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5651343035

「一米市集」要不要偷用农药?!农夫0和1的抉择

12/04/2015

「有机是良心事业,这良心呢,是在于你愿意把良心掏出来有多少。」周俊吉在接受一米市集的采访时,正色说出了这句话。虽然讲话内容铿锵,但他依然保持了印象中台湾人一贯的温软语气。

怎么证明良心掏出了多少呢?「如果你真的有良心做下去,很多东西会因为你的用心而感触到。」在周俊吉看来,连续三年SGS认证A级、某高端超市全国供应商这样的外在标签不足为据,他用诗意的语言表达了自己对「良心」的看法。

在随后的解释中,他为这一诗意的表达引入了实证性的细节,他说蛇、老鼠、蚯蚓,这些动物会「感触到」坚持不用农药化肥的「良心」,因为它们越来越多,尤其是蛇,它是生态是否优秀的一个重要指标。

▲周俊吉,锦菜园农场执行长。他台湾出生,却在大陆耕耘有机农业十年;出身农家,儿时厌恶种田,大学研究所之后却对种植产生了兴趣;博士毕业后,没有进入学界,而是一心做起了有机种植……总之,在这个五十一岁男人的人生中,他往往选择背离惯性的生活轨迹,听从自己的内心做出改变,跟随自己的兴趣出发。                                                                 

玉米笋与初恋

「这是传闻世界、轰动武林的三步回甘玉米笋。」走在锦菜园郁郁葱葱的玉米地旁,执行长周俊吉得意洋洋地总结着他独创的玉米笋吃法。

九月来到锦菜园的客人,周俊吉都要为大家亲自示范「三步回甘玉米笋」的吃法。他亲昵地称之为「初恋玉米笋」,原因是他把人生经历戏谑般地糅合到了小小的一个玉米笋之中,从剥开玉米笋外面硬硬的包叶这一步开始,到玉米须的清香、玉米笋的香甜,他的动作、讲解对应着年轻男女间试探、追求、热恋的每一阶段,听者无不捧腹。

在客人们吃完一整根连皮带须的玉米笋后,他眼睛发亮、满怀期待地问道「有没有回甘?」在得到肯定答复后,面色黝黑、善讲段子的周博士脸上多了一丝深情,仿佛回忆着脑海中自己的初恋。

                                                  「两性之道」与「好色之道」第一次走进锦菜园农场的人,从外表应该不太能把它跟普通农场区分开,除了一个个立于田垄地头的、一米来高、白色的诱捕害虫的器具。

这是一种通过模仿雌虫交尾气味来诱捕雄性害虫的器具,雄性的减少,自然也会让害虫的密度降低,以及繁殖失败。这种方法在周俊吉的介绍里被调侃成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如同善谑的周俊吉将情感与玉米笋联系起来一般,他将这种捕虫的方法重命名为「两性之道」。

「两性之道」捕虫法基本使用在露天的环境中,在大棚中,会看到寻常有机农场中常见的黄色捕虫板,「一般的虫都喜欢趋近黄色,虫看到黄色就会过去,这是虫的一个本能。」周博士对「虫性」可谓了若指掌,他将这种通过黄色捕虫板捕虫的方法称为「好色之道」。

虽然周俊吉可谓是「虫性」专家,「两性之道」与「好色之道」也算是抓住了害虫的七寸,但执行长依然不能对害虫一击必杀,甚至只能采用人海战术,像这种诱捕器具,五十平方米,就会放一个,「我们成本投入真的是很大,因为不用农药的话就真的差很多。」                                               

要不要偷用农药?零和一的抉择

在与害虫战斗这一方面,周俊吉凭借着他对「虫性」的深究,以及加上「鸡」这个大杀器的运用,大多数时候还是可以战而胜之的,或者可以称得上一个常胜将军,但也不是没有失手的时候。

因为有机农业最难的地方,莫过于除草和杀虫。除草还可以拼人工,但虫子有时来势之汹汹,让周俊吉也无能为力,这也是很多有机从业偷偷使用农药的原因——不能承受这种巨大的损失,对这种完全绝收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病虫害对于一个作物的影响,就是零跟一,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在病虫害严重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打药就可以有收成,不打药就绝收,该如何做,周俊吉认为这是有机从业者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

周俊吉曾有几次因为在要求上、效率上、执行上的疏忽,虫子蔓延开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几个棚子被虫子完全毁掉,收到了几个「零」。                                                                 堆肥与灌溉

「你大口大口地呼吸,没什么臭味。」在锦菜园的堆肥场地,可以看到一堆堆放在槽里发酵的杂草和牛粪,周俊吉看到参观者小心翼翼呼吸的样子,就喊出了这句话。他对自己的堆肥技术很有信心,向围在堆肥场的参观者详细讲解他堆肥中的炭氮比例问题,这时知识分子的范儿又回到了他老农似的外表上。

他认为作为一个真正的有机农场,自己堆肥是非常有必要的,使用有机肥的土壤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为了直观证明这一观点,他带领客人来到一片刚种植完毛豆的土地,第一个跳上去,「你踩下去,土壤会有一点弹性,就像在里面装了一个弹簧。」

