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FE2A78D7

亲访药农:剧毒农药如何侵害我们?

11/01/2015

  昨日,我随老师去北方药都安国寻找中药药农,采购生鲜附子。

  附子乃扶阳第一要药。世人皆畏附子之毒。唯火神派中医敢于重用附子,每在病人生命垂危之际起死回生,救治重病疑难杂症者不计其数。

  附子主产地在四川江油、凉山一带。但无奈江油产附子多因“隔夜烂”而在采收后浸泡在胆巴水中防治腐败。这样一来,附子的药性大减。更有甚者,在附子加工过程中添加大量化学药剂来防腐或者增加重量,以提高经济效益。所以,原本是扶阳益寿的药,在经过炮制加工后反而可能会带“毒”。四川名医卢崇汉认为,附子中毒有许多是因为炮制不当造成的胆巴中毒。我估计,或许还有一些中毒案例是因在药材炮制中使用了大量化学添加剂。

  经过多方查找,我们找到了在北方种植附子的农户,希望一探究竟。

  剧毒农药3911

  驱车于安国的乡间小路,我发现,这里的农民普遍都以种植苗木和中药材为主。一方面,此地靠近保定苗木市场,靠近安国药材批发市场,有了市场需求便刺激了农户放弃种粮,改种这些经济作物,以谋求更好的收入;另一方面,我查看了田间的土质,许多都是沙壤土,适合苗木繁殖和根茎类作物的生长。经过和农户的交谈,我们了解到,最近几年附近种植的多是山药、天南星,菊花等作物。其中山药、天南星都是生长于地下的根茎类作物。

  在种植附子的农户这里,我们一边和农户采挖、掰块,一边聊天学习附子在北方地区的种植方法。我们在田间找到了许多用过的农药袋子。杀虫药、杀菌药、除草剂的包装随处可见。起初,我觉得挺正常,现在农村几乎是种什么都用化学农药啊。后来,我们在采挖过程中挖出了两只蛴螬(金龟子的幼虫,以植物块茎块根为食,成虫危害多种植物的花、叶、果)。于是,我们向附子农请教地下害虫怎么防治。种附子的大哥告诉我们,每年在附子种上之后,他们会用农药来灌根,这样就能防止害虫影响产量。我进一步追问他用的什么农药,他毫不掩饰地脱口而出:“3911”。顿时,我震惊了!以前只在新闻里听到过山东的毒姜是用3911灌根的,后来又听菜地组组长李亮跟我讲了农户种红薯用3911灌根的故事。这次,是我亲耳听到了种植药材的农户,竟然也用国家明令禁止在蔬菜、药材中使用的剧毒农药。

  图为剧毒农药3911,学名叫甲拌磷

  3911,学名叫做甲拌磷,可通过吸入、食入、经皮吸收,短期内接触(口服、吸入、皮肤、粘膜)大量接触引起急性中毒。表现有头痛、头昏、食欲减退、恶心、呕吐、腹痛、腹泻、流涎、瞳孔缩小、呼吸道分泌物增多、多汗、肌束震颤等。重者出现肺水肿、脑水肿、昏迷、呼吸麻痹。部分病例可有心、肝、肾损害。少数严重病例在意识恢复后数周或数月发生周围神经病。个别严重病例可发生迟发性猝死。

  这种剧毒农药用于中药材时,容易被吸收并渗透于根茎、叶片及果皮等植物组织内,即使风吹雨淋也不易散落消失。往往中药材收获期临近,有部分农药成分还未降解,加工使用后就极易发生急性中毒,再加上施用这类农药时稍不注意也容易发生人畜中毒事故。因此,国家规定禁止在中药材生产上使用。

  第二个寿光

  进一步思考,为什么在另外一家农户的附子中,发现了一些附子的根须长得很多很长,但是结的块茎却很小。当老师问我这些小的根瘤结节是不是也可以长大成为附子块的时候,我有点懵,一时哑然!不敢确信这是根结线虫的问题。因为在我们正道农场这样的有机农场,土壤改良活化,是非常健康的,很少发生规模化的病虫害。我以前也从没见过这样的问题。只是听好多在山东做农场的朋友说起过,他们那里的根结线虫问题特别严重,似乎很多人都受到这个线虫的困扰。后来我上网查资料,确认了这确实是根结线虫的问题。

