蓟门农人

农人 | 田园派里的70后

07/15/2015

编者按:田园派,是天津的几个70后年轻人共同设立的社群支持农业项目,现在越来越多的资本进入农业领域,与之相比,这个只有7亩地、1个暖棚的小农场显得微不足道,尽管没有光鲜的认证、荣誉和广告,但他就像是一个水滴,能够折射出当下中国城乡发展中许多现实问题,而田园派们的CSA实践,也为这些社会问题给出自己的解决方案。《田园派里的70后》入选第二届中国乡村文明发展论坛、原载于《有机慢生活》2014年11-12期。本文全部图片由田园派CSA提供,涉及人物肖像,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

前言

CSA 是社群支持农业(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的英文缩写,起源于1970年代欧美、日本。在快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中,都市距离土地和乡村越来越远,食品安全问题频发,同时乡村衰败,农民难以获得维持生计的有尊严的收入。于是,消费者和农民走到一起:城市会员预付农民生产费用,分担低收成的风险,农民则以健康方式生产,将安全的农产品回报城市会员,这就是CSA。现在,美国有5000家CSA农场,涉及200多万户家庭。在中国,成都、柳州、广州、北京、上海、深圳也都开始了实践。


城市 • 孩子 • 食品安全

2013年的夏天,我和爱人小沈开始为吃辅食的宝宝寻找绿色蔬菜,我们希望小孩子能吃得安全些,于是开始考察天津的农庄。我们按照广告找到一家农庄,门口挂满了示范农业、绿色工程的铜牌,里面有一家野味餐厅,圈养着几只鸡鸭,不远处就是高速铁路,难道这就是散养鸡?再往里走,一个围网围起的区域,有18个暖棚,看门人不让进,说“这些大棚已经被一家房地产老板包下来了,所有产品都是特供公司内部和老板的朋友,你们说的那个品牌蔬菜不在这种”。难道配送给客户的蔬菜是从外面农户那收购来的?

就这样,我们转了很多家农庄,越考察越发现诸多的不靠谱,于是我们打算自己种。和其他的包地种菜不同,我们想要成立天津第一个本土CSA农场,种植有机蔬菜,为寻求安全食品的年轻爸爸妈妈们提供一个选择。

从此,我开始了半农半X的生活,农村、农业、农民成了我生活中的关键词,忙着阅读有机农业的书籍,参加家庭农场和有机种植的培训,走访北京的生态农园,到地里和老农攀谈农业那些事儿……这天,杨光(田园派发起人之一)打来电话,说在蓟县找到一块不错的地,农户张叔也是亲戚,人很好,又是种菜专业户,两个人立刻启程,从地里取来土样和水样,当天就送到农学院园艺系和农科院指标所去检测,检测结果非常满意,我们就从张叔那里租下这7亩土地,还聘请张叔指导农园的生产。接下来,就是准备种子、肥料,还有编制种植计划……


乡村 • 农人 • 有机农法

然而就在开园前,张叔决定退出了。张叔说“不用化肥、不打农药,这个菜没法种,也种不出来,地还是租给你们,但这差事我不能做”。关键时刻,是张叔的儿媳静霞出手相助。静霞说,“有机农场是个好事,别人能种,我就能种”。就这样,静霞在2013年底把玩具厂的工作辞了,正式加入田园派的筹建。

静霞,从小在蓟县农村长大,初中毕业后就到县城打工,没正式干过几天农活儿,种菜对于静霞绝对是个挑战。全年五十多个品种,各品种轮番不间断配送,同时还要保证每个品种在配送时处于最佳状态,更何况还是有机种植,经验丰富的老菜把式也没这个把握。静霞,凭借着执着和认真做到了。