肥水肥水,除了肥,水至关重要。为了避免外面河流的水污染锦菜园灌溉池塘里的水,周俊吉把锦菜园的灌溉系统与外界的河流进行了物理上的阻绝,防止外面河流里的农药与化肥污染了农场内的作物。

灌溉池塘里的水来自于下雨的雨水蓄积,但不下雨的时候就坏了。讲到这,周俊吉对自己发明的过滤、吸附系统颇有得意。当灌溉池塘里的雨水耗尽时,周俊吉会从外面河道里抽取河水,但这些水会经过两个巨大的大桶,这两个大桶里有的活性炭等物质会吸附、过滤掉绝大部分有害物质,「我们曾经测过,经过那几个桶跑完之后出来的水,跟自来水的水质是差不多的。」                                                               路人甲与执行长在农场里与植物相伴的周博士总是笑意盈盈,对于自己工作状态的描述,真是羡煞一众客人,「我在这边都是路人甲,早上晃一晃,中午晃一晃,然后就可以走了。」

真的有这么轻松吗?坐下来的周博士,跟走在田畴微风中的周博士相比,沉静了很多,似乎田里的作物能给予周博士无限的精力,而离开了那些作物他又成了四百亩菜园的执行长,除了要考虑日常的运营,未来的发展,还要去千里之外的合作农场进行技术指导。

譬如提到作为某高端超市的供应商这个话题时,执行长就屡次感叹有「负担」。为这家超市的全国超市提供货品,迫于物流的成本,使得锦菜园不得不在全国选择可以合作的农场。执行长跑了山东、河北、江苏的十几个农场,也只是找到两个合适的,「我后天就得再去广州,去帮我们合作的农场去做技术指导,到处去跑。」

提到大陆的生鲜电商,周俊吉以幽默的口吻形容大陆的电商「有霸气!我(生鲜电商)什么时候说要,你就什么时候给我。」很明显,在适应大陆这种快节奏的同时,也让周俊吉颇有怨言。                                                                   厌恶与兴趣周俊吉出身农家子弟,回忆起童年往事,大多数的时候他的状态显得放松而愉悦,几十年前所经历的艰苦生活,仿佛都已被时间过滤掉苦味,只剩下明快的记忆。

「我小时候就常常早上天还没亮,就被叫去采番茄,采茄子,番茄八点人家来摘,我八点要上课呀,天刚亮就去采,采完之后从农家搬到路边,让人家来摘,然后就想:干嘛要做农呀。」儿时的周俊吉对做农是厌恶的,那么他怎么走上做农这条道路的呢?

「后来真的有兴趣,是上了研究所,念了植物病理学这个科系,病理系简单一点就是卖农药的。」而喜欢上做农,源于帮助他人所带来的快乐和快感,「哎,对农药的使用,我很在行!」

周俊吉讲到自己「开处方」很在行时,马上就兴奋起来:「有一个农友种的茭白笋得锈病,我给他开了一个用在葡萄上面的药,让这位农友用在茭白笋上,第二次去茭白笋果然得救,结果那天中午他就请我吃饭,喝高粱酒,高粱酒的酒精大概三十八度,或四十几度,然后我骑机车,从埔里一直骑到台东,要骑快一个多钟点,我整个人都不知道怎么过去的。」

讲到这里,周俊吉的语速变快,感叹连连,好像那三十八度的高粱酒穿越时空而来,让坐在办公桌前已经五十有余的周俊吉博士又醉了一次。

做有机农业,是周俊吉在做农后的一大转变,这个转变意味着他要抛弃以前所学的专业,因为他不能「开处方(使用农药)」了,「然后就开始比较去深入了解生物之间的那种交互,就开始去做实验,我很喜欢做实验,就这样子搞,慢慢慢慢就有兴趣。」【一米市集网页版】www.yimishiji.com最适合用电脑逛,手机逛版本还在制作中【一米市集新浪微博】http://weibo.com/yimishiji/home?topnav=1&wvr=6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注明来源,有机会用户在本网发布的博客(包括文字、图片等 内容),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1. 我是豆子如意妈 12/30/2015
    好贵 :arrow:

一米市集

我们希望从每个家庭餐桌上的最小单位—粒米开始,以线上市集的方法,让更多人结识友善耕耘的农夫,一步一步、一米一米地改善全中国的饮食生态。

Ta的评论
  • qqEB21730512/19/2016

    很高兴看到有我大赣南的脐橙在你们商城。为啥你们卖20多元一斤?我们这里2到4元左右一斤。除掉损耗最多5元一斤的精品果。脐橙中的极品果也就6元左右。你们卖个12元一斤我还能接受。卖20元是不是贵了些。果然大上海土豪多。 查看

  • binbing01/20/2016

    组织个农场游玩活动呗?~ 查看

  • 哈德01/15/2016

    请问蛋清是越浓越好吗? 查看

  • qinyanyan01/12/2016

    :wink: 查看

  • tippi01/08/2016

    标准太高了,现在土壤河道里多少都有农药残留,农民也可能不是故意的 查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