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nawz

新京报:福成有机奶名不副实

09/02/2015

本人曾经在某知名电商网站购买过福成有机酸奶,价格相比其他某些口碑好的有机酸奶的确要便宜不少,当时有点起疑心,毕竟有机养殖的成本应该是很高的……下面分享来自新京报的报道——

福成五丰有机奶生产基地摆放的宣传板,该基地2007年通过有机认证。

福成五丰有机奶生产基地摆放的宣传板,该基地2007年通过有机认证。

1116450806_14411755999651n

1116450806_14411756117821n

8月27日,在福成五丰基地里记者看到有多种添加剂、补充料等,属化学合成添加剂。

新京报9月1日报道

原文请看: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5-09/01/content_596172.htm

各大乳企2015年中报陆续出炉,国内乳粉市场颓势尽显。为挽回高端客户,合生元、蒙牛、雅培等在内的乳企纷纷发力有机奶粉市场,将有机奶视为新的“救命稻草”。然而这种“突围”却并不被业内看好,有机奶能否做到真正有机也存诸多质疑。

依照规定,有机饲养过程中不允许添加非有机认证原料,然而新京报记者8月27日探访距离北京最近的有机牧场——福成五丰有机奶生产基地,发现了非有机认证的精料及限制使用的化学合成添加剂。而早在2013年,就有媒体质疑过圣牧高科有机奶的生产环境“名不副实”。

乳业专家宋亮表示,国内有机认证经不起推敲,只能说是“相对有机”。而有机奶源稀缺一直是制约有机奶粉大量产出的最大掣肘,无法支撑如此多的乳企转型。在奶源与“非有机”的双重限制下,有机奶恐怕更多的是一种营销概念。

疑点1 有机奶生产环境:“只能做到相对有机”

北京向东的河北燕郊汇福路上,河北福成五丰有机奶生产基地是距离北京最近的一家有机牧场。

8月27日,新京报记者探访该基地的福成五丰乳业一厂。门口宣传板上显示,福成五丰有机奶基地成立于2004年,2007年通过有机认证,是国内最早通过有机认证的奶牛场之一。

1987年,福成集团老板李福成靠5000元贷款、7头牛起家,2004年将主营肉牛、奶牛的“福成五丰”运作上市。2014年末,福成有机乳业还推出系列有机新品。截至今年一季度,福成五丰总资产达12.38亿元,一季度营收增加了15.73%。

福成五丰官网称产品“100%有机”,真的如此吗?根据《有机产品》GB/T19630.1-2011对生产环境的规定是,有机生产基地应远离城区、工矿区、交通主干线、工业污染源、生活垃圾场等。”

进入福成牧场,奶牛和牛犊活动区较宽敞,但并没有福成广告展示的青青牧草,而是大片黄土。牛舍内由于粪便未及时处理,奶牛在混合着粪便、泥水的场地里踏来踏去。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福成乳业一厂距燕郊主城区约10分钟车程,站在牧场的牛舍旁,能清晰地看到不远处高耸的楼盘,牧场西侧是车来车往的燕郊外环路。牧场北约6公里处,三河火电厂两座巨大的圆锥形烟囱正缓缓冒着白色烟雾。

在福成工作人员王城(化名)看来,福成乳业一厂牛舍等设备已经落后:牛棚过低,卧床设计不太合理。此外燕郊地势低,每年雨季牛场都会积水。

事实上,生产环境遭质疑的不止一家。在环境相对封闭纯净的乌兰布和沙漠打造有机奶全产业链的内蒙古圣牧高科奶业有限公司,其有机生产环境也曾被质疑过。2013年10月,《中国商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圣牧高科第六牧场西侧约1000米处有一家齐华矿业,而距其100米左右的地方,一个煤化项目当时也在筹建。

乳业分析师宋亮认为,国内真正做到有机的产品并不多。“一些沙漠地区或干旱的森林地区环境相对较好,可达到有机标准,但也只能说是相对有机。”

疑点2 奶牛吃的饲料:发现有化学合成添加剂

据王城介绍,福成五丰两个有机牧场现有奶牛6000多头。并坦言,其售价并没按有机价格走,“与普通牛奶差不多”。“真的有机牛产量并不高,一般每头牛每天产奶25公斤,我们是30-42公斤,和一般牧场差不多,差别主要在吃的不一样”。但他说,有机玉米长得不太好,牛吃得也不好,有机粮食比较粗糙。

既然有机粮食无法保证产奶量,那么福成五丰“高产”使用的是什么饲料?王城说,福成五丰有机牧场使用的饲料,主要包括进口有机牧草、有机苜蓿和福成自有农田所产的有机青贮和玉米,“咱们能保证玉米、牧草、苜蓿是有机的。”