夏天,人不动都是一身汗,在地里干活儿相当不容易。厂里原先的工友来看静霞,发现她晒黑了,劝她回去上班,静霞没有离开。配送日赶上雨,静霞和帮工大姐就打着伞去收菜,菜晾干了再装箱。结束一天的农活儿,还要去学校接孩子,晚上要记录工作日志,计划明天的工作。有的菜没种过,就向家里老人请教,向路过地头的大爷大妈请教,再不行,就上网查。有机农业类的书,静霞都认真看了,将书中介绍的轮作、间作、套种香草防虫等有机农法付诸实践。2014年春天,蚜虫闹得很凶,静霞先是用辣椒水、大蒜水、醋液去治,坚持不打化学杀虫剂,虫子太多,就用手蘸上土去捻,田园派的年轻人还搞来百部苦参的中药方剂熬制、喷洒,让周边村民都叹服不已。


CSA • 成员 • 自然教育

田园派里的70后还包括我们的成员。2014年5月,田园派第一次配送,当时没有大棚育苗,露地菜品种很少,一个月下来,成员走了一多半,只剩下五个成员了。景伟、立田、丽颖(田园派老成员)都打来电话鼓励,他们包容配送时的差错,包容菜叶上的虫子,包容早期菜品的单调。就这样,田园派的菜友一天天多起来,微信群和淘宝店也渐渐热闹起来。到目前为止,田园派没有实现盈利,但为了成员还要坚持下去。

2014年9月,田园派成立了根与芽小组,秉承珍•古道尔博士的理念,尝试开展少儿有机农耕项目(心田计划)。指导老师小沈,本身就是一名生物教师,她希望把自然课、生物课、小实验搬到田野里,在她的提议下,农场种植多种农作物,让孩子们去辨识,划出专区让孩子们动手去耕种、玩泥巴、垒土灶、捉虫子,接受自然与蔬食的教育。

田园派让城市人更深刻地了解当下的三农问题。记得静霞曾经说过,“现在村里种过菜的老年人还能指导一下,如果现在不学,将来连问的人都没有了”。其实,静霞说的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农业技能是需要传承的,当下中国农村的年轻人都在逃离农村,种地的都是50岁以上的,未来中国的土地由谁来耕种?现在,城市人都在吐槽食品安全,抱怨化肥、农药的滥用,可以是有谁想过,只剩下老人的农村如何去搞有机耕种?又有几个城市人愿意为有机耕种的农品多付费用?农民投放化肥和农药,是为了提高产量和品相,去迎合城市人过度增长的欲望和浪费。从这个意义上说,消费者也需要CSA去引导和教育。

结语

2014年,对于田园派里的70后,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实践和支持了一项关注健康、关乎社会的事业——有机农业,我们为城市家庭带去健康蔬菜,让城市孩子亲近泥土,为农户增加一些收入,带动更多的土地脱离化肥农药。

CSA实践者石嫣女士有过一段话:每5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一亩土地脱毒;每1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一个农民有机耕作;每10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5个年轻人留在乡村工作;每100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有一个更可持续的乡村。

CSA模式的有机农业,是小众的,非营利的,但他的存在,弥补了政府和市场的某些不足。CSA模式的有机农业,是分散的,小规模的,但他就像是一粒种子,蕴藏着无比巨大的能量,已如雨后春笋在中国大地破土而出。


鸣谢:感谢图片中出镜的孩子们,感谢他们为田园派CSA带来的那些美好瞬间。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注明来源,有机会用户在本网发布的博客(包括文字、图片等 内容),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请先登录再评论

  1. 零杂物 01/18/2016
    真棒,加油!
  2. iice0311 07/19/2015
    :grin:

蓟门农人

Ta的评论
  • 零杂物01/18/2016

    真棒,加油! 查看

  • renlijuan01/16/2016

    做生态农业也是一种LNT哟 查看

  • iice031107/19/2015

    :grin: 查看

  • juliechang07/06/2015

    马齿苋干菜饼最好吃 :shock: 查看

  • daixiaoai07/04/2015

    鲜的晒一周没晒干 也是醉了 当然不是鲜的晒啊哈哈哈 查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用微博账号登录 用QQ账号登录