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阳光

梦中流淌的河

12/14/2015

芦苇

我的老家在胶东半岛东部,一个美丽的小城,赋予我多彩绚烂的童年,虽然已经离乡十多年,记忆中挥之不去的依旧是儿时满目的苍翠和悦耳的鸟鸣,以及那条宁静的、缓缓流淌的河流。

小时候最盼望着放暑假,一放假就可以飞奔到姥姥家,跟在哥哥姐姐屁股后面玩儿。姥姥家在农村,那里遍野是花花草草,草丛间躲藏着不知名的虫子,每一样对于孩子,尤其是城里的孩子,都是新鲜和奇妙的。村里流淌着一条河,叫做“大河东”,我心里总是偷偷想,怎么没听说有“大河西”呢。那是一条幽静宽阔的河,岸边水草丛生,清凌凌的水中鱼虾游荡,不知道流淌了多少个日夜,也不知道流向何方。

大人们总爱在河里洗衣服。岸边的大石头是天然的搓衣板,早已被磨得光溜溜,妇女们三五成群有说有笑地清洗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漂洗大件衣服的时候,她们就挽起裤腿,站在清凉的河水中心,用力地将衣服拍打在光滑如镜的水面上,铿锵有力。有时会一不小心脱了手,衣服像小船一样飘走,她们赶紧“扑通扑通”地去追,溅起一串串晶莹的水花。

大人洗衣服的时候,小孩子就在周围游泳。河水被太阳晒了一上午,温乎乎的,一点也不凉。可惜我是个旱鸭子,始终都没学会游泳,只能看他们像鱼儿一样自由穿梭,最厉害的小孩甚至可以将白白的肚皮朝上浮在河面。河水最深的地方要没过头顶,大人们不敢将孩子流放在目光之外,时不时呼唤自家孩子的名字,一旦没有听到回答,或者声音模糊不清,赶紧撇下衣服急切切地寻找,淘气的孩子总免不了一阵劈头盖脸的训斥。

我喜欢在河里捞小鱼。脚伸进河里,就会有黑色的小鱼游过来,亲吻脚面,将脸盆轻轻地放在河里,等鱼群聚集起来,猛地抬起脸盆,有时候就能捞到几条。在岸边挖个坑,筑起堤坝,灌上水,将小鱼养在里面,看着它们自由自在地游动。等姥姥洗完衣服,在堤坝上决个口子,它们就回到了河里。有时候还会去摸蛤蜊,大的比手掌还大,小的跟指甲盖那么大,硬硬的外壳闪烁着珍珠般的光泽,但我们是不吃的,这都是姥姥家的鸭子的美餐,难怪腌出来的咸鸭蛋格外得香甜。

顶着毒日头,我们小孩还喜欢跑到河边的草场中逮蚂蚱,晒成了小黑人却乐此不疲。猫着腰,用手轻轻撩拨草丛,惊动了正在避暑的蚂蚱,待它们蹦高或飞起落定后,屏住呼吸轻轻靠近,瞅准目标双手成罩子状狠狠扣下,肥大的蚂蚱就被牢牢压在了五指山下。蚂蚱的种类很多,一种黑褐色的我们俗称“蹬倒山”,后腿强劲有力,因此得名。抓它的时候得非常小心,一个是它机警异常,蹦跳迅速,更因为它强壮的后腿长满了尖利的小刺,就算被逮住了也要垂死挣扎,经常会被扎破手指,流好多血。蚂蚱还挺狡猾的,被逮住后几瓣嘴巴不停地蠕动,流出黑褐色的血,吓唬人呢。

逮来的蚂蚱怎么办呢?我们就地取材,采一根狗尾巴草,在蚂蚱的后脖颈由下往上捅,捅开那一层类似薄膜的东西,全被串在一起,这就是所谓的“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吧。蚂蚱是害虫,会吃庄稼,大人们也就放任我们去逮,逮多了还会用油炸给我们吃,当然还是放在火上烤着吃味道香,一种绿色长长瘦瘦的蚂蚱,掀开翅膀就能看到紫色的肚皮,烤熟后里面是黄色饱满的籽,香着呢。

河边好玩的地方还多着呢。岸边的大柳树上知了不停地叫着,别急,晚上再来收拾你们。天黑透了,我们带上家伙出发了。点燃废旧的轮胎,发出诱人的亮光,抡着锤子砸向粗壮的树干,知了受惊后呼啦啦飞向火堆,像飞蛾扑火一般,傻透了,我们赶紧捡起来揣进兜里。有一天忘记带口袋了,一个孩子直接把长裤脱下来,两个裤腿扎死,装了满满一裤子知了回家。最终它们也逃不过油炸的命运,全都进了我们的肚子。

冬天的河也很好玩儿。河水结成厚厚的冰,我们找来筛粮食的筛子,让小一点的孩子坐在里面,推着他们在河面上疯跑,风呼呼地刮着,像给我们喝彩。

每当我思乡情切的时候,它必然入梦来,梦中哗哗的流水声清晰可闻,似一首安眠曲,于我宽解乡愁。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条河越来越窄,越来越浅,越来越浑浊,河岸上,一所所美丽的房子竖起来了,一个个庞大的工厂日夜轰鸣,一堆堆污秽的东西倒入它的胸腔,一车车闪光的沙石被残忍地剥离它的躯体,没人听得到它的呜咽,没人理会它的挣扎。它像一个可怜的母亲,默默地承受着蹂躏,即便是再温柔的风,也抚不平它的创伤,只有那座孤零零的石桥,诉说着温润清洁的过往。

没了水的滋润,老人的脸上也多了许多褶子。他们很爱讲那条河的故事给小孩子听,如祥林嫂般反复诉说它的清澈及富有,激起他们纯真眼神中的向往。而我此时梦到的也只能是它哭泣的样子,我伸出双手想去抚摸它的伤口,却怎么也触摸不到,反复挣扎后只徒留深深的无力和痛心。

我以为河流的故事就此戛然而止,它只能成为魂牵梦萦的美好片段。幸喜,大家开始觉悟了,因着它曾经的慷慨和美丽,为它奔走呼告、治病疗伤。渐渐地,人们不再将脏水泼向它洁净的身体,不再凶残攫取它残存的躯壳,满目的疮痍正在被温柔地对待。

积年的沉疴非一朝一夕能解决,为着过去的愚昧和无知,我们要付出格外地耐心和努力,好在河流是不记仇的,它在人们的帮助下,逐渐地恢复着健康。我相信,在人们重新的注视下,它必将再充盈灵动起来,鱼虾会回到它的怀抱,我们也会回到它的怀抱,游弋嬉戏,亲密无间。梦中的河流,还将继续为我流淌。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注明来源,有机会用户在本网发布的博客(包括文字、图片等 内容),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冬雪阳光

    Ta的最新博文
    Ta的评论
    • 来自刘冰04/23/2016

      @jing123 哈哈哈哈 查看

    • jing12311/30/2015

      我也买过类似的有机豆丝面哦,虽说名字是意面,可是感觉口感介于豆腐干和豆腐皮之间啊,没有找到很适合搭配的西式酱料,我是觉得做中式凉拌菜更合适呢~ 哎话说貌似目前看到的这种豆面都是做成出口的了,面向国人的有机食物品种还是太有限啦 查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