  被线虫侵害的植物根部

  根结线虫神经系统不发达,对化学药剂不敏感,不易被杀死。如果大量使用3911这样的剧毒农药灌根,使用多菌灵这样的化学杀菌剂拌土、喷洒,则土壤中的有益微生物和其它有益生物大量被消灭。最终导致根结线虫的天敌被消灭,土壤生态环境失衡,于是根结线虫可以大量繁殖,抗药性也越来越好,最终可能导致灾难性爆发。山东寿光的温室大棚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据说大棚的土壤“死掉”后,再动用车辆、机械从东北运土来进行置换。这样又会消耗大量能源资源。而北京、天津的许多市民日常食用的蔬菜,往往就是这样的蔬菜基地“造”出来的。

  图为附子种植期一般要使用的农药

  山药的种植,天南星的种植,还有我们经常吃的土豆、生姜、韭菜的种植,往往也会用到剧毒或者高毒的农药灌根。当我们在超市里买到没有虫咬的光鲜亮丽的红薯、土豆时,不妨问问、不妨想想,这个背后,是不是使用了像3911这样的毒药。

  安国的药农就遇到了与寿光的菜农类似的问题,什么药材行市好,收购价高,就不惜破坏土壤,用大量剧毒药剂,连年重茬种植这种作物。其实,安国即将或者已经成为第二个寿光。为什么会这样呢?

  放任自由的市场经济,遵循着弱肉强食的游戏规则。在“适者生存”的机制下,农民处于弱势地位,不得不为了竞争,向土地、环境、资源宣战。并不是农民的错。在交流中,我体会,农民是无知的无畏的,是可恨的也是可怜的,但又是可教的可学的,是可爱的可亲的。当老师坐下来给老乡诊病时,我分明看到了他们眼神中向上向善的力量!当他们受到引导,受到教育的时候,也是会改变的。终有一天,他们会迸发出让天更蓝、水更美的改天换地的力量来!而我们需要做的,是要从根本上改变整个社会逐利的价值观,改变资本主义的运行机制。

  到底什么是“毒”?

  回过头来,我们想想,什么是真正的毒?附子的毒——中医当中认识的毒性,乃是指植物自然的偏性,是整体而论的。以偏纠偏,是万物之间相生相克的自然之道。附子经过了数千年的人体体验,在使用时,其毒性是以甘草、干姜或其他药物相制约配合的,与今人所说乌头碱提纯之毒不是一回事。化学农药的剧毒,却是人类合成的“异物”、“怪物”,此毒是非自然存在的“真毒”。那些制药公司做小白鼠投喂实验,短短几天到数十天就敢下结论定安全剂量,把这些毒药投放市场。更没有考虑多种化学药剂叠加综合效应。这样的毒人体无法接受,土壤无法接受,长期残存,处处为害。

  在安国药材市场上,附子是禁售的,而在农资市场上,化学毒药却大行其道。这就是被市场“优化配置”的资源吗?还是圣人老子教诲的好,“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人心被扭曲了,善恶是非不明,是更重的毒。

  我们是要带着怎样的慈悲之心为世界解毒疗伤呵!

(本文作者 正道农场场长吴云龙)

关注农场新动态,
创造大道新文化,
建设桃源新社区。
种农田,养丹田,育心田
正道直行 天人合一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正道农场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注明来源,有机会用户在本网发布的博客(包括文字、图片等 内容),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正道石头

    Ta的评论
    • qqFE2A78D708/22/2015

      @零杂物 是啊,啥时候过来看看 查看

    • 零杂物08/20/2015

      哇,有机彤都长这么大啦,我印象中还是那个坐婴儿车,张大嘴想吃生地瓜的baby呢! :smile: 查看

    • qqFE2A78D708/14/2015

      @婉叶 只要伤口愈合了就没有问题 查看

    • 婉叶08/13/2015

      发黑的有裂缝的部分会容易烂掉吗? 查看

    • qqFE2A78D708/12/2015

      谢谢小编! 查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