按《有机产品》规定,有机食品生产环节要求十分苛刻,应以有机饲料饲养;不允许使用添加化学合成物质的饲料;维生素、矿物质应使用天然原料。《有机产品》并没对添加剂进行有机认证的要求,但对添加的种类做了明确规定,非目录物质不允许添加在有机牛的饲料中。

新京报记者在福成五丰有机牧场看到了美加力脂肪酸钙、普瑞纳奶牛干奶期精料补充料等多种添加剂、补充料等。

认证咨询机构北京食安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技术人员李先生称:“有机饲料不能添加国家规定之外的添加剂。包括脂肪酸钙这类,都是不能加的。”这一说法也得到方圆有机产品认证机构证实。

而福成有机牧场里的美加力脂肪酸钙,其主要成分含蒸馏脂肪酸、水、氧化钙、抗氧化剂,属化学合成添加剂。记者在“有机动物养殖中可以使用的物质”列表里查询,并没有脂肪酸钙和氧化钙,其抗氧化剂也属明确禁止使用的成分。

另外,在普瑞纳奶牛干奶期精料补充料中,有目录规定外的化学成分硫酸铜。新京报记者以购买饲料名义询问生产商农标普瑞纳(廊坊)饲料有限公司配方部人员,对方称“普瑞纳系列精料都不是有机的。普瑞纳奶牛干奶期精料补充料含有豆粕和硫酸铜,如果做有机奶,这两种成分是不能加的。而销售给福成的饲料是含有豆粕和硫酸铜的。”

此外,福成五丰燕郊乳制品分公司某销售经理称,福成有机牧场一厂每天给蒙牛提供生乳30-38吨,用于生产“特仑苏”。

8月31日,福成五丰燕郊奶牛养殖分公司总经理李瑞彬向新京报记者说,其两个有机牧场每天产有机原奶80-90吨,自用比例10%,剩余90%供给数家大型乳企。

依据内蒙古巴彦淖尔广播电视台的消息,2014年巴彦淖尔有机奶产量17.5万吨,占全国有机奶产量一半以上。若全国有机奶产量按年35万吨、福成有机牧场日产有机原奶85吨计,福成有机奶年产量约占全国总产量的8.86%。

李瑞彬还称,“像脂肪酸钙、非有机认证的豆皮、奶牛干奶期精料都是不能用的,如要用,比例不能超过5%,且须是有机认证。”记者将在牧场看到脂肪酸钙、干奶期精料的状况询问李瑞彬时,他称“正派人去查”,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具体回应。

疑点3 有机奶认证:审核员“事多” 企业可换人

尽管在牧场生产环境、喂养过程都存疑点,但福成五丰从种植基地、奶牛养殖到牛奶加工,均获得中国质量认证中心授权的有机产品认证。其中,奶牛养殖基地还是中国有机农业产业发展联盟认证的“有机奶牛养殖示范基地”和农业部的“奶牛标准化示范场”。

王城称,“很多老外参观,我说我们这个是有机牧场,老外就很怀疑地看着我们——怎么是有机的呢?我说我们有证(有机认可)。”

新京报记者咨询多家认证机构了解到,申请有机牧场认证并不容易,从土壤、水、种植、饲料、防疫,到生产、包装、运输等各环节都要保证有机。然而有机牧场生产链条较长,仅饲料辅料就涉及近十种,企业几乎无法做到完全自产。而买入有机材料就意味着问题又回到原点:有机原料是否能真正做到有机?

北京中质环宇认证咨询中心技术人员透露,其认证的有机企业中,10家有三四家确实是严格按照有机标准做的。但“还是有空间的,这个我会告诉你方法和原则,毕竟这个事存在风险,万一检测出来有问题,发证机构和你一起承担风险。”

认证中是否有操作空间?北京食安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人员称,“我们跟认证中心合作多年,老师(审核人员)比较固定。总体来说,没太多事儿,但企业也不能太过,肯定会让过。”而企业如果觉得审核员“事多”,当时就可提出换人。

“申报多少头牛,就要对应多少吨奶,申报数量可以等合作后再细化,产量也不是没有操作空间。”北京中质环宇认证咨询中心技术人员说。

乳业专家王丁棉曾称,“中国有机认证很随便,有些企业花点钱就能拿到有机证。有机概念流行,但起步开局不好,造假的多、冒充的多,拿有机概念做广告的多,真正做到有机难。”

本文有少数删节,新京报原文全文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注明来源,有机会用户在本网发布的博客(包括文字、图片等 内容),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