9.11.dcB58h&id=19960538503&_u=brg1as7f17a 查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