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观世界

RRPGS是个什么东西?

11/21/2015

第六届国际CSA大会在顺义召开,提出了“RRPGS”口号。不过⋯⋯

常天乐说:

三天CSA大会,最大的感受是,中国大会和国际大会基本不在一个层面,甚至不在一个价值体系里谈问题。国内会议上,CSA被弱化成蔬菜宅配,所有与乡村相关的探讨都只在“乡建体系”框架下进行。国际会议上讨论的互助,反对资本主义,团结经济,小农价值和利益声张,如何推动一个进步社会运动等话题极少被探讨。蒋老师和我只能蜻蜓点水地在PGS分论坛上提醒大家这种危险的倾向。当然这也无法阻止大会按照惯例抛出一个缺乏社区参与的新的联盟+一个新的体系+一个新的宣言,试图统领江湖。so hilarious and absurd that's almost pathetic。很好奇历届大会上成立的那些联盟,网络和宣言都干嘛去了。。。不过也还是见到很多在各地踏实做事,勇敢创新的同行,自下而上的努力才是社会变革的希望。

对乡建PGS(RRPGS)的评论

蒋亦凡
乡建PGS(RRPGS)建立起来的是一个自上而下、中央控制式的架构。成员农场要接受三种监督:

第一、提交申请材料后,首先接受由它就近派出的检查员的检查,如果没有问题,它会先被吸收入这个PGS,被称作“信息公开农场”。

第二,农场要接受“其他社会组织”的考察,并向PGS总部提交报告,信息由总部公示。

第三,总部会不定期开展抽查,包括大学生支农团体的不定期支农实践活动。做到第二、三点,农场可被授予“社会化农场”。在这三种监督下,农场逐渐达到“自身周边条件允许的最好的 程度”,可被授予“自然农业农场”。

这套制度的问题:
1、忽视在地PGS组织的发展,而将农场受到的在地社会化监督寄希望于十分飘渺的“其他社会组织”。这在实际操作中是会被架空的,即便存在这些“其他社会组织”的监督活动,但由于们 缺少组织架构和制度规范,它们工作的持续性和规范性将难以保证。特别是,由于缺少了在地PGS架构,就不会有在地利益相关方的有效参与,也难以保证PGS所强调的监督的公开和透明性, 农户在一个在地PGS团体中的学习成长也无从谈起。农场接受“其他社会组织”的监督的直接目的,可能变为出具报告给总部,来获得总部的认可,而不是面向本地受众群体,获得他们的认可 。这一切最后都很可能沦为形式主义。

2、由于缺少扎实、活跃的地方PGS活动,与之匹配的地方市场也不会发展起来。可能出现的一个状况是:参加该PGS的农场指望和依赖于乡建体系的全国性销售渠道,而忽视地方市场,这将违 反PGS的本意。全国性市场的顾客脱离农场所在地舆论场,也不太可能参与对农场的实地监督,对农场的状况是隔膜的,他们对产品的信任其实不是来自于PGS式的信任建立过程,而是对乡建 品牌的信任和对它的“专业性”的美好想象,这更像是第三方认证。

3、像广西、贵州这些有着大量在地小农的地区,需要在地PGS积极、细致、不辍的工作协助他们联合起来并走向市场。乡建PGS由于缺少在地主体性,因此难以覆盖到这些难以与外界对接的农 户。

4、检查员通过乡建体系的网络广泛招募,其培训由总部开展,目前计划是“以后每年至少举办一期”,可见不会很密集,这些人平日里也缺乏组织。这会限制他们的专业性和尽职度。

5、“社会化农场”、“自然农业农场”、“社会农业”的,还有那个“RRPGS”名称都让人困扰,缺少辨识度,且容易与现有概念和用语习惯相混淆。

这套自上而下推行的体系扭曲了一个PGS的应有的动力,忘记了本地社群的形成和共识的建立是PGS的灵魂。乡建体系做事,往往一上来就要强调自己拥有权威资源和庞大网络,要做的是全国 一盘棋的大事,但正是这种对权威性的宣示,令他们的工作对象忽视本地人的能动性、本地资源、本地状况、本地需求,忽视本地社群的成长和参与对我们都在追求的那种农业的不可替代的重要性。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注明来源,有机会用户在本网发布的博客(包括文字、图片等 内容),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微观世界

    Ta的最新博文
    Ta的评论

      还没有评